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徐静的推断(三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144章 徐静的推断(三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4章 徐静的推断(三更)

  徐静话音刚落,在场众人都一脸诧异不解地看着她。

  余夫人会预料到有人找过来,大家都猜到了。

  但这位徐大夫说,余夫人不怕别人找过来,又是从何说起?

  难道……难道真的像沈枝意说的,余夫人已是破罐子破摔,打着要拉着她们一起下地狱的想法?

  徐雅则在徐静开口说话那一刹那,微微睁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竟然连声音,都那么像!

  可是,那个女人不可能有这般从容淡定的气质,那个女人的眼神,也不可能那般平静坦然!

  自从那个女人从庄子上回来后,她就仿佛一条疯狗,见人就咬,她随便说上两句,就能把她点爆。

  在她眼里,她就是一个笑话,一摊不足以被她放在眼中的烂泥。

  只是,面前的女人和徐静,实在是太像了,这只是巧合,还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赵少华立刻追问徐静:“怎么说?”

  徐静:“从方才大家的描述来看,余夫人这次的行动,可以说十分谨慎周密,一看就是谋划了许久的。

  她选择今天把人抓过来,也不是随便选定的日子。今天是宋府小郎君的生辰宴,她知道在今天抓人,她想要抓的人一大半都聚集在宋家,她不用费心思打探你们的行踪,也不用把有限的人手分散到各地去,事实上,她这次的抓人行动也十分成功,至少如今,她想要抓的人似乎都抓过来了。

  这怎么看,策划这件事的人都不是个不顾一切、一心寻死的疯子,而是一个有条不紊、一点一点实现自己的目的的聪明人。”

  沈枝意不由得道:“可是……”

  徐静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们说这件事迟早会被人发现,确实如此。但诸位可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这么多官员家的女眷失踪了,便是再有能耐的人,都不可能瞒天过海,余夫人已是做得很好了。

  从她策划这件事的谨慎和周密来看,她不可能不做好别人找过来的准备。

  不知道你们可有闻到,从方才开始,周围就时不时地传来一阵浓腻的油味。”

  众人一怔。

  赵少华立刻走到了人群外,嗅了嗅,霎时,她脸色一变。

  其他人也不约而同地嗅起了周围的气息,沈枝意很快惊恐道:“真的……真的有!那是家里炒菜才会有的油味!这是怎么回事!”

  柳扶月苦笑一声,倒是还能苦中作乐,“不会是余夫人在做招待我们的饭菜罢?”

  然而,大家心知肚明,一般人家不会把厨房建在寝室旁边。

  她们在附带着寝室的房间里,还能闻到油味,只可能是,有人在她们周边,洒了很多油!

  赵少华看向徐静,咬了咬唇道:“徐大夫,莫非,余夫人要把我们烧死……”

  “不,我不是说了,余夫人的目的不是寻死,她的目的应该是,找出王五娘被害的真相。”

  徐静道:“我没猜错的话,余夫人命人在这个宅邸周围都泼了油,这是为了应对即将找过来的人。

  余夫人这边的人手,定然比不过这么多家族以及官府加起来的人手,但届时,只要她对外面的人说一句,若他们擅自闯进来,她就放一把火,把自己和里面的人都烧死,你们猜,外面的人可还敢轻举妄动?”

  众人都不自觉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自然是不敢的。

  这么多油,可想而知,只要是一点小小的火都能瞬间蔓延成燎原大火。

  即便他们提前准备好了大量灭火的水,又怎么能保证,里面的人一定不会有事?

  “用这个方法,余夫人只需要安排少量人手在宅邸各处看着,就可以安心进行宅邸里面的事情。

  而且,余夫人显然觉得只用这个法子不够,在我们被抓进来的时候,她还命令手下的人给我们喂了一颗药丸,我没猜错的话,那颗药丸,是毒药。”

  看到众人质疑的眼神,徐静淡声解释道:“我比你们醒得要早一些,他们喂我药丸的时候,我感觉到了。”

  她没有说自己没有把药丸吃下去这件事。

  越是这种时候,她们越要团结,与其他人保持一致,是团结的基础。

  “怎么会!”

  沈枝意立刻用手卡着自己的喉咙,拼命地干呕着,似乎要把肚子里的药丸呕出来。

  陈曦突然一声厉喝,“够了!别做这种配不上自己身份的事情!谁知道这女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咱们这里这么多人,就只有她看到了咱们被喂药丸?说不定,她是故意这样说的,就想看咱们笑话!”

  徐静淡淡地看了陈曦一眼。

  这女子长得浓眉大眼的,眉眼间距却很窄,看着有些刻薄。

  她和沈枝意之间,显然她是主导的那个,她这样一说,沈枝意立刻不敢再发出什么声音了。

  她说完,仿佛自我安抚般道:“我才不信这种小地方来的妇人,能把这么多世家大族和府衙玩弄在鼓掌间,瞧着吧,很快就会有人来救咱们了……”

  就在这时,大门外传来一阵锁链碰撞的声音,众人一惊,连忙看向大门的方向。

  很快,大门便被推开了,一个穿着深紫色交领窄袖袄子,一头半黑不白的头发输得整整齐齐的妇人带着两个穿着同样的粉绿色襦裙的侍婢,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道:“各位夫人娘子,请出来罢,我们夫人有请。”

  她身后的两个年轻侍婢显然没有她淡定,脸上都带着几分忐忑不安。

  几个女子见到妇人,立刻眼神一亮,赵少华更是上前一步,道:“周嬷嬷,果然是余夫人把我们抓过来的,是吗?余夫人到底想做什么?她可知道,她这样做连王家也保不住她!她现在收手还来得及,看在珍娘的份上,我会替她向各个家族求情……”

  周嬷嬷却看也没看赵少华,目视前方不带什么情绪地道:“老奴奉劝赵少夫人还是乖乖听话罢,赵少夫人是京城的娘子中,第一个对我们五娘子释放善意的人,老奴和夫人都相信,赵少夫人与五娘子的死无关,这次请赵少夫人过来,不过是想请赵少夫人协助我们一起查案。

  只要赵少夫人乖乖听话,我们夫人绝不会伤害赵少夫人。”

  赵少华被她一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身后的陈曦却是个暴脾气,闻言立刻破口大骂:“你们说赵少夫人和王五娘的死无关,难道我们就有关了?!我警告你,立刻把我们放出去,否则我阿爹和圣上是绝不会放过你的!你知道,当今圣上可是我表兄……啊!”

  周嬷嬷却突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鞭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向了陈曦,陈曦猝不及防,手臂上被甩了一条红印,霎时满脸惊恐地后退了一大步。

  周嬷嬷冷冷地看了陈曦一眼,又慢慢扫视了在场众人一圈,嗓音冷了好几度道:“各位夫人娘子,老奴奉劝你们,我们夫人是认真的,若你们不配合……”

  说着,一勾嘴角,笑意说不出的阴森可怖,“在这个宅子里,我们自是有法子让你们乖乖听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