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天降横财(一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93章 天降横财(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3章 天降横财(一更)

  那娘子立刻感激涕零地接过,道了声谢谢,便亲自拿起水壶,喂那夫人把药吃了。

  见那夫人把药吃下去后,她转向徐静,缓缓地行了个礼道:“今日真是多亏了大夫,儿姓宋,在家里行二,大夫唤我宋二娘便是。

  不知道大夫可愿意随我们走一趟?儿担心母亲身子依然不舒适,届时若大夫在身边,儿这心里也会踏实一些。”

  “儿”是大楚女子常用的自称。

  这是很合理的请求。

  徐静笑着点了点头道:“当然,我听陈郎君说,你们找不到先前预定好的客栈,你不妨说说是哪个客栈,我们知道的话,可以在前面给你们带路。”

  宋二娘脸上的喜色顿时更浓了,无比感激地报出了客栈的名字,那个客栈可以说是安平县最奢华的客栈了,陈虎和吴显贵自是知晓的,立刻表示他们可以带路,便带着徐静回到了马车上。

  徐静的药效果很不错,一行人还没回到客栈,宋夫人的精神头就好了许多,缓缓睁开眼睛,看向一旁满脸忧色的宋二娘,轻声道:“二娘,方才给娘看病的……是哪个大夫?她给娘吃的药,比先前那些大夫给娘吃的药……效果好多了……”

  宋二娘连忙握紧母亲的手,又惊又喜地道:“女儿只知道那个大夫姓徐,具体的也不清楚,却是没想到,安平县这么一个小县城竟会有医术如此高明的大夫,那大夫还是个女子。

  母亲,你好不容易好了一些,先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一下罢。”

  一旁的康嬷嬷连忙拿了水壶过来,道:“对啊,夫人,您如今把身体养好才是最要紧的,要是回去让郎主看到夫人这模样,定要心疼了。

  夫人可要喝点水?那徐大夫说,夫人这种情况要多喝水才是。”

  宋夫人点了点头,就着康嬷嬷的手喝了两口水,便摆了摆手表示不要了,重新靠回到软枕上,闭着眼睛道:“那徐大夫这般帮咱们,咱们可不能亏待她才是,康娘,待会你准备好银票,好生酬谢徐大夫。

  还有,方才你对徐大夫态度不敬,得好好跟徐大夫赔个不是……”

  康嬷嬷老脸一红,但她也知道自己没理,连说“好,这回是老奴有眼不识泰山了”。

  徐静一直把他们一行人送到了客栈里,最后还跟进去,替宋夫人细细诊治了一番。

  离开马车后,宋夫人的精神头是更好了,满眼慈悲地看着徐静,嘴角含笑道:“像徐大夫这般医术高明的女子,我这么大年纪,就没见过几个。

  徐大夫方才给我吃的药,用的药膏又是什么?我先前从没见过,那药一吃进肚子里,我就觉得有股清凉的气打通了身体里的所有筋脉,整个人都舒坦了。

  还有那药膏,涂了后,我坐车时竟也没以前那么晕了。”

  徐静放下她的手,嘴角微扬道:“那药丸叫藿香正气丸,药膏叫清凉油,这两者都有解表化湿、理气和中的功效。

  这两种药都是儿的师父生前研制的,是以夫人没见过也属正常。

  而这清凉油除了可以缓解中暑症状,还能缓解晕车,治疗蚊虫叮咬的瘙痒,以及用于治疗轻度的烫伤,因此我师父生前还给它取了个名,叫万金油。”

  “哎呀哎呀。”

  宋夫人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有些讶异地和身边的仆从对视了一眼,笑道:“这不正正是万金油么,仿佛只要备上一罐,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小病小痛就全然不用愁了。

  我家二娘平日里最招蚊虫,每到夏天,千防万防都没用,备上这么一罐万金油,倒是刚刚好了。”

  徐静笑着点头,“这便是我师父研制万金油的初衷,但这万金油也不是谁都能用的,怀孕的妇人和刚出生的婴孩就不能长期使用。”

  怀孕的妇人和刚出生的婴害本便精贵,平日里的禁忌良多,很多药都不适合这两者使用,这也很正常。

  宋夫人不禁笑着道:“你师父当真是个有本事的,他教出你这个徒儿,也是个有本事的。”

  几人唠了一会儿嗑,徐静见时辰不早了,便告辞了。

  临走前,她还嘱咐,可以用盐兑水让宋夫人喝,快速补充身体水分。

  康嬷嬷负责送徐静出去,刚走出客栈门口,康嬷嬷就从腰间掏出了一个黄底绣福字荷包,塞到了徐静手中,一脸愧色道:“我今天对徐大夫多有不敬,真是想起来都害臊,夫人和二娘子已是重重说了我一通了,还望徐大夫原谅我的眼拙。

  这是夫人让我给徐大夫的诊金,请徐大夫务必收下。”

  徐静心里有某种预感,打开荷包一看,里面放的竟然是一张二十两的银票。

  她微微愣然,连忙道:“我的诊费不用那么多。”

  便是加上药钱,也远远没到这个数啊!

  康嬷嬷却已是十分有经验地按住了徐静要抬起来的手,道:“徐大夫便收下罢!夫人这一路上看了好几个大夫,花的银子也不少,只要是能治好夫人的病,让夫人不用那么痛苦,区区二十两又算什么?若不是我们行了这么多天路,身上的盘缠都用得差不多了,是断不可能只给二十两的!

  这是夫人让我给徐大夫的,徐大夫若不愿意收,便是我办事不力了,夫人说不准还要觉得徐大夫不愿意原谅我这个老婆子,心里膈应才不收。”

  她都说到这份上了,徐静再不收,便显得她是那个小人了。

  徐静不禁暗暗感慨,难怪那些大医馆都喜欢给大户人家诊治,这大户人家一出手,顶上她辛苦坐诊好几天的收益了!

  她淡淡一笑,把荷包收了起来,道:“好罢,康嬷嬷都这么说了,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是安平县杏林堂的大夫,若宋夫人在安平县期间还想找我,可以去杏林堂。”

  说完,便让陈虎推着她离去了。

  徐静原本以为,遇到宋夫人他们,只是一个小插曲,或天降的一笔横财,却哪料,没过多久,他们就又见面了。

  第二天,是徐静和程氏兄妹商量好,开始对外销售清凉油的日子。

  她一早便去了杏林堂,让程显白搬了两张桌子在外头,其中一张桌子上放着若干罐他们的清凉油,旁边立着一个木板,上面用娟秀的毛笔字写着:清凉油,主治风热中暑,蚊虫叮咬,轻度烫伤以及晕车晕船。

  下面还写着一行小字——新药开售第一天,免费诊治,免费试用。

  杏林堂如今在安平县本就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他们这两张桌子刚摆出来,便火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管是来看诊的病患,还是过路的行人,都不由得纷纷聚集在了那两张桌子旁,议论纷纷。

  这杏林堂又想整什么活?

  前儿个他们被广明堂抢了不少藿香正气丸的单子,知晓内情的人或是感慨,或是幸灾乐祸,唯一的相同点便是——都等着看杏林堂怎么反击。

  然后,后来杏林堂什么都没做,照旧卖着自己的药,看着自己的诊,这些人还无比失望来着。

  莫非他们先前的风平浪静只是表面,这会儿才是真正的反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