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仿若最寻常的一家三口(二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67章 仿若最寻常的一家三口(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7章 仿若最寻常的一家三口(二更)

  第67章仿若最寻常的一家三口(二更)

  萧逸看着郑寿延被押走了后,才转身,回到了徐静身旁,抬头看着她问:“会骑马吗?”

  徐静:“……应该会一点……”

  原主是从没学过骑马的。

  而她先前曾经在景区骑过,但全程有教练跟着那种,不知道算不算会骑。

  “嗯。”

  听到这似是而非的答案,萧逸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低低地应了一声,便走上前,牵着她那匹马的马缰,道:“坐好,我牵着你回去。”

  徐静:“……”

  不禁有些无语地问:“既然你打定主意牵着我回去,为何还要问我会不会骑马?”

  她还以为他想让她自己骑马回去呢。

  还在想她一只脚瘸了的人要怎么骑马?他便是不想与她有什么身体接触,也没必要提这么离谱的要求罢!

  萧逸已是牵着马缰慢慢往前走,闻言似乎微微一愣,抬眸,漆黑如墨的眼眸直直地看着她,道:“只是想与你闲聊两句。”

  徐静:“……”

  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抽,一脸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他。

  他管这叫闲聊?

  应该说,哪有人在闲聊的时候,是用这般严肃仿佛在审问的语气的?

  萧逸的眼神却已是缓缓下移,看了看她因为坐着,裙子被拉高而微微露了出来的脚腕,那纤细白嫩的脚腕此时通红一片,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萧逸眉头紧皱,眼神倒是很快就移开了,沉声道:“你身上受了伤,与你闲聊两句,应是可以转移你的注意力。”

  徐静微愣,倒是有些意料之外。

  他的意思是,他是怕她痛得无法忍受,所以故意找话题转移她注意力的?

  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徐静相信这确实是这男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就是这话题转移得有些,不,十分拙劣!

  徐静不禁轻咳一声,道:“让萧侍郎费心了,我身上的伤倒也没有痛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不再需要强行跑动后,她的脚也没那么痛了。

  就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她往后注定有一段时间要行动不便了。

  徐静想到这里,就不由得有些郁闷。

  她的事业才刚刚起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这样一来,定是要耽误事了。

  萧逸看了她一眼,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突然道:“徐娘子这回是因为县衙的案子受的伤,算是我们失职,我会想办法弥补徐娘子。”

  徐静微微一挑眉,还没来得及问他要怎么弥补,她的家便到了。

  萧怀安已是盼了自家阿娘一整天了,天才刚开始暗下来呢,就一直缠着春阳和春香带他去大门口等阿娘。

  春阳和春香带他出来了三回,这最后一回,总算是把自家娘子盼回来了。

  见到娘子竟是和萧侍郎一起回来的,还是以这般……奇怪的一种形式,春阳和春香都一脸讶异。

  萧怀安却是眼睛一亮,一脸欢喜加倍的表情直接扑向了萧逸,“阿爹!你怎么和阿娘一起回来了?”

  萧怀安虽然年少,但早慧,很多事情虽然大人没有与他明说,他隐隐约约还是察觉到了。

  例如,他知道,别的小娃娃的阿爹阿娘都是住在一起的,但他的阿爹阿娘不住在一起,而且,不会像别的小娃娃的阿爹阿娘一般形影不离。

  又例如,他以后是要跟着阿爹回西京的,但阿娘会留在这里,他以后若想见阿娘,就要走很远很远的路。

  他不是不开心,但他不想阿爹阿娘因为他不开心而不开心,所以他不会在阿爹阿娘面前说。

  此时见到阿爹阿娘竟然一起回来了,他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小小的胸腔里盈满了快活的空气,整个人都仿佛要飘起来了。

  然而,下一息,他就见到阿爹竟小心翼翼地把阿娘从马上扶了上来,阿娘皱着眉头似乎很痛的样子,心里的快活顿时像漏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瘪了下去。

  他连忙拧紧小眉头,焦急地走上前道:“阿娘怎么了?是不是摔倒了?”

  小娃娃的世界里,会让一个人伤得这么重的事情,也就只有摔倒了。

  徐静不想萧怀安担心,扶着连忙走了上来的春香站稳后,微微一笑道:“对,阿娘不小心摔倒了,一会儿处理一下就没事了,长笑不用担心。”

  萧怀安立刻看向了萧逸,仿佛在用眼神询问他阿娘说的是不是真的。

  见这小不点一个劲地往徐静身边凑,萧逸唯恐他没轻没重绊倒徐静,微微一弯腰把他抱了起来,道:“阿娘确实是摔倒了,一会儿会有大夫来替阿娘治病,长笑先不要打扰阿娘。”

  说着,看向有些愣神的春阳和春香,道:“你们先把你们娘子送回房间里,我已是遣了人去叫大夫。”

  春阳和春香连忙应了一声,“奴婢知晓了!”

  便扶着徐静慢慢往房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忍不住偏头看向抱着萧怀安跟了上来的萧逸。

  老天爷,谁懂啊!

  要不是她们知道实情,只怕都要以为,她们娘子和萧侍郎从没有分开过,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家三口了!

  萧逸请的是天逸馆的大夫,因为他用的是他的名头,最后,是天逸馆的当家周启亲自过来了。

  周启今年三十出头,清俊的面容中透着一丝历经风霜的沉稳老练,虽然是一个大医馆的当家,穿着却很朴素,一身天青色窄袖素色袍服,头束木冠,浑身上下打理得干净整洁,谈吐周到而有礼。

  看着,就给人一种安心靠谱的感觉。

  见到萧逸唤他过来是给一个年轻女子看诊时,他眼底掠过一抹微不可察的讶异,很快便藏了起来,朝萧逸行了个礼,便进去替徐静查看身上的伤口了。

  周启的医术自是不用质疑的,他动作利落地给徐静把错位的左手肘关节复位,徐静都没有感觉到多少痛楚,治疗就完成了。

  紧接着,让跟随他的几个医童用小夹板固定好徐静骨折的地方,再在外面细细地缠上纱布。

  徐静右脚脚腕倒没有骨折,只是伤到了脚筋,加上徐静方才不要这只脚一般地拼命跑了一段路,她的脚腕处肿了一大块,看着很是慎人。

  周启给了春阳和春香一罐药油,让她们每天给徐静揉搓三次,每次都要用力揉搓直到皮肤微微发热才可。

  除了这两处地方,徐静身上其他伤口都只是一些小擦伤,周启作为男子也不好要求看徐静身上的伤,徐静便笑笑道:“其他伤口我自己处理便可,周当家这么晚还特意跑一趟,劳烦了。”

  周启便也温文尔雅地一笑,道:“徐娘子也是大夫,这些小伤口自是知道怎么处理的。”

  徐静眉微扬,似笑非笑地看着周启,“看来周当家知道我是谁啊。”

  虽然她是第一次和周启打照面,但据程显白说,周启先前可是也曾亲自来杏林堂视察情况的。

  最近天气好像变凉了,又要到作者菌最讨厌的冬天了【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