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再相见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38章 再相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再相见

  第38章再相见

  一旁的程青青也有些傻眼,好笑道:“静姐姐,那孩子定然很喜欢你,我看他满心满眼都只有静姐姐一个人。

  静姐姐这么温柔,以后若有了孩子,定然是个很好的母亲!”

  徐静捧着手里的点心盒子站了起来,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和她有缘无分的孩子,淡声道:“走罢,我们要抓紧把药做完,还有三天就是咱们义诊的日子了,留给我们的时间没有多少了。”

  那孩子,现在定然在西京过着平静安稳的生活罢。

  他也许也会像方才那个小娃娃一般,被养得精致又漂亮,想要什么都可以买,不需要考虑银钱的问题。

  不用跟着她为将来烦恼,为生活奔波,挺好的。

  第二天,徐静照旧一早起来,就开始制药。

  然而,一直到快到午时,她都没见到程青青的人影。

  换做先前两天,她早已经来了,昨天她临走前说,她手上的医书看完了,今天要先回医馆拿几本新的医书。

  但就算回医馆一趟,也用不着比平时迟那么久罢。

  徐静不自觉地走到了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日头微微蹙眉。

  不知道是不是离义诊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她竟有些心浮气躁,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她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刚想回去继续制药,大门处突然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剧烈敲门声。

  春香刚好在院子里扫地,闻言吓了一大跳,皱着小脸高喊着“谁啊?”,一边往大门口走去。

  门外立刻传来程显白的声音,“是我!徐娘子,青青出事了!徐娘子可否立即跟我走一趟?”

  这还是徐静第一次听到程显白这般焦急无措的声音。

  徐静微愣,快步上前,越过了春香打开门,看着门外满头大汗脸色却惨白的程显白,冷声道:“怎么回事?”

  “青青她……她被卷入了一场命案,这场命案似乎跟徐娘子有关。”

  程显白努力维持平静道:“徐娘子可能随我走一趟,看能不能提供什么线索?”

  命案?

  还跟她有关?

  徐静来不及深思,立刻道:“好,你稍等片刻。”

  她简单整理了一番,让春香留下看家,带着较为沉稳的春阳匆匆跟着程显白出门了。

  他们一边往前走,程显白一边跟她说明情况,“青青说,她今天早上回医馆拿了医书后,正打算赶去徐娘子家,谁料走到一半,一个小孩突然抢了她的荷包跑进了巷子里,她连忙追了上去,突然感觉脑袋一痛,就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处陌生的院子里,而旁边的房子竟在着火!

  她吓得不行,正打算出去找人灭火,那房子的女主人突然回来了,说她夫君还在屋里,非说这火是青青放的,不让她走。”

  徐静眉头紧蹙,“便是青青刚好在院子里,火也不一定是她放的,那女主人有何证据?而且,为何你说这案子与我有关?”

  “那女主人说,她进来的时候,看到青青身旁有一桶还没泼完的油,地上还有用过的火折子!”

  程显白咬了咬牙,道:“而那小混蛋在抢青青的荷包前,曾问了青青一句——‘你可是杏林堂那个女神医?’,青青就是一时被问懵了,才让那小混蛋找到了机会,把她的荷包抢走了!”

  徐静和春阳俱是一震。

  难怪程显白说这个案子与她有关,这很明显,是针对她设下的局!

  只是,她才搬来了这县里没几天,认识的人都没有几个,能有什么仇家?

  莫非是彭家?可是彭家的人这几天因为彭十和曹氏的案子,估计都焦头烂额,哪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对她设局?

  走了一刻钟左右,徐静便见到前头有一栋屋子浓烟滚滚,外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显然就是那里了。

  这里离杏林堂和她家都不远,刚好就在这两者中间!

  凶手显然是事先摸清了程青青这几天的动向设下这个局的!

  屋子在巷子里,巷子口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程显白带着徐静主仆硬是挤出了一条路来,走到了着火的那户人家前。

  却见那是个一进制的院子,里面有许多人在紧张而有序地救火,此时火已是快熄灭了,许是救火得早,房子看起来烧得不算太严重。

  程青青脸色惨白地站在院子里,那纤细单薄的身影被身旁的兵荒马乱映衬得仿佛一片孤零零的、不合时宜的叶子,随时会被风吹走似的。

  程显白带着徐静快步朝程青青走去,然而,几人还没走到过去,一个穿着蓝色布衣神情泼辣的妇人突然走上前,狠狠扇了程青青一巴掌,哭喊着道:“你这杀人凶手!我夫君若是救不出来,你今天也别想活了!”

  程显白脸色一变,快步上前把程青青拉到身后,铁青着一张脸咬牙切齿道:“你在做什么!这火不是我妹妹放的!我警告你不要随意污蔑我妹妹!”

  “我回来的时候,院子里只有她一个!她身旁还有一桶油和用过的火折子,不是她放的火难道是鬼放的?!”

  妇人显然悲愤到了极点,歇斯底里地怒吼,“我知道你,你就是杏林堂那个不成器的败家子!你说她是你妹妹?哈,我懂了,我懂了!你们是不是记恨我和我男人在程老大夫去世后,在外头说过你们杏林堂的坏话,所以放火烧了我们的屋子!”

  程显白有些目瞪口呆。

  他们在外头说过他们杏林堂坏话?但说实话,自从阿爹去世后,外头唱衰他们杏林堂的人太多了,他们要是一一报复过去,至少得烧掉小半个安平县。

  这话简直不可理喻!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杏黄色布裙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轻轻拉了拉妇人的手,低声道:“阿娘,你冷静一点。”

  徐静的视线不禁在那女子身上停留了片刻。

  身为女儿,在自己的父亲很可能已是被烧死的情况下,她似乎有些过于平静了。

  她很快收回视线,走到了程氏兄妹身旁,嗓音微冷微沉,“按照你的说法,你回来以后,火已是烧得很大了,如果放火的人是程娘子,哪有人会那么傻,在放了火后不立刻离开,还要站在这里等着你回来被你发现?”

  那妇人顿时红着一双眼瞪向了徐静,“你又是谁!不会是他们的同伙吧!你们这些杀人犯的想法我怎么知道!”

  见她显然已是失去理智了,徐静暗叹一声,淡声道:“既然我们谁也不服谁,那去报官罢。”

  她原本说了,绝不会再主动找那男人。

  却谁料命运如此弄人,这才过了几天,就要打破她说的话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高呼,“官府的人来了!官府的人来了!”

  徐静微愣,下意识转头,就见到穿着一身紫色官袍,模样端正俊朗,昂藏七尺的男人带着一群差役,大步走了过来。

  他一双眼眸还是如先前一般,沉黑锐利,薄唇紧抿,那浑身的气势与这小小的县城颇有些格格不入,完美诠释了什么叫鹤立鸡群。

  就在这时,萧逸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头朝徐静这边看了一眼。

  两人的视线就这样隔着徐静带着的幂篱,倏然撞到了一起,让原本健步如飞的男人,明显顿了顿。

  感谢散霜飞晚的打赏,以及大镜子要多读书,rainbown1,书友20230608132640517,书友160930124314917,书友20201107204725042投的宝贵月票~接到编编通知,本文9月1号要上架了,每次上架前心里都很忐忑,订阅数据很重要,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鞠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