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跟着徐娘子也忒刺激了(一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49章 跟着徐娘子也忒刺激了(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跟着徐娘子也忒刺激了(一更)

  第49章跟着徐娘子也忒刺激了(一更)

  夏天的雨来得又快又急,不过刚过午时没多久,天色就暗得仿佛随时要崩塌下来一般。

  停尸间离县衙的大门不算远,徐静和萧逸一人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在雨中,耳边只能听到哗啦啦的雨声和雨点打在伞面上的噼里啪啦声,某一瞬间,会突然生出一种孤身一人走在这世间的苍茫感。

  徐静有些出神地看着面前的雨帘,突然听身旁的男人沉声道:“待会我让陈虎做完交接工作后,便去你家,到时候还会有另一个差役与陈虎一起过去,在案子侦破之前,就让他们留在你家,你随便给他们一个房间睡就行。

  你今天说要打造的那套工具,你画完图后,可以让陈虎送过来。

  程氏兄妹那边,我也安排了人过去。”

  徐静微愣,转头看着身旁的男人。

  他腰背挺直,步伐沉稳地走在大雨中,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沉静,漫天的风雨也似乎受他气质的影响,悄然变得沉稳了起来。

  徐静知道,他这是在兑现保她和程氏兄妹无虞的承诺,出口的话却是,“他们的日常开销,县衙报销?”

  萧逸似是没想到徐静开口问的是这个,转头有些愕然地看了她一眼,静默片刻,点了点头,“自然,他们的日常开销徐娘子都可以记下来,到时候一并报销。”

  徐静忍不住轻轻一笑,“说笑的,他们两个人的饭钱我还是出得起的,只要他们的要求不是太过分。”

  萧逸沉吟了片刻,却道:“我方才却不是在说笑,这次的案子,徐娘子帮了我们许多,徐娘子有什么想要的报酬,也可以一并提出来。”

  徐静不禁微微扬眉看向身旁的男人,就听他淡声道:“我说过,会尽我所能不让徐娘子吃亏,我也不喜欢欠人人情。”

  徐静眨了眨眼,她还以为,他先前那句话只是随便说说呢。

  不过,送上门的好处不要白不要,徐静也不跟他客气,说了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就很想做的一件事,“听闻萧侍郎的字一字值千金,不知道萧侍郎可能赏脸送我一幅?”

  萧逸一怔,眉头微微蹙起,“你想要?”

  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会对他的字有想法的人。

  “不,”徐静十分实诚地道:“我是觉得,若我哪天过不下去了,拿去卖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萧逸:“……”

  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字有什么特别的,但平常旁人问他要他的笔墨,大多是拿回去收藏。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拿他的字去卖。

  即便萧逸自认为不是那等自诩风雅看不起这些市井小民心态的儒生,也忍不住僵了僵,轻吸一口气,沉声道:“我的字一概不售卖。”

  徐静多少也猜到了这个结果,撇了撇嘴,嘟囔道:“小气。”

  她的声音很小,但很不巧,萧逸耳力不错,因此即便他们中间还隔着潇潇雨声,他还是听见了。

  他一时竟有些无言。

  似乎这女子改变了后,他是越来越看不懂她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了。

  他暗叹一口气,沉声道:“除了这一个,徐娘子可以再想想,想要什么报酬。”

  他话音刚落,身旁的女子突然仰起头,朝他微微一笑,眼眸中霎时仿佛落入了漫天星光,道:“说起来,还真有一件事,希望萧侍郎能帮忙。”

  萧逸一时竟忘了该怎么说话。

  看着眼前那双明亮的眸子,他的心跳声就仿佛伞外那凌乱的雨点,某一时刻也变得凌乱了起来。

  他微微蹙眉,不动声色地按了按自己的胸口。

  莫非是最近太劳累,身体出了问题?

  他稳了稳心绪,道:“徐娘子请说。”

  就在这时,他们已是走到了县衙大门处,春阳和程青青都站在屋檐下,春阳一直垫着脚在四处张望,见到徐静,立刻兴奋地扬手道:“娘子,这边!这边!”

  徐静的注意力顿时被她们吸引了过去,见到程青青发现她和萧逸走在一起,傻呆呆地张大嘴巴的样子,不禁无奈地勾了勾唇,快速和身旁的男人道了句:“这件事不急,我晚点让陈虎给萧侍郎送设计图的时候,再让他一并和萧侍郎说。”

  说完,便提了提裙摆,小跑着到了屋檐下,在地面上踩下了一个又一个轻巧的涟漪。

  春阳立刻到了徐静身边,一边上下查看徐静有没有被淋湿,一边有些惊疑不定地看向站在不远处的萧逸。

  怎么是萧侍郎送娘子出来?

  萧侍郎和娘子间,如今……如今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青青也忍不住一把握住徐静的手腕,结结巴巴道:“静……静姐姐,你和萧侍郎……”

  “我最近在帮萧侍郎做一些事情,所以有些交集。”

  徐静简单地解释了一句,问:“你阿兄呢?”

  程青青立刻便被转移了注意力,有些傻愣愣地道:“阿兄说下雨了,他去找辆马车过来。”

  她刚说完,不远处就传来一阵马蹄声和车轱辘的声音,随即,程显白的声音穿破雨幕传了过来,“青青,徐娘子,你们过来罢!我们一起回去!”

  徐静自是愿意,只是,程显白叫来的马车虽然停在了县衙门口,但离县衙大门还是有一段距离。

  而她们三个如今只有一把伞,那把伞还不是徐静的。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萧逸轻声道:“徐娘子先把伞拿去用罢,不够的话,我手上还有一把。”

  徐静微愣,朝他淡淡一笑道:“那就谢过萧侍郎了,我有这把伞就够了,那把伞萧侍郎自己留着用罢。”

  说完,她让春阳撑着伞,先把她送去了马车里,再回去接程青青。

  春阳是最后一个进马车的,她小心翼翼地把沾满了雨水的伞收了起来,透过窗户看了看还站在雨帘中的那道高大身影,突然一脸复杂地看向徐静,“娘子……”

  徐静自是知道她想说什么,淡声道:“你不用多想,我只是拜托萧侍郎在这次的案子结束之前,给我们提供一些保护。”

  原本一直偷瞄徐静的程显白闻言,立刻讶异地坐直了身子,“保护?”

  徐静便把除了她验尸之外的事情,都与他们简单说了一遍,包括待会会有人去他们家保护他们这件事。

  程氏兄妹听得一脸怔然,程显白甚至忍不住抬起手狠狠掐了掐自己的脸。

  娘的,好疼!

  所以,他们还真的……被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盯上了?

  跟着徐娘子也忒刺激了,当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遇上……

  程青青不禁忧心忡忡道:“那静姐姐,两天后的义诊我们还要举行吗?”

  如果那凶犯是因为他们的风头盖过了他,才盯上他们的,两天后的义诊只会比静姐姐前些天的传闻更轰轰烈烈啊。

  徐静不禁心头一暖,看了程青青一眼,果断道:“要,我请萧侍郎派人保护我们,便是不想因为这种人耽误了我们的义诊。

  如今义诊的消息已是传出去了,全县的人都等着看我们的义诊办得怎么样,我们这回若是退缩,只会成为一个笑话,再想起来只会比先前更难!”

  程青青这回会遇到这种事,说到底是因为她。

  她却没有因此责怪她,只是担心两天后的义诊,徐静心里说不动容是不可能的。

  徐静嘴角微微一扬,道:“放心,我说了会重振你们杏林堂的名声,便绝不会食言。”

  很快,就到了他们举办义诊的日子。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徐静在来到杏林堂那一刻,还是忍不住惊了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