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凶犯消失的那一年(一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180章 凶犯消失的那一年(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0章 凶犯消失的那一年(一更)

  萧逸微愣,就听徐静继续道:“先前查郑寿延的案子时,我就跟你说过,这种连环杀人犯,就是指连续作案多次、杀害了多个受害者的凶犯,行事上都会有一定的规律和自己的爱好,这些规律和爱好不会轻易改变,特别是他们杀人的频率和杀人的方式。

  如果他们犯案的情况有了改变,极有可能跟他们个人在生活中的变动或心理上的改变有关,就比如郑寿延突然加快了杀人的速度,就是因为他发现自己患上了消渴症,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彻底无法压制自己心底杀人的欲望。”

  徐静虽然是法医,但她时常跟公安机关的人合作查案,当时她时常合作的一个部门有一个十分出色的心理犯罪专家,徐静在耳濡目染中,也多少了解了一些心理犯罪方面的知识。

  萧逸很快就理解了她的意思,“这个微笑杀手蛰伏一年后再出来,不但每次犯案间隔的时间缩短了,杀人的手法也明显有了改变。”

  “对,而且这改变不是一般的大,如果说他头两年犯的案子可以归类到奸杀案的类别,后面他犯的案子,简直就是虐杀案了。”

  萧逸不由得问:“这两种案子有什么区别?”

  在他看来,这都是杀人案,只是后者的手法更为残忍罢了。

  徐静想了想,道:“奸杀案的凶犯,犯案时通常是冲着性去的……咳,简单来说,就是他对某个女人有了欲望,因此实施了犯罪,然而大部分虐杀案的凶犯,关注的不是女子本身,而是……虐待凶犯本身,和受害者发生关系,对这类凶犯来说一般只是顺带的事情。”

  有些连环杀人案的凶犯甚至是性无能或者不屑于和自己的受害者发生关系,因为在他们心里,对受害者的折磨远比受害者本身有吸引力。

  饶是萧逸不是第一回和徐静商讨案情,先前也不是没有一起破过女子被奸污的案子,此时看她这般坦然地说起男女之间发生关系的事,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微妙,不由得清了清喉咙,道:“所以你觉得,凶犯很可能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所以有了这些改变?他发生重大变故的时间,很可能就是在他突然消失的那一年里。”

  徐静却依然觉得还有哪里不太对劲。

  只是如今,最有可能的答案确实是这个。

  她沉吟着道:“凶犯突然消失一年,也十分耐人寻味。从他后面继续出来犯案来看,他犯案的欲望并没有消退,那天禧四年那一年,他为何突然停手了?我倾向于觉得,他是因为某些事情无法犯案,也可能是那一件事,促成了他后面犯案风格的重大改变。”

  凶犯突然没有出现的原因,可太多了——生病了,有事离开了西京,他其实杀了人但官府没有发现,甚至有可能,他犯了什么案子被抓进了牢中,所以无法犯案……

  根据她目前掌握的情报,压根无法得出一个准确的推断。

  萧逸静静地看着她,见她想得入神,不由得低声道:“你若是在意,我让人把跟这个案子相关的卷宗都拿过来,你总归要等长笑下课,在那之前,可以先看看相关的卷宗。”

  徐静不由得眼眸一亮。

  她本来就烦恼等长笑期间要做什么,如今却是不用烦恼了。

  看到她这样子,萧逸不由得低低一笑,又找来一个侍从,让他把跟这个案子相关的卷宗都拿过来。

  没一会儿,方才离开的两个侍从就用托盘托着两座堆成小山的卷宗走了过来,放到了桌子上。

  这么一个大案子,相关的资料定然是不少的,徐静从中挑出了那五个受害者的尸格,便安静地看了起来。

  萧逸看了她一眼,遣人拿了一碟点心过来,便也拿起一份卷宗,打开细细看了起来。

  一时间,小小的凉亭里安静得只能听到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仆从在远处走路的声音,和一旁的池子里偶尔跃出水面的锦鲤的声音,初秋的天气干燥却舒爽,偶尔风在身上吹过,就仿佛母亲温柔的双手,穿过金灿灿的阳光轻轻抚上孩子的身体。

  徐静某一时刻,不自觉地抬头,当看到对面难得放松地靠坐在椅背上,一只手拿着卷宗,一只手轻轻摩挲着桌面上的茶盏的男人时,微微一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竟是可以无视原主记忆带给她的影响,以一种堪称平静的心态去看待这里,和面前的男人了。

  似乎感觉到了徐静的视线,萧逸突然抬头,一双深邃的黑眸静静地看着她,道:“怎么了?”

  徐静按下心底里莫名其妙的想法,摇了摇头道:“这几个受害者的尸格我看完了,确实如萧侍郎所说,后面三个受害者死亡时的惨状,不是前两个受害者能比的,只是她们身上的伤也有一定的规律,例如她们身上的烧伤、棍棒伤和徒手伤分布的位置都差不多,手指甲和脚指甲全都被剥落了,且仵作判断,凶犯是用钳子一类的工具剥落的,以及三个受害者胸口的皮肤都被人生生撕了一块下来。”

  最残忍的是,那些伤都分明是生前伤,也就是说,死者被折磨时,是有意识的。

  顿了顿,她道:“我先前还想过一个可能性,后面三个死者会不会像王五娘一样,是别的人模仿微笑杀手犯案。”

  萧逸看着她,问:“那你觉得是模仿犯案吗?”

  “不,”徐静摇了摇头,“我对比了五个受害者嘴上红线的缝合手法,它们的手法以及缝合出来的模样都差不多,凶犯显然精通针线活,针线十分细密整齐,这是很难模仿出来的。

  而精通针线活的男子本来就少见,我觉得这在以后的查案中可以作为一个突破点。”

  这也就更凸显出杀害王五娘的凶犯的模仿是多么拙劣了。

  王五娘嘴角的缝线凌乱而粗糙,一看就不是微笑杀手的手法。

  只是,除此之外,她在尸格中也暂时看不出别的线索。

  她不由得看向了其他卷宗,就在她打算拿起其他卷宗时,萧怀安兴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阿娘,阿爹!我下课啦,文夫子说我今天的字又有进步了!”

  徐静微愣,一个时辰就这样过去了,也太快了吧?

  她只能暂且压下蠢蠢欲动的心思,站起来抱住了扑过来的小不点。

  萧逸哪里看不出她的心思,又给她满上了一杯茶,仿若不经意地道:“你若想继续看,可以多留一会儿,我今天总归也没旁的事,若你有事要回去,也可以等以后有空的时候再来看。”

  徐静多少有些遗憾,只是她也知道,这些卷宗属于官府私密文件,是不可能让她带回家的,想了想,道:“我回去还有事,等我有空再过来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