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她是不喜欢阿爹(一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68章 她是不喜欢阿爹(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8章 她是不喜欢阿爹(一更)

  周启微微一笑,突然退后一步,朝徐静深深一揖道:“这段时间,安平县有谁会没有听说过徐娘子的大名?更别说,某与徐娘子同为大夫,知道安平县出了个医术非凡的同行,某这心里又是好奇又是兴奋,若没有今天的事情,某原本是打算择日登门拜访徐娘子,与徐娘子好好切磋一番医术的。”

  说着,他站了起来,突然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再说,某那不成器的弟弟前些日子曾叨扰了徐娘子,某作为显儿的兄长,也应该登门替显儿致歉。”

  听他提起周显,徐静嘴角的笑容僵了僵。

  行罢,看来周家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

  徐静暂时看不出面前这男人是敌是友,也只能四两拨千斤地道:“周小郎君称不上叨扰,我以为,周小郎君只是来找我看诊的。

  周当家方才那番话实在是言重了,周家名下的天逸馆在安平县扎根多年,深受百姓信任,周当家于我来说是前辈,是我该登门拜访才是。”

  周启微微扬眉,嘴角笑容不变。

  只是这简单的交手,便能看出这女子不是个简单的。

  不愧是一手让杏林堂起死回生,甚至一夜间扬名安平县的人物。

  看来,阿娘这回确实没有看错人。

  只是她与那萧侍郎的关系,却是让人在意……

  他最后,只淡淡一笑道:“说什么拜访不拜访的,徐娘子也太客套了。咱们同在安平县行医,以后定是会有许多切磋交流的地方。

  不过,徐娘子既然唤某一声前辈,某便给徐娘子一个忠告罢——小心广明堂的林家。”

  徐静微愣。

  然而,周启却显然不想多解释什么,又朝徐静作了个揖,道:“徐娘子的左手骨折和右脚腕扭伤都已是处理好了,伤筋动骨需要注意的事项,徐娘子作为大夫定是都知晓,某便不啰嗦讨人嫌了。

  某先行告退。”

  说完,便收拾好东西,转身走了出去。

  萧逸一直牵着萧怀安等在外头,他不是不想进去,只是他如今似乎没有什么立场进去。

  周启刚走出来,萧逸还没开口询问什么,怀里的小不点便一脸焦急地道:“她……她没事罢?”

  萧怀安始终铭记着阿娘跟他说的,在外人面前不能叫她阿娘这件事。

  萧逸微愣,不自觉地低头看了那小不点一眼,眼眸幽深。

  周启立刻便知道萧怀安话里的“她”是谁,微微一笑道:“小郎君放心,徐娘子身上的伤口已是处理好了,只要接下来几个月好好休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萧怀安这才小小地舒了一口气,板着一张小脸,很是小大人地道:“麻烦周大夫了。”

  周围几个医童和春阳春香都忍不住捂嘴低低地笑出声来。

  周启也有些乐,微微弯腰看着面前的小不点,笑道:“小郎君看来很关心徐娘子。”

  他方才听到这小郎君喊萧侍郎“阿爹”,只怕这就是传闻中萧侍郎的独子了。

  萧怀安咬了咬唇,点头道:“当然了,我……我很喜欢静姐姐的,阿爹说,静姐姐最近帮了他好多忙,我也一直在麻烦静姐姐,我不想看到静姐姐出事……”

  静姐姐……

  周启眸色微转,刚站起来,就感觉一旁传来一道冷冽凌厉如冰刃的视线,带着满满的警告意味,他的心顿时微微一颤,面上却不动声色,朝萧逸行了个礼道:“徐娘子的伤已是处理好了,萧侍郎若没有旁的事情,某便先告辞了。”

  萧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只沉沉地“嗯”了一声。

  连句客套的“劳烦”都没说。

  周启转身离去,走出了很长一段距离,眉头才深深蹙起,脸上露出后怕的情绪。

  不愧是闻名天下深受圣上倚重的萧家七郎,方才他对萧小郎君的试探,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跟徐娘子是什么关系,但他显然十分护着徐娘子。

  看来徐娘子那边,还是要再观察一段时间啊。

  萧逸一直眸色暗沉地看着周启离去的身影,直到身旁的小人儿突然大步往前走,扯动了他正牵着他的手,才回过神来。

  见小不点急着就要进去看他阿娘,萧逸微微弯腰一把将他抱起,低低道:“你阿娘,可是不让你在外面喊她?”

  这小家伙对他阿娘的依赖和眷恋他很清楚,自从和他阿娘相认后,他总是屁颠屁颠地跟在他阿娘身后,一口一个“阿娘”叫得不厌其烦。

  方才他在周启面前唤她“静姐姐”,只可能是徐静教的。

  “嗯。”

  说到这个,萧怀安顿时就像一棵蔫了的小草一般,一双小手搂着萧逸的脖子,凑到自家阿爹耳边说悄悄话,“阿爹,我觉得,阿娘还不够喜欢长笑,否则为什么,她不让长笑在外面喊她阿娘呢?”

  小小的娃娃便是把小脑袋都想破了,也想不出阿娘不让他在别人面前唤她的原因。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阿娘还不够喜欢他这个原因了。

  所以,阿娘才不想别人知道她是他阿娘。

  便是面对朝堂上众大臣的刁难都能面不改色从容应对的萧逸,头一回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一会儿,才嗓音微微沙哑道:“她不是不喜欢长笑,是不喜欢阿爹。”

  萧怀安微愣,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看着萧逸,似乎在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当然知道阿娘不喜欢阿爹啦,阿爹在的时候,阿娘吃的饭都比平时要少呢!

  只是,阿娘不喜欢阿爹,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萧怀安平时没事儿的时候,还会愁一下自家阿娘不喜欢阿爹这件事,这会儿却把这些情绪都抛诸脑后了,只觉得有些委屈。

  阿娘不喜欢阿爹就不喜欢阿爹嘛,为什么要连他也不喜欢呢?

  他、他明明比阿爹可爱!还比阿爹乖!

  萧逸却显然不想再多说什么,紧了紧怀里一脸怨念的小娃娃,道:“走罢,进去看看你阿娘。”

  第二天,徐静就知道萧逸说的对她的弥补是什么了。

  当她沉沉地睡了一觉起来,让春香扶着走出院门,乍然见到两个跪趴在她院子门口的身影时,不禁微微一愣。

  下一息,只闻那两个身影悲痛欲绝却又中气十足地大声道:“请徐娘子责罚!我们没有履行好保护徐娘子的职责,简直罪大恶极!竟然害徐娘子差点命丧那狡猾歹毒的凶徒之手,最后还落下了一身伤,我们……我们都没脸见徐娘子了!

  便是……便是徐娘子要在大街上亲自打我们板子,我们也绝不会吭一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