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这个家有人想害她(二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167章 这个家有人想害她(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7章 这个家有人想害她(二更)

  第167章这个家有人想害她(二更)

  早有预料的徐静毫不意外,笑着道:“赵少夫人不用跟我客气,有什么事就直说罢。”

  好不容易抱上了赵少华这根大腿,徐静恨不得赵少华多欠她几个人情,毕竟她以后想在西京发展,可想而知要劳烦赵少华的事情多得是,让她多欠她人情,对她有利无害。

  赵少华轻咳一声道:“是这样的,我昨天不是帮你问了江家的人广明堂的事嘛,江二郎是江家的人,我昨天在王家的庄子外头跟我夫君说话时碰到了还没离开的江二郎,想着不问白不问,直接就问他了。”

  徐静微微扬眉。

  江二郎是江家的人,徐静早就猜到了。

  那时候,她正在赵少华的马车上等她,没想到她那时候就帮她问了。

  难怪她能那么快给她答复。

  “江二郎问我为什么问江家和广明堂的关系,我便把你朋友家的事情跟他说了,还直说了,这是你拜托我问的,谁料他似乎很感兴趣,问了我许多关于你的事情。”

  徐静微愣,就听赵少华继续道:“我以为他是经过在庄子里的事情,对你起了点好奇心,便大大夸耀了你的医术一番,谁料他听完后,竟然说,想请你去帮他阿姐看病。”

  这发展可谓峰回路转,徐静忍不住好笑道:“原来是这样,看病对我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我看赵少夫人方才的样子,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咳,毕竟这是我没经过你的同意惹出来的事嘛,不过我当时没有立刻应下他,只说要先问问你,当时我想的是等他把广明堂的事情问出来了,再一起跟你说。”

  如果真的是江家在背后指使广明堂打压天逸馆,她哪里好意思让徐静去给江家的人看病?

  幸好结果还算圆满。

  徐静点头道:“我没问题,随时可以去给江二郎的阿姐看诊。”

  赵少华霎时眼神一亮,道:“这就好,江二郎说他阿姐患的只是普通的风寒,按理来说按时吃药的话,两三天就能好了,然而他阿姐吃了几天的药,病情一点都没有好转不说,竟然还加重了,江二郎才想说请你过去看看。

  他阿姐三年前已是嫁人了,嫁的是淮阴侯世子,淮阴侯府离我家不远,明天你有空的话,早上可以来赵家找我,我带你过去。”

  太祖皇帝当初还在世的时候,为了防止萧、赵、王、江四家的势力过大,曾下过一条不成文的禁令——禁止这四家互相通婚。

  因此,大楚建国后,这四家间再没有通过婚,不过同为四大家族,互相之间还是有走动的。

  徐静笑笑道:“明天早上我有空,我吃过早膳就过来罢。”

  一边说,一边在心里琢磨,吃了几天药风寒不但没好,还严重了?莫非是大夫诊断的方向错了?还是她其实患的不是风寒?

  徐静正思索着,赵少华突然道:“江二郎还说,希望我带你去给他阿姐看病的时候,多和他阿姐说说话,他阿姐最近心情不太好。虽然他阿姐性子还算温婉和善,但我跟她其实不是很熟,就在各种宴席上见过几面,幸好不是我一个人过去,否则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心情不太好?一个人的心情会影响他的身体,就比如赵少华。

  她的病迟迟不好,也可能跟她的心情有关。

  徐静便问:“江二郎阿姐为何心情不好?”

  赵少华闻言,突然凑近徐静,道:“江二郎说,他阿姐房里最近遭了小偷,她的很多簪子都不见了,他说他阿姐是因为这个心情不好,但我看这只是其中一件事。

  淮阴侯府半年前突然来了位娇客,说是淮阴侯老夫人娘家的一个表侄女,她父母一年前出了意外去世了,她便来了西京投奔淮阴侯府,淮阴侯老夫人是信佛的,向来慈悲为怀,见她一个小娘子孤身一人,便把她收留了。

  据说那娘子姓华,长得很是貌美,又因为她的身世,格外惹人怜惜。她来到淮阴侯府的时候已是及笄了,老夫人却迟迟没有给她说亲。

  而江二郎阿姐嫁去了淮阴侯府三年,至今无所出,据说已是吃了不少药调理身子了,要不是她是赵家人,淮阴侯夫人只怕早就沉不住气,给他儿子纳妾了。”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些桃色绯闻更是向来传得比风穿过西京还快。

  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娘子对自己的夫君虎视眈眈,也难怪江二郎的阿姐心情不好了。

  徐静想了想,问:“偷她簪子的,是他们家的仆从?”

  赵少华摊了摊手道:“我也不知晓,江二郎也没有细说,不过除了江家的仆从,还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到江家主子的房间去?明天咱们过去,就能知晓了罢。”

  第二天,徐静准时来到了赵家,和赵少华一同前往淮阴侯府。

  正如赵少华所说,淮阴侯府离赵家不远,坐马车一刻钟不到就到了。

  赵少华递上自己的名牌,立刻就被人恭恭敬敬地迎了进去,她们在前院的厅堂里等了没一会儿,一个看着便十分干练的侍婢便走了过来,笑着行礼道:“奴婢见过赵少夫人,见过徐大夫,两位唤奴婢静丹便是,我们少夫人派奴婢来带赵少夫人和徐大夫进去。”

  徐静若有所思地看着静丹,这侍婢脸色红润,眉眼间却有着再明显不过的疲惫,是因为照顾他们夫人的缘故?

  静丹带着她们一路往后院走去,就在她们走到一处院子门口时,突然见到一个容貌清纯秀美,穿着一身橘黄间色及胸襦裙,仿佛雨后一块纯洁无瑕的美玉的女子端着一个托盘,在两个侍婢的陪伴下缓缓走了过来。

  静丹脚步一顿,徐静眼角余光见到她的脸色就仿佛突变的天空,陡然沉到了极致,眼里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敌意看着那个女子,道:“华娘子,你怎么过来了?”

  那女子听到她的声音,似乎被吓了一跳,一双眼眸瞪得溜圆,怯怯地道:“我……我方才去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担心夏姐姐的身体,让我给夏姐姐送碗补汤过来……”

  “放肆!”

  她话音未落,静丹就厉声道:“你哪来的脸直唤我们少夫人的名字!”

  那华娘子被喝得浑身一抖,仿佛受了惊吓的小猫一般,一双大眼睛中迅速蒙上了一层水色,结结巴巴道:“是……是我不对,但这碗补汤是老夫人让我拿给夏……少夫人的……”

  她身旁的两个侍婢显然是老夫人那边的,见到华娘子这模样,顿时皱起眉头,满怀怜惜地看了眼华娘子,看向静丹的眼中悄然带上了几分不满。

  便连赵少华也忍不住蹙了蹙眉。

  静丹却依然冷冷地看着她,道:“把补汤给奴婢罢,奴婢给少夫人端进去。”

  那华娘子连忙忍着泪把托盘给了静丹,便转身匆匆走了。

  那模样,堪称我见犹怜。

  静丹看那华娘子走远了,脸上的厉色才慢慢退下,咬了咬唇看向赵少华和徐静,道:“让赵少夫人和徐大夫见笑了,但我们少夫人最近有些胡思乱想,总说,她觉得这个家,有人想害她,然而奴婢问少夫人为什么这么想,少夫人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几天,少夫人又一直在做噩梦……

  少夫人现在的情绪不太稳定,奴婢不能让她见到华娘子,平日里,我们少夫人对华娘子也是很友善的。”

  仿佛怕赵少华和徐静误会什么,静丹忍不住加重了最后那句话的语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