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救人(二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29章 救人(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章 救人(二更)

  第29章救人(二更)

  程氏兄妹一怔,猛地站了起来。

  徐静也站了起来,很快,一个穿着灰色布衣、满脸着急的汉子就出现在了医馆门前,他背上背着一个妇人,就在他打算走进医馆时,他背上的妇人突然一阵剧烈痉挛。

  汉子一下子背不住她,就这样让她滑倒在了医馆门口。

  却见那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藕色布裙,整个人蜷在一起,正在大口大口地喘气。

  四肢不住地抽搐痉挛,五指僵硬,并拢成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形状,看着就像鸡爪子似的,脸色惨白,神情痛苦,仿佛下一息就要背过气去。

  那模样,看着就渗人。

  汉子焦急无措地跪在女人身旁,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大夫!大夫!求求你救救慧娘!明明……明明方才还好好的!”

  等看清了这两人的模样,徐静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不是在杏林堂附近摆面摊的那对夫妇吗?

  徐静方才经过那个面摊时,听到在那里吃面的两个男人在谈论彭家那个案子,就多看了两眼,因此她对这对夫妇有印象。

  就像这汉子说的,这个妇人方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成这样了?

  他们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这对夫妇许是在这里摆摊很久了,不少路人都认得他们,见状不禁议论纷纷。

  “老天爷!老路你婆娘怎么突然这样了?这看着很不对劲,得快点找大夫啊!”

  “我……我前两天同村的一个汉子就突然像你媳妇一样四肢抽搐,喘不过气来,没过半天就……就没气了!”

  “你怎么把人送到这杏林堂来了?自从程老大夫病逝后,这杏林堂就不行了!天逸馆离这里不远,你快把你媳妇送过去吧!”

  “天逸馆虽然是离这里最近的大医馆,但跑过去也要至少一刻钟,老路媳妇能撑得住吗?”

  “这……”

  周围的人你一句我一句,老路本就六神无主,听到后来整张脸都没了血色,猛地转向程氏兄妹道:“你们是这里的大夫吧?慧娘你们能不能救?能不能?!”

  慧娘如今这样子,他是万万不敢再冒险把她送去天逸馆啊!

  程青青和程显白脸色发白,嘴张了张,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们也想救,但这种症状,他们从没见过,压根不知道如何救啊!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女声,那声音仿佛自带降温的冰雪,一下子熄灭了众人心头上的那把火,“你媳妇方才可是做过什么剧烈运动,或者因为什么事情而情绪激动?”

  老路一脸震惊地看向徐静,见到说话的是一个带着幂篱看不清模样的女子时,明显一怔。

  但自家媳妇还在地上受着罪,他没有怔然太久,立刻焦急道:“没错!没错!你也是这里的大夫?说起来都是我的错,今天早上,我因为一点小事和慧娘吵架,慧娘一整天心情都不好,方才……方才我们摊子上来了个吃霸王餐的无赖,吃完后不但不给钱,还对着前去要钱的慧娘肆意辱骂。

  慧娘很生气,一直很激动地和那个无赖吵,吵着吵着就突然全身发抖,大口喘气,连站都站不稳……”

  那无赖见情况不对,立刻脚底抹油跑了。

  他却顾不上追那无赖,焦急忙慌地背起了自家媳妇去找大夫。

  徐静多少已是知道这妇人是什么情况了,她走到那妇人身旁,蹲在她身旁温声道:“夫人,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觉得对就点点头,不对就摇摇头。”

  妇人痛苦而绝望地看着徐静,吃力地点了点头。

  徐静立刻道:“你可觉得胸闷胸疼?”

  妇人连忙点了点头。

  “可会觉得头晕,看不清事物?”

  妇人又点了点头。

  “你的四肢、面部,特别是口唇,可会有麻木或被针刺的感觉?”

  妇人不知道是觉得痛苦还是觉得看到了希望,眼角倏然落下泪来,又吃力地点了点头。

  她每点一次头,老路的眼眸就更亮一分,见徐静问完了,他立刻焦急道:“大夫,你可是知道慧娘怎么了?你可是能救慧娘?”

  “能救。”

  徐静点了点头,转向程青青道:“拿一张纸过来。”

  纸?

  程青青白着一张脸看了徐静一眼。

  她可是想写药方?

  她连忙问:“可要拿笔?或者……或者你直接把药方报给我,我立刻去抓药,我能记住的。”

  “什么都不用,只要纸。”

  徐静的嗓音清淡却一如既往地不容置喙,说完便把视线转回到妇人身上,放轻声音道:“夫人,放心,你这不是什么大病,你只是情绪太激动导致呼吸乱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平复情绪。

  先按照我说的来做,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程青青完全不知道徐静想做什么,但情况危急,也容不得她多想,立刻冲进医馆里拿了张纸就跑了出来,递给徐静。

  徐静眼角余光看了她一眼,嘴上的话不停,抬起手把纸接过,利落地把纸卷成了圆锥状,随即,站在徐静身边的程显白突然听她低低地道了句,“你若想重振你们医馆的名声,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给我挡住。”

  看这妇人的症状,她分明是呼吸性碱中毒。

  这种情况一般是由于人的情绪过于激动,或短时间内做了大量剧烈运动,导致呼吸过快,过度通气,让体内二氧化碳不断被排出,最终造成体内二氧化碳浓度过低导致的。

  就是俗称的被气死。

  这种情况只要处理及时并得当,不算什么大事。

  但徐静不确定,这里的人能否接受她的处理方法。

  程显白一怔,心里突然就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下一息,他就见面前的女子突然把手上用纸卷成的圆锥,一下子扣到了那妇人的嘴鼻上。

  程显白:“!!!!”

  这女人想做什么!

  周围众人俱都一脸震惊,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老路立刻不敢置信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是要憋死慧娘不成!”

  在他看来,慧娘在大口喘气,说明她呼吸很困难。

  这时候这女人竟然还捂住了慧娘的嘴鼻,这不是……不是存心让慧娘死得更快吗!

  他一边大吼着,一边就要扑过去抢走徐静手上的纸圆锥。

  而程显白呆立在一旁,显然把徐静方才说的话都忘了。

  徐静暗暗咬了咬牙,在心里低骂一声,厉声道:“你若想你夫人得救的话,就住手!不管出了什么事,我都会负责!”

  老路被徐静吼得一怔,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咬牙凄厉道:“慧娘的命你负责得了吗!你这庸医,我要你偿命!”

  感谢orchis137的月票!还在pk中,求支持,收藏留言票票都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