第28章 美人气质(一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28章 美人气质(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章 美人气质(一更)

  第28章美人气质(一更)

  程青青和程显白一怔,下意识转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却见他们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身姿窈窕优美、穿着一身月白色交领衫子和同色半臂、搭配水绿色并荼白色间色长裙的女子。

  她带着幂篱,两人看不清她的容貌,但这天底下的美人大抵都自带一股独特的气质,便是那张脸若隐若现,也不会让人怀疑她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反而让她平添一种神秘而梦幻的风情。

  程青青性子要机灵一些,很快反应过来,眉头忍不住微微皱起,“娘子是何人?这是我们的家事,与外人无关。”

  徐静不意外她的排斥,嘴角微微一扬道:“那如果,我不是外人呢?”

  程青青更怔愣了,完全不明白这女子在说什么,就听她继续说了下去,“方才你们吵架的内容,我都听见了。

  你们的医馆如今遇到了困难,最大的困难是缺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

  虽然令兄想把这个医馆卖掉,但若有选择,你们都不想祖辈流传下来的医馆毁在自己手里,可是如此?”

  程显白反应过来,也忍不住皱着眉道:“确实是这样,可……”

  “这样的话,我能帮你们。”

  徐静不紧不慢地打断了程显白的话,嗓音轻柔却莫名带着一股让人不容置疑的强势,“医者是一个医馆的灵魂,我可以帮你们重振医馆,甚至可以向你们保证,会把医馆经营得比你们祖辈任何一代都要好。

  但我要和你们一起经营这个医馆,以后这个医馆的营收,我与你们七三分。”

  程显白一脸听天书的表情,听到最后一句,已是忍不住要跳起来,“七三分,你怎么不去抢?你以为我是傻子?你随便说什么都信?提什么离谱的要求都应?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

  话没说话,就被一个微沉微抖的女声打断,“你有底气提出这个分成,定是有一定的本事罢。你要如何证明,你能做到你所说的一切?”

  程显白一怔,满脸震惊地转头瞪向自家妹妹,满脸写着——你是不是疯了?

  程青青却看也没看她,咬了咬唇,轻吸一口气看着徐静道:“如果你能证明,你确实有能力做到你所说的一切,我们也不是不能和你合作。”

  “程青青!”

  程显白忍不住大叫出声。

  程青青瞪了他一眼,咬唇道:“我也是没办法了!与其眼睁睁看着杏林堂败在我们手上,不如死马当活马医!万一……万一这位娘子说的是真的呢?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都不想放弃!”

  如果这女子当真能救活他们医馆,七三分又算什么?八二分她也愿意!

  程显白气得脑袋都要冒烟,“这种事是能随便试的吗?这不过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这天底下会医术的女子本来就少,难道还能随随便便给我们撞上一个女神医?就算是祖宗显灵也没有这种好事啊,这显然是个骗子……”

  “女神医不敢当,但我的医术,要重振你们医馆还是绰绰有余的。”

  一个平静淡然的女子嗓音倏然打断了程显白的话,徐静看着面前的兄妹俩,眉微微一扬道:“若你们不信,不如我们打个赌,从现在起一直到太阳开始下山前,只要是踏进了这个医馆的病患,都由我来救治,但凡我有一个不会治,你们都可以拒绝与我合作。

  但如果我都能治,你们便要答应我的条件。”

  程显白眼眸一瞪,刚要拒绝,一旁的程青青便点了点头,嗓音微微紧绷道:“好。”

  程显白猛地转头瞪着她,程青青一脸淡然道:“不过是试试,于我们来说没什么损失,何况我们都在这里看着,能出什么事?”

  她装得淡然,只是她绞在一起的双手和微颤的眼睫毛,都泄露了她真实的情绪。

  程显白一时哑然,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口气道:“我再反对下去,倒显得我更不男人了。

  好罢,试试就试试,反正咱们家除了这个医馆,也不剩什么东西了,应该也没有正经骗子能盯上咱们。”

  说是这样说,他看向徐静的时候,眼里还是带着一抹审视,“请问娘子怎么称呼?又是为何突然想与我们合作?”

  “我姓徐,因为家中变故一个人流落到此地,但幸好小时候跟着祖父习得了一手医术,想靠着这手医术寻些营生养活自己罢了。”

  徐静说完,微微一笑道:“如何,我现在能进你们医馆了吗?”

  她这说辞听着没什么问题。

  程显白暗暗琢磨了一番,终是点了点头,道:“请,接下来就麻烦徐娘子了。”

  说着,走到了一边去,让出了医馆的大门。

  徐静又看了医馆的大门一眼,视线在正上方书写着“杏林堂”三个字的牌匾上停留了片刻,才迈步走了进去。

  春阳和春香也连忙跟了进去。

  医馆很小,前面是接待病患的地方,后面是看诊的地方,两个房间通过一个只容一个人出入的门连接,门上挂着灰色布帘。

  前厅除去柜台,也就勉强只能站四五个人。

  为了让房间不要显得那么逼仄,程青青和程显白走到了柜台后面,指了指靠在墙边的几把月牙凳道:“几位请坐。”

  徐静让春香和春阳坐下了,看向程氏兄妹问:“后面是看诊的地方罢?我可能看看?”

  程显白暗暗咬了咬牙,点头,“当然可以,徐娘子请跟我来。”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都决定试试了,再藏着掖着就没意思了。

  程显白带着徐静一前一后走进了后面的房间,却见这个房间与前厅差不多大,只是因为没有柜台,视觉上显得更宽敞一些。

  房间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看着是望闻问切的地方,后面靠墙处有一张长榻,长榻和桌子间有一张折叠了起来的屏风。

  左右两边各有两个镂空柜子,上面放满了医书和各种瓶瓶罐罐。

  看着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

  徐静指了指那些瓶瓶罐罐问:“这些可都是药物?”

  程显白点了点头,“都是些应急的药物。”

  “这么说,这些药物主要是用于治疗,不是售卖了?”

  程显白眉头蹙了蹙,看着徐静的眼神带了几分怀疑,“咱们这里是医馆,又不是药房,虽然有一些常用药物,但都不是为了售卖而备下的。”

  古代的医馆和药房确实是分开的,只有一些实力雄厚的大医馆,才能两者兼顾。

  徐静也没在意程显白的眼神,了然地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情况我大致了解了,出去罢。”

  两人回到了前厅,徐静在春阳春香身旁坐下,程显白回到了程青青身边。

  在等病患上门期间,程显白假装不经意地一直在跟徐静闲聊,许是曾经在外头混了几年,这家伙医术不怎么样,混社会的警惕和油滑倒是练出来了。

  徐静知道他的用意,也不拆穿他,他问,她就答,遇到不想说的,便四两拨千斤地推回去。

  论心计,程显白又怎么跟惯于和各种穷凶极恶的凶犯斗智斗勇的徐静比?见问了半天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问出来,不由得郁闷地闭嘴了。

  很长一段时间,几人都只是安静地坐在医馆里等,只有程青青偶尔会给徐静她们添些茶水。

  然而,就这样等了大半天,眼看太阳都要下山了,别说病患了,徐静怀疑连苍蝇都没有飞进来几只。

  她摩挲了一下手里的杯子,淡声道:“这医馆的生意,着实有些惨淡啊。”

  程青青顿时一脸窘迫地咬了咬唇。

  程显白嘴角猛然一抽。

  这事谁不知道!

  否则他们犯得着冒着风险答应她那般憋屈的分成条件吗?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并一个焦急忙慌得几乎要破音的男声——

  “大夫!大夫在吗!我婆娘快不行了!求你们快救救她!”

  徐静:哟呵,专业对口的来了~

  第二更晚上七点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