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你想知道我的过去么?(二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189章 你想知道我的过去么?(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9章 你想知道我的过去么?(二更)

  徐静却是没想到,萧逸说的附近,真的就在离刑部不到一百步的地方。

  却见萧逸领着她,熟门熟路地拐进了刑部衙门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那里有一个小面摊,因为现在已是比较晚了,面摊上只有一桌人还在吃面。

  一个四五十岁、面容慈祥朴实的妇人正在收拾一张桌子,见到走了过来的萧逸,立刻笑着道:“萧侍郎,今儿又这么晚下值啊?”

  显然萧逸是这里的熟客。

  萧逸点了点头,道:“有点事。”

  说完,转向一旁有些怔然的徐静,低声道:“这对老夫妇在刑部附近摆了快十年的面摊,刑部中午的时候有公食,但味道很一般,有时候刑部的人想换一换口味,就会来这里吃碗面,有时候他们晚下值,也会来这里。”

  徐静挑了挑眉,“看来萧侍郎是加班常客了。”

  加班常客?又是个新鲜的词。

  萧逸淡淡一笑道:“刑部人员少,事务多,时常晚下值也是没办法的事。这里的面味道不错,汤头都是真材实料熬制的,徐娘子可以试试。”

  说着,找了张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桌子,便坐了下来。

  那妇人立刻笑呵呵地走了过来,看到徐静,眼里的笑意霎时更浓了,“我还是头一回看萧侍郎带女子过来,娘子想吃什么?女客一般口味清淡,最常点的是我们的扁食,娘子可要试试?”

  这妇人的眼神虽然热络,却不带丝毫暧昧,显然对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很有分寸,徐静嘴角微扬,道:“好,我就要一碗扁食。”

  妇人随即转向萧逸,“萧侍郎呢?还是像往常那样的三鲜面加一个饼吗?”

  萧逸点了点头,“对,麻烦了。”

  “萧侍郎总是这么客气,两位请稍坐一会儿,桌上的茶水都是刚换的,放心喝。”

  说完,便笑呵呵地转身离去了。

  萧逸提起桌上的茶壶,给徐静面前的杯子满上,见徐静不住地四处张望,不禁问:“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

  徐静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想了想道:“没有,就觉得,这里不像萧侍郎会来的地方。”

  萧逸闻言,不禁低低一笑,幽黑的眼眸中倏然仿佛映入了晚上浅浅的星光,道:“徐娘子觉得,什么才是我会去的地方?”

  徐静微愣,不自觉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觉得他如今的模样,又是她从没见过的一面。

  “嗯……我感觉萧侍郎应该会是一丝不苟吃衙门公食的人,或者回家吃。”

  他看起来不是那种喜欢四处玩乐的贵族子弟,给她感觉总是十分严谨和自律,只有十分偶尔的时候,才会展露出一丝放松和随性。

  萧逸一怔,这听起来怎么这么的……不由得清了清嗓子,道:“徐娘子的意思是,我是个很无趣的人?”

  “……”

  不是,他这是什么神级理解?

  虽然……虽然非要说的话,她的意思确实就是这样。

  徐静连忙端正了神态,一脸认真道:“当然不是,我是在夸赞萧侍郎是个很认真的人!”

  看到对面的女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萧逸无奈地摇头笑笑,拿起面前的杯盏喝了一口,嗓音似乎低了一些,“徐娘子不必顾虑我,我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心里说不挫败是假的。

  但即便他是个无趣的人,面前的女子似乎也不反感跟他待在一起,他是不是该知足了?

  这话题是怎么跑偏成这样的?徐静连忙绞尽脑汁地亡羊补牢,“我真的没有这样认为,只是……我还不太了解萧侍郎,你瞧,你今天不带我来这里,我都不知道萧侍郎还有这般烟火气的一面。”

  她这说的也是真话,徐静感觉自己越说越顺了,最后扬唇一笑,道:“这天底下哪有真正无趣的人,像我曾经遇到过的案子,每个案子的当事人都会有一段独属于他们的故事,就算他已是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身上也定然藏着许多需要我去挖掘的过往。会觉得一个人无趣……什么的,只是对他还不够了解罢了。”

  萧逸微愣,看着面前女子微弯的眼眸,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自己握着杯盏的手也不禁越收越紧。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

  仿佛她身上的每一点,都恰好长成了最能打动他的模样。

  他莫名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不由得微垂眼帘,又端起面前的杯盏喝了一口,突然低低道:“徐娘子想知道我的过去么?”

  徐静一怔,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恰好这时候,方才的妇人端着热气腾腾的面和扁食过来了,她小心翼翼地把碗放在他们面前,笑容满面地道:“两位客官久等了!请用餐罢!汤是可以随便续的,想要的话唤我一声便是。”

  因为她这一打岔,方才的话题也就没有继续下去了。

  徐静先前也跟萧逸吃过饭,知道他吃饭的时候不怎么喜欢说话,也就按下心里的异样感觉,安静地吃起面前的扁食来。

  这一个夜晚,秋风飒爽,面汤鲜美,扁食每个都小小的,但都十分饱满馅多,他们吃东西的时候,又陆续来了几桌客人,看起来都是附近的百姓。

  徐静耳边听着客人间或的说话声,和开面摊的老夫妻热情的招呼声,忍不住一再地偷看对面的男人。

  果然还是有些不真实感。

  看来她对萧逸,还是十分不了解啊。

  吃完东西后,萧逸把徐静送到了马车里,目送着她离去。

  徐静直到坐上了马车,才突然想起一件事——萧逸不是说有些案子的事情想跟她讨论吗?方才他们说的话,哪一句跟案子有关了?

  另一边,徐静的马车消失在拐角处后,萧逸还站在原地,突然淡声道:“东篱,我可是真的很无趣?”

  一旁的东篱:“……”

  不是,郎君你想为难小人就直说!

  他这个随身小厮是越来越难了,不但天天被逼着吃狗粮,还要被郎君虐心!

  他艰难地想了一会儿,道:“郎君……是做大事的人……”

  萧逸睨了他一眼,暗叹一口气,道:“行了,你不用说了。岑夫人时常说,年轻的娘子都喜欢新鲜有趣的玩意,上回宋三郎在阿喜姐生日时给她放的那些烟火,阿喜姐好像挺喜欢……”

  听到自家郎君的话,东篱不由得道:“郎君,小人觉得徐娘子不是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小玩意的女子,郎君要是真想讨徐娘子欢心,不如帮徐娘子推销一下她做的药。”

  他就没见过比徐娘子更喜欢开店挣钱的女子!

  萧逸微愣,不由得一脸沉思。

  徐静回到周家时已是很晚了,想到某个她晚回来就会暗搓搓不开心的小不点,徐静不禁加快了脚步往房间里去。

  却突然,迎面碰到了周晚和周显。

  周晚见到她,立刻欢欢喜喜地跑了上来,脆声道:“静姐姐!我刚想去找你呢,你明天有空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