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字值千金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3章 一字值千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章 一字值千金

  第3章一字值千金

  沈娘说完后,徐静没说话,只幽幽地看着她。

  沈娘只觉得她那双清凌凌的眼睛仿佛两个冰窟窿似的,就这样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配合着她那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绝色脸蛋,仿佛哪里的女鬼来索命。

  她的心尖儿不自觉地颤了颤,后退了一步,说话的声音也下意识地低了下来,“你……你这样看着我作甚,难道你白住我的房子还有理了!”

  徐静又看了她一会儿,倏然绽开笑容,慢条斯理地从春香手里拿过金镯子,在手里把玩着,慢慢道:“自然是没理的,但你也说了,我是落魄的凤凰,落魄的凤凰好歹也是凤凰。

  这赁钱呢,我最晚后天,一定全部补上。

  但你随意带男人闯进我的房间,还对我肆意辱骂,这个理又该怎么算?”

  说着,徐静垂下纤长卷翘的睫毛,突然转身走到桌子旁,拿起桌子上一把用来切水果的小刀,“咔嚓”一声,一刀就把桌子上的一个梨子切成了两半。

  沈娘的小心肝又不自觉地颤了颤,看着女子切梨子时那面无表情甚至透出丝丝寒气的脸,她竟然有种她切的不是梨子,而是她身上的肉的感觉!

  徐静看也没看她,继续动作缓慢却平稳有力地,把手中的梨子切成了一块又一块。

  而且,最让人心惊的是,她切下来的每块梨子,大小都差不多,仿佛她精心度量过似的!

  边切,还边淡淡道:“我这人呢,脾气不太好,若是继续这样被人侮辱,会做出什么事来,我也不知道。

  但基本的信誉,我还是有的。

  若是别人愿意尊重我,信任我,我自然不会辜负他的信任。

  但若是别人看我只是一个孤苦伶仃的弱女子,就妄想肆意欺辱我,践踏我,甚至在我身上打什么小九九……”

  徐静顿了顿,突然用力,“啪”一声,把小刀深深插进了桌面上,从身上抽出一条手帕,慢条斯理地擦着白皙纤细的手,笑眯眯地看向沈娘,“那我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你说是这个理吗,沈娘?”

  面前的几人看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这女人,到底是哪里来的力气把刀插进桌面里!

  还插得那么深!仿佛在说,她这把刀子能插进桌子,也能插进人的身体。

  徐静仿佛没感觉到他们诡异的视线,还十分热切地扬了扬手道:“既然你来了,我这里没什么可以招待客人的,这梨子,你随便吃……”

  “不……不用了!”沈娘突然浑身一抖,回过神来,身上的肉似乎有些发疼,再看那笑语嫣然的女子,只觉得怎么看怎么阴森,连忙道:“算了,我……我这回就先放过你。

  但要是你后天还交不出赁钱,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吕婆子那里最近可是缺上好的货色!”

  说着,一扭身子,满身的肥肉随着她的动作颤了颤,带着那个男人快步走了。

  沈娘刚走出房间,徐静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不见,脸色冷然地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她身上的伤虽然好得差不多了,但到底大病初愈,还有些虚弱。

  春香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忍不住惊喜道:“娘子,沈娘走了!

  娘子,你好厉害啊!随便几句话就把人打发走了,就算是以前的娘子也没那么厉害!

  而且,娘子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说着说着,饶是单纯如春香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有些呆呆地看着徐静。

  对啊,这三个多月,娘子自暴自弃的,什么事也不管。

  而要是以前的娘子,被人这样辱骂,定然会简单粗暴地打回去!

  像今天这般不慌不忙冷静果断地威慑人的娘子,跟以前的娘子似乎很不一样啊!

  徐静看了她一眼,拿起桌上的冷茶喝了一口,道:“许是受的打击太大,我这几天大彻大悟了,头脑也比以前清明了许多。

  放心,往后,我会好好过日子,也不会再让你们为难。”

  原来如此!老一辈的人常说,一个人若受了太大的磨难和刺激,心性也会跟着改变。

  看来娘子是真的振作起来了,还越变越好了!

  春香喜极而泣,忍不住泪眼婆娑地一直念叨着,“太好了,太好了,这样夫人在天之灵也能放心了……”

  徐静却没有她那么乐观,从方才跟沈娘短短的交锋来看,她现在的处境用前有狼后有虎来形容也不为过。

  被夫家和娘家双双抛弃便算了,身上还一文钱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她们几个单身女子的容貌太扎眼了,别说方才沈娘嘴里的那个彭十了,她自己也分明在打她们的主意。

  方才看到她手上的金镯子的时候,沈娘脸上的神情可分明是失望。

  呵,也是,她原本以为她们已是走投无路,正想把她们卖了大赚一笔,现在突然发现她还能苟延残喘,怎么可能不失望?

  只收一份房租的钱,又怎么跟把她们三个卖了的钱比呢。

  虽然她方才敲打了她一下,但她可不认为,一个人的贪婪会就此消失了。

  想到这里,徐静抬头看向春香,“现在天还早,你快去县城里找家可靠的当铺把镯子当了。”

  春香脸上的喜悦顿时少了一大半,咬了咬唇,很是不舍地道:“是,娘子。”

  春香一离开,徐静就凭着脑海中的记忆,把原主全身的财产找了出来。

  可是,原主本便大手大脚,存不住钱,这三个多月,她们坐吃山空,加上原主养伤养病花了不少钱,她原本记忆中有银子的地方都空了,比老鼠啃过还干净。

  徐静忍不住眉头紧皱。

  为今之计,还是得想想怎么弄钱,没有钱,她们活下去都成问题。

  光靠春阳卖刺绣显然是不够的,而一个金镯子能当多少钱?要是什么都不做,很快就又山穷水尽了。

  就在徐静翻箱倒柜的时候,她竟然找到了萧逸给原主的休书。

  信封表面休书两个字写得苍劲有力,笔走龙蛇,不愧是被誉为大楚第一才子的萧逸写的字。

  徐静看着这封休书,只暗暗感叹,若这不是一封休书就好了,记忆中,萧奕的字一字值千金,若这不是休书,把它卖了还能赚不少钱呐。

  要是这坑爹的穿越中要徐静挑出一点她还算满意的,就是她被休了这件事了。

  她可不想莫名其妙就成为一个有夫之妇,而那个夫君还是个对她毫无感情,甚至对她满心厌恶的男人。

  至于她那个便宜儿子……

  徐静想到这里,就一阵心烦气躁,干脆先把他抛到了一边去。

  她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这个便宜儿子。

  就在徐静翻累了,打算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

  只是,这回的声音分明带了一种故意装出来的浓浓喜庆之意,浓腻得仿佛能挤出油来一般——

  “徐娘子,徐娘子在吗?

  大喜啊,大喜啊!

  妾身今天特奉彭十郎之命,向徐娘子下聘来了!

  徐娘子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彭十郎可是咱们虎头村最富有慷慨的郎君,也向来对自己房里人温柔体贴,多少娘子做梦都想得到彭十郎的青睐,徐娘子就等着嫁过去享福吧!”

  走过路过动动手指头,加个收藏投张小票票啊,谢谢大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