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让人绝望的日录(二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150章 让人绝望的日录(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0章 让人绝望的日录(二更)

  余夫人这回沉默了许久,许久,就在周嬷嬷以为自家夫人不会开口说话的时候,余夫人低笑一声,道:“让余十回话,我不会见他们,让他跟圣杰说,照顾好君儿。

  君儿……身体里流着王家的血,跟我苦命的珍儿不同,王家人绝不可能伤害他,他这一生,都会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平安顺遂,这是我这个做娘的,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了。

  可我的珍儿……她从小跟着我,就没过几天好日子,她刚随我嫁来京城时,因为周围人的恶意,一度不愿意开口说话,也不愿意吃东西,瘦得仿佛皮包骨。

  我那时候已经后悔了,我想带着我的珍儿离开,只要我的珍儿开心快乐,要我放弃什么都可以。可是,我的珍儿是多么菩萨心肠啊,她看出了我不舍得圣杰,拉着我的衣袖说,阿娘,留下来吧,珍儿想留下来。

  那之后,她逼着自己吃东西,逼着自己开心起来,她那时候,还不到七岁啊!如果我没有执意嫁给圣杰,珍儿就不会出这种事,如果我那时候带着珍儿走了,珍儿也许早已是嫁人生子……

  这一回,我不会再退缩,我一定要找出害死了珍儿的人,为珍儿报仇雪恨!”

  看着自家夫人眉眼间浓得化不开的仇恨,周嬷嬷暗叹一声。

  他们夫人的执念,连佛祖都渡不过去,只靠郎君和小郎君,就更不可能了。

  她没再说小郎君的事,低低道:“可是,这一回虽然赵少夫人和江二郎都在,但他们都不是精通刑侦案件的人,这三天里,他们真的能找出害死五娘子的人吗?”

  余夫人疲累地闭上眼睛,喃喃道:“没关系,我自有对策,看着罢,那个人逃不掉的,就算他下到深渊地狱去,也逃不掉。”

  此时灯火通明的院子里,众人看着日录上越发缭乱的文字,眉头越蹙越紧。

  “天禧五年九月二十日,我竟然已是那么多天没记日录了,我这些天浑浑噩噩的,多希望那天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但不是,不是,就是因为我清楚知道那不是噩梦,我才那么绝望!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我为什么不干脆死了!我为什么还要活在这世上?”

  “天禧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昨晚又做噩梦了,梦里,那个人又在喊我刘珍珍,他说我低贱,说我痴心妄想,说我只是地上的一条蛆,却偏要做那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我没有!我没有!为什么这天底下好人没有好报?为什么?”

  先前,王五娘都是每天坚持记日录的,停了四天后,她记日录的间隔不但长了,后面,竟是连日期也没写。

  “我不行了,我感觉我要崩溃了……谁能来救救我?我感觉自己是这天底下最肮脏的人……如果我死了,阿娘会伤心罢?少华她们,也定是会伤心的罢……”

  “今天少华她们又来了,我没见她们,小桃说,少华很担心,在厅堂里等了我许久,我也好想见见她们,好好跟她们说说话……

  我知道母亲也很担心我,今天母亲让我和她一起去天香阁选购脂粉,我不想去,但看到母亲担心的眼神,我不忍心拒绝……但老天爷为什么要让我遇见陈曦和沈枝意!我讨厌她们!定是因为她们,那个人才知道我叫刘珍珍,才会这般羞辱我,我讨厌她们!”

  “我完了,我真的要完了,我的事情,是不是已是暴露了?特别是九嫂,她为什么天天都要来找我?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了?我甚至觉得,她看着我的眼神都带着鄙夷,我错了,我错了,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不该苟且偷生,我就该去死!”

  “我为什么还不死!”

  这本日录最后一页有文字的纸上,就简单粗暴地写了这么一句话,那句话的字迹潦草得,在场众人不仔细辨认,都认不出来。

  一众人看完,只觉得一颗心都在发颤,这后半部分,哪里是一本正常的日录,分明是一个女子陷入绝望后无助的呐喊!

  她到底遭受过什么?才让她痛苦得,就连最爱的家人和朋友都无法唤起她生的欲望。

  那个伤害了王五娘,又那般用言语羞辱她的人又是谁?!

  他们也终于明白,看着与这件事没什么关联的徐雅为什么也会被抓进来了,只因为王五娘在日录里提到了她。

  池子边的一小片空地里,一时沉寂得诡异,直到,徐静的声音响起,“刘珍珍,可是王五娘跟随母亲嫁到王家前的名字?”

  柳扶月连忙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点头道:“对,珍娘的亲生父亲姓刘,当时她的名字叫刘珍珍,嫁入王家后,她的名字就改为了王淑珍。珍娘……不太喜欢别人说起她以前的名字,不是因为她不喜欢自己的父亲,只是她心疼余夫人。

  余夫人嫁进王家后,身边的人其实一直不怎么看得起她,总在私下里说她的出身和二嫁的事,珍娘担心她原来的名字传出去的话,别人会用这个名字嘲笑她,进而嘲笑到她母亲身上。

  我们也是跟珍娘熟了后,珍娘私下里告诉我们的。”

  这也是她们不叫她的名字,叫她珍娘的原因。

  徐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忽地看向陈曦,“既然如此,为何陈娘子会知道王五娘的原名?”

  日录里可是说,那个羞辱王五娘的人之所以知道她的原名,是从陈曦那里听回来的。

  陈曦脸色一白,万万没想到这件事竟真的与她有关,连忙道:“我……我也是无意间听回来的,我知道王五娘的原名后,确实……确实故意在她面前说了几次,但那之后,她就因为跟吴三郎退婚的事一直闭门不出,我压根没机会见到她!”

  徐静却不带什么情绪地勾了勾嘴角,“陈娘子,事到如今,隐瞒对你可没什么好处。王家本就不喜余夫人和王五娘的出身,自是不会主动在外面说起她们进入王家前的事情,甚至,会帮忙遮掩。

  便连赵少夫人她们,也是在和王五娘相熟了后,王五娘主动把原名告诉她们时,她们才知道的。

  这种情况下,你要如何‘无意间’得知王五娘的原名?或者,你可愿意把你是如何‘无意间’得知王五娘原名这件事,详细与我们说一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