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犯罪现场(一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6章 犯罪现场(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犯罪现场(一更)

  第6章犯罪现场(一更)

  彭十死了?!

  徐静听着外头越来越大的嘈杂声,稳了稳心绪,冷静地道:“先帮我穿衣梳洗,我要出去看看犯罪……嗯,彭十的尸首。”

  春阳和春香都是手脚利索的人,很快就帮徐静穿戴整齐。

  只是在春阳帮徐静盘发髻的时候,外头的人显然等不及了,隐隐有撞门的声音传来。

  徐静皱了皱眉,扬手制止了春阳的动作,直接披散着一头黑发就走了出去。

  外头确实已经有人在撞门了,主仆三人走到厅堂里的时候,刚好见到大门被粗鲁地一把撞开。

  春阳被吓了一跳,春香本就是个急性子,下意识就想破口大骂。

  徐静多少已经了解了这两人的性子,给春香递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就脸色淡然地看向被撞开的大门处。

  只见两个高大结实穿着统一灰白色短打服的男人大跨步走了进来,见到徐静,立刻大声嚷嚷道:“找到了!找到了!杀死郎主的贱女人就在这里!”

  随着他这一嗓子,立刻有更多男人呼啦啦涌了进来,他们身上都穿着一样的衣服,徐静猜他们应该是彭家家养的护院。

  眼见着有两个男人快速走上前来,就要把她押出去,徐静眼里掠过一抹厌恶,厉喝一声,“别动我,我自己会走!”

  说着,挺直腰杆,眼神平视地往门外走。

  那些护院都有些怔然,完全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能这么淡定!

  她这是胆子太大,还是脑子里缺根筋,不知道自己犯下了多么大的罪过?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是真的……美啊。

  此时天刚亮,天边还泛着朦胧的青光。

  这女人素白着一张小脸,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在这不甚明亮的光线映衬下,更显弱柳扶风,玉软花柔,仿佛一朵柔若无骨的花儿,风一吹就能倒似的。

  然而她脸上的神情却跟柔弱、楚楚可怜这些词完全扯不上关系。

  只见她眼神坚定而明亮,仿佛黑夜中的两颗明星,一张饱满漂亮的唇微微抿着,无端给人一种庄严肃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之感,一头丝绸般顺滑的黑发没有任何绑束,在晨间的微风吹拂下轻轻摆动,乍一看,竟仿佛九天上下来的神女,神圣而不可侵犯。

  难怪他们郎主不过无意中见了这女子一面,就吵着闹着要把她纳回家当他的第二十房侍妾!

  这女人,简直就是妖精转世!

  一众护院都看得有些呆怔,直到她走出去了,才猛然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互相对看一眼,也急急地走了出去。

  徐静不知道身后那些男人的心思,一走到院子里,眼睛就精准地锁定了直板板地躺在她院子里的一具男人尸体。

  只见那男人身高六尺,长得肥头大耳,身上的宝蓝色吉祥纹袍服虽然一大半已经被血染红,但仍能看出是用上好的绸缎制成的,脸色青白,身上的肌肉显然已经僵硬了。

  心口处插着一把女子小臂长的刀,血流得满地都是,在微弱的日光下显得有些黑沉,远远看去,男人就仿佛倒在一个血色的小水潭里,分外渗人。

  春香眼眸猛地瞪大,身子微微颤抖,一方面是害怕,一方面是震惊。

  平时她做饭最多,自然立刻就认出来了,插在彭十身上的那把刀,似乎……似乎是她们厨房的菜刀!

  徐静眉头紧皱,正凝神观察着尸体,忽地,被旁边响起的激动女声打断了思绪——

  “你这疯女人终于愿意出来了!我们家郎主是怎么你了!你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什么都没有的女人,能被我们郎主看上是你的福分!

  你不知好歹就算了,怎么敢……怎么敢把我们郎主杀了!”

  “你让我们以后怎么办啊!呜呜呜,没了郎主,你让我们彭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怎么活!”

  “杀人偿命!你这疯女人定要付出代价!今天不让你给我们郎主陪葬,我们绝咽不下这口气!”

  徐静这才抬眸,看了看面前把她这个小院围得密密实实的人。

  站在最前头的竟清一色都是女人!

  那些女人有大有小,有高有矮,只是无一例外的容貌姣好,各有特色,仿佛春天百花盛开,每一朵都让人心驰神往。

  她们中,年纪最大的看起来有三十多岁,最小的看起来竟只有十三四岁!

  然而她们都已是盘起了妇人髻,显然都已是嫁人了。

  徐静一下子猜到了她们是谁,除了是彭十那个老色鬼常常津津乐道的那十九房美妾,还能是谁!

  她不由得有点犯恶心,那里面有些孩子看起来还没到婚嫁年龄啊,彭十实在是猪狗不如!

  站在这群女人最中间位置的,是个三十多岁,着一身月牙色大袖衫并湖绿色齐胸襦裙的女子,她蛾眉螓首,容貌端庄,眼角边有着淡淡的岁月痕迹。

  此时她微微抿唇,带着几分无措和仇恨的眼神直直地看着徐静,咬牙大喝道:“徐娘子,我们家郎主是真心诚意想要迎你过门!便是你不愿意,好好说便是了,犯得着……犯得着直接把人杀了吗!”

  春阳和春香也渐渐从初见犯罪现场的震惊和不适中回过神来,见周围人都仿佛看杀人凶手一般看着她们,顿时急了。

  春香忍不住大声道:“曹夫人,你可别血口喷人!我们家娘子从小金尊玉贵,连只鸡都没杀过,又怎么可能杀人!”

  自从那彭十厚颜无耻地要求纳娘子后,春香就把彭家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很快就猜出了,说话的女人正是彭十明媒正娶的原配夫人——曹氏。

  曹氏脸色发青,似乎因为悲伤过度有些虚弱,不想开口说什么,倒是扶着她的一个侍婢忍不住骂了回去,“杀死我们郎主的不是你家娘子那个狐狸精还能是谁!

  郎主昨天很开心,说遣了媒婆去给你下聘了,很快就要把你纳进家门,谁料……谁料你那般不知好歹,把媒婆送过去的聘礼都扔了出去!

  郎主听说后很生气,骂骂咧咧要去找你当面对质,是我们夫人心好,说天太晚了,郎主这时候过去找徐娘子恐会有损徐娘子的清誉,若徐娘子是个性烈的,当场会做出什么也不知道,郎主这才忍下了,说明天白天才去找你!

  谁料昨晚睡到一半的时候,夫人出来跟奴婢说郎主不见了,我们把整个彭府都搜了一遍,都没见到郎主!后来我们发现郎主似乎是穿了外出的衣服出去的,这才想到他可能去了你们这里。

  没想到,郎主确实来了你们这,还被你们这般手段毒辣地杀害了!”

  见她越说似乎越有这么回事,春阳和春香急得不行,连忙逮着一个空隙就要开口反驳,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有些急切的大吼声——

  “夫人,我们在徐娘子房间里找到了她们收拾好的行李!定是她们杀害了我们郎主,打算畏罪潜逃!真是好歹毒的心思!幸好咱们来得及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