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当然不可能是她(一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97章 当然不可能是她(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7章 当然不可能是她(一更)

  萧禾还在道:“西京那么多娘子,就宋二娘不会被你这张臭脸吓跑,每回见到你,都羞答答地上前与你搭话,别提多惹人怜惜了。

  可惜,后来,你中了那徐四娘的计,不得已与她成亲,宋二娘没过多久便与她母亲一同回老家守孝。

  但如今她回来了,你也已经恢复单身,男未婚女未嫁,谁说不能成为一段良缘……”

  萧逸:“我去。”

  萧禾还在苦口婆心地劝说,“我也就是看你是我表弟,才不想看到你以后孤独终老。

  古人都说成家立业,成家立业,你如今业立得差不多了,也该考虑一下家……嗯?你说什么?!”

  萧禾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萧逸方才说的话,顿时嘴巴微张地看着身旁的表弟,京城有名的翩翩佳公子形象毁于一旦。

  萧逸却懒得与他细说,站了起来,淡声道:“我说,后天赵家的宴席,我会去。”

  说完,便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他不知道自己如今对那女子的异样,是因为他先前太少接触女人,所以理不清自己的感觉,还是因为别的。

  他向来不是会在一个问题上徘徊不前的人。

  既然不清楚自己对那女子的心情是不是特别的,就去弄清楚。

  应该说,他如今才迈出这一步,已是完全违背了他过去的做事准则了。

  萧禾:“……”

  被自家表弟出人意料的决定惊得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虽然他确实是打着劝说他去赵家那个宴席的打算跟他说那些话的,但以他对自家表弟的了解,这件事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

  就好比他对着一块石头说你太硬了,能不能变软一些,虽然他心底里确实希望石头能变软,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萧禾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砚辞在安平县,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了吧?

  萧禾慢悠悠地走到大门口时,赵景明还在那里等着他,见到他立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一脸愤慨道:“你这么晚才出来,砚辞竟然没让向左直接把你丢出去?厚此薄彼啊厚此薄彼!若是我赖着不出来,定然就不是你这样的待遇了!”

  萧禾没理他,径直转向送他们出来的东篱,道:“你们郎君在安平县,可是发生什么了?”

  东篱一愣,一脸欲言又止。

  萧禾凉凉地看了他一眼,道:“你知道的,就算你不说,我派人去安平县一打听,也就知道了。”

  东篱纠结地皱起眉,好一会儿,才暗暗地叹了口气,道:“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

  郎君也没说他们不能把徐娘子的事情说出去。

  何况,萧二郎和赵六郎都是信得过的人。

  他于是把自家郎君在安平县遇到徐娘子,并且和徐娘子间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萧禾和赵景明听得不可谓不讶异,赵景明更是抬了抬头,想看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的。

  打死他们也想不到,萧逸的异样竟是和那个徐四娘有关!

  萧禾为人稳重一些,静默了一会儿,道:“你说,那徐四娘如今变了个人一般,不但会验尸查案,还会替人治病?”

  这真的是他认识的徐四娘吗?

  他印象中的那个女子,与疯子无异,绝不是什么良人。

  东篱略一犹豫,点了点头。

  他先前也很不待见那个女人,但不得不说,在安平县那段时间,他还是对她改观了。

  闲云昨天与他说,郎君那表现,显然是还放不下他们前夫人,他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他把徐娘子的事情告诉萧二郎和赵六郎,私心里,也是希望他们能开解一下郎君罢。

  萧禾又静默了一会儿,拍了拍东篱的肩膀道:“我知晓了,你不用把我们问过你这件事告诉砚辞。”

  说完,转身便走出了萧家大门。

  赵景明连忙跟了上去,眉头紧皱:“靖辰,你还真信了东篱那小子说的话?萧砚辞就是块不解风情的石头,就算有哪个神仙有本事把这颗石头打动了,也绝不可能是徐四娘!”

  “当然不可能是她。”

  萧禾淡声道:“她与砚辞之间,早已经结束了。不管她有多大的改变,都不能抹杀她先前做过的那些事。砚辞已是松口,答应参加后天岑夫人举办的宴席,届时,我会与他一起去。”

  东篱没必要说谎,徐四娘也许确实有了一些变化,但她绝不是砚辞的良配。

  以前砚辞因为小时候发生的事,对女子有心病,不愿意接近女子便罢了。

  如今,既然连徐四娘都有本事打动砚辞,谁说别的女子就不能?

  这些发生在西京的事情,徐静自然是不知道的。

  自从宋家在她这里订了一大批药物后,他们杏林堂的知名度又上了一个台阶,每天来买藿香正气丸和清凉油的人络绎不绝,他们简直连夜赶工都做不完。

  广明堂对他们的打压仿佛从没发生过一般。

  只是,便是订药的的人再多,也讲求一个先后顺序,他们自是要先把宋家要的药物赶制出来。

  赶制了整整四天,他们才算是把宋家要的药物都做出来了。

  程显白本来想他一个人把药送去西京,徐静却莫名地想起了某个小娃娃离开前,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沉默了良久,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突然道:“我也一起去罢。”

  程显白一脸讶异地看着她,徐静抿了抿唇,说出了方才那句话后,这个决定就似乎更容易做了,“宋家是我们第一个大客户,以后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生意往来,我走一趟也是应该的,西京和安平县之间往返也就三四天左右,我们这一趟顶多去个四五天。

  青青如今的医术比以前好了许多,她一个人看四五天的店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当是锻炼了。”

  徐静说的不假,程青青做事本就认真刻苦,这大半个月以来,她除了看诊和做药,就是在埋头苦读医书,杏林堂里好几本医书都快被她翻烂了。

  加上徐静在一旁点拨,她可以说是进步神速,现在稍微复杂的病情也能处理得很好。

  和徐静相处了这么久,程青青自是知晓徐静的野心远不止经营好这家小小的杏林堂。

  她于是点了点头,眼神认真道:“静姐姐,阿兄,你们放心去吧,我会照看好杏林堂的!”

  做了决定后,徐静和程显白跟程青青交接了一下这几天要跟进的病患,留下春阳春香在家里制药,第二天一早,两人便坐上租来的马车,往西京出发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