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红伞验尸(二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46章 红伞验尸(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6章 红伞验尸(二更)

  第46章红伞验尸(二更)

  陈虎本来就听得有些懵,这会儿更懵了。

  烈酒?醋?还有红油伞?徐娘子的验尸法子还是那般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不过,他好歹有了上回的经验,还算反应快地应了一声,快速把徐静要的东西拿过来了。

  紧接着,徐静让他把方老太爷的尸体搬到了院子里,把拿过来的烈酒和醋仔仔细细地泼洒在了尸体上面。

  就在陈虎勤勤恳恳地工作的时候,徐静突然暗暗地捂了捂自己的胃。

  程显白过来喊她的时候,已是接近午时,她听说程青青出事,立刻便跟着过去了,一直到现在,别说米了,连水都没喝一口。

  这身体可不比她先前天选打工人的铁打身体,娇弱得不行,不过一顿饭不吃,胃就隐隐不舒服。

  一旁的萧逸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顿时蹙了蹙眉。

  陈虎做完徐静要求的事情后,萧逸看向徐静,“你可还有需要陈虎做的事情?”

  徐静不解地看了看他,摇头,“暂时没有。”

  “嗯。”

  萧逸点了点头,道:“陈虎,你去找人准备一些简单饱腹的食物过来。”

  徐静不由得更是讶异了。

  她还以为他方才那样问,是有事情要陈虎做,却没想到,是让陈虎去准备食物。

  他竟然连她按住胃部这样细小的动作都注意到了。

  这男人,在某些方面总是出乎意料的细心。

  陈虎心大,还以为是萧逸想吃什么,暗暗佩服了一番萧侍郎在看过那些尸体后竟然还有胃口吃东西,应了一声便离开去做事了。

  院子里一时只剩下徐静和萧逸两个人,哦,还有一具尸体。

  徐静见萧逸一副做好事不留名的沉稳姿态,也懒得跟他客气什么,拿起地上的红油伞把它撑开,便往尸体边走去。

  萧逸看了她一眼,心里纵是满腹狐疑,也没开口说什么,跟在她身旁走了过去。

  却见徐静径直走到了死者腹部的位置,把红油伞撑在了死者上方,微微弯腰低头凝神一看,忽然便脸色一变,伸出手指道:“萧侍郎,你过来看看。”

  萧逸闻声,也立刻弯腰低头,循着女子那葱白般的手指看过去,只见死者腹部的位置因为上方撑起的红油伞,投下了一小片红色的阴影,把那一块的皮肤照得红彤彤的,显得颇有些诡异。

  而他肚脐上方那条伤痕旁的皮肤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赫然出现了一个小得几乎要忽略不计的黑色小圆点!

  那小圆点就紧挨着腹部上方那条伤痕,甚至有一半已是与那条伤痕融为了一体,有半边的边缘清晰可见,另外半边的边缘显然被伤痕盖了过去,只能隐约见到一些轮廓。

  然而,萧逸清楚记得,先前他们查验了这具尸体无数遍,都没有见过这个小圆点!

  他倏然抬头,想说什么,却发现,他此时的位置,竟和身旁的女子靠得很近。

  两人的头凑到了一起,几乎到了头贴着头的地步,若不是他们都带着面罩,定然早已呼吸相融,呼吸可闻。

  萧逸愣了愣,那一瞬间竟是连呼吸都忘了,那近在咫尺的容颜虽然三分之二都被面罩掩盖着,那露出来的细腻白皙、没有一丝瑕疵的皮肤,以及那专注而认真的精致眉眼,已是足够让人恍惚。

  这还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和一个女子离得那么近。

  他连忙有些狼狈地站直身子,退开了几步,努力把注意力放回到案子上来,“为何先前我们见不到这个小圆点,如今却能见到?”

  徐静哪里知道身边这男人丰富的心理活动,见他一下子和她拉开了距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正这男人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总觉得她天天都想要赖上他似的。

  也站直身子,淡声道:“人死后,身上有些伤口是很难被发现的,尤其是一些挫伤——就是皮内或皮下出血的闭合性损伤,这些皮肤下的瘀血一般是青紫色的,而人的皮肤本来就不是纯粹的白,加上死后皮肤会逐渐变色,瘀血就会越发不明显。

  这时候用这个法子,就能让这些不明显的损伤显现出来。”

  至于事先要泼洒烈酒和醋,是因为烈酒和醋都有很强的挥发性,把它们泼洒在尸体上,会让尸体体内多余的水分快速挥发,让皮肤底下的伤口浮上来,就能更容易被肉眼看到。

  就类似于,把湖里的水抽干,才能更好地看清楚湖底的模样。

  而普通的太阳光是有七种颜色的,在阳光下,物体上的一些颜色会被弱化,这时候撑起红油伞,太阳光照过红油伞时,只有红光能透过来,其他颜色的光都被吸收了,一些原本被弱化的颜色也就能看到了。

  这就是红伞验尸的原理。

  这个验尸法子虽然也是老祖宗们发明的,但它的科学性比银针验毒要高上许多,在没有高科技仪器的古代,还是很好用的,让人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

  她说完后,萧逸久久不作声,徐静瞥了他一眼,道:“萧侍郎可是不相信我这个法子?若萧侍郎不相信,我们大可以用猪做一下试验,猪的肤色跟人的肤色算是比较接近的。”

  萧逸却摇了摇头,沉声道:“虽然我是第一回见到这种法子,但这个小圆点,确实是从死者身上显示出来的,由始至终,我们做的只是往死者身上泼了烈酒和醋。

  试验的事情可以稍后找人来做,如今,尽快破案才是最要紧的。”

  这说明,这个小圆点就是死者身上的东西。

  而萧逸这段话也表明,他已是相信了徐静,要做试验,不过是因为这法子太新奇,以后写成案宗的时候把这个试验加上去,能让后面看的人更加信服罢了。

  徐静忍不住眉微扬。

  这男人是什么时候这般信任她了?

  这样也好,虽然做不做试验她都无所谓,但能不浪费时间自是最好的。

  萧逸说完,突然往死者的方向走了一步,伸出手指了指他身上的小圆点,道:“这个位置,应是小肠的位置,死者身上的伤痕,应是凶犯想掩盖这个小圆点划上去的。

  莫非他是用某种针扎进死者体内,致使死者小肠发生损伤,死者才会死亡?”

  徐静回神,点了点头道:“死者这般费尽心思想遮掩这个伤口,这个伤口十有八九与死者的死亡原因有关。我们这回算比较幸运的,死者身上的伤痕只掩盖了这个伤口一半,所以我们能比较清晰地看到这个伤口的模样。

  若人体内的小肠发生损伤,人确实会死亡,然而……”

  徐静的眉微微一蹙,道:“如果只是这么小一个伤口,小肠受到的损伤应该也不会很大,人也不会立刻死亡,一般需要两到七天,而且这段时间,死者会十分痛苦,他身边的人不可能毫无察觉。

  死者的家里人可有跟你们说过,死者生前有没有过这方面的异样?”

  感谢最是红豆相思的打赏,以及大家的月票,人有点多,没法一个个把名字打出来,在这里统一抱抱大家~还有感谢大家的订阅,我会继续努力的【握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