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她是自己人(二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140章 她是自己人(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0章 她是自己人(二更)

  第140章她是自己人(二更)

  徐静作为客人,自是不能直接在主人家的房间里等的。

  赵少夫人他们离开后,赵少夫人专程留下来的侍婢玉意便把徐静带到了旁边的耳房里等候,还给她拿了些热茶和点心,似乎担心徐静干等着会无聊,赵少夫人还特意让玉意从他们书房里拿了几本杂书给徐静,让她无聊的时候可以翻着看。

  徐静看着面前什么类型都有的书,不禁好笑地扬了扬唇。

  赵少夫人是个热心肠的,虽然她只是个给她看诊的大夫,她也是拿出了真心相待的,这样的人,也难怪能无视那些世家所谓的颜面,接纳从小地方来的王五娘,并因为她的死郁郁寡欢,最终熬坏自己的身子。

  她随便挑了本游记类的书正要看,一阵脚步声突然从外头传来,徐静抬头,刚好见到走到了门口的赵景明,不禁询问地挑了挑眉。

  赵景明也没进去,就站在门口,轻咳一声道:“你……你来这里,砚辞知道吗?”

  徐静微愣,一脸莫名地看着他。

  她来这里,萧逸为什么要知晓?

  赵景明看到徐静的表情,就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但知道徐静在这里,他总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丢下她不管,又轻咳一声,道:“今天的宴席,砚辞和靖辰都会来,你若在这里待得无聊了,想去前面走走,又不想麻烦我阿姐,可以找我们。嗯……我们虽然不好带着你四处转,但派个人带着你还是可以的……”

  啧,他都在说些什么啊!

  这女子如今有主意得很,在她愿意和砚辞和好,或者愿意回归徐四娘这个身份之前,他们也不好明着替她做什么。

  徐静看着他一脸抓狂的样子,不禁弯了弯眼眸,笑了,“我知晓赵六郎是关心我,但无妨,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赵六郎自去参加宴席便是。”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赵少夫人影响了,她突然觉得这赵六郎也是挺热忱可爱的。

  只要是得到了他认可的人,他都会把他看做自己人,全心相待。

  被徐静拆穿了自己的想法,赵景明脸红了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头往一边转了转道:“反正,你记得我们都在这里,你待在这里不用不好意思,若是有人欺负你,随时来找我们。砚辞这段时间有点忙,可能会晚点到,你找我和靖辰也是一样的。”

  说完,一个转身就大步离去。

  没一会儿,外头就传来玉意讶异的声音,“赵六郎,你怎么回来了?”

  “咳,我掉了点东西在这里,回来拿一下,走了。”

  定是赵景明撞见方才在外头忙活的玉意了。

  徐静也没在意,低低一笑,便低头继续看自己的书了。

  因为有书的陪伴,徐静等待的时间也不算难熬,很快,便是一个时辰过去了,徐静也已是看完了自己手上的这本游记。

  赵少夫人的院子在宅邸的最深处,因此即便今晚宋府来了很多人,在徐静的位置,也只能隐约听到外头的吵闹声,颇有点闹中取静的味道。

  徐静放下看完的书,伸了个懒腰,拿起面前的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

  她早已是有了今晚要等上许久的心理准备,这般盛大的宴席,能在两个时辰之内结束都算是早的。

  她吃完手上的桂花糕,又喝了口热茶,擦了擦手后,便要拿起另一本游记。

  外头,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玉意一声讶异的呼声,“少夫人,你怎么回来了?”

  “徐大夫在里面吗?我有急事找徐大夫。”

  “在的,徐大夫在右边第二间耳房里。”

  徐静微愣,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就见赵少夫人匆匆走了进来,见到徐静正要行礼,连忙制止道:“不用在意这种虚礼了,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徐大夫能跟我走一趟,替一个人看诊。”

  徐静微微蹙了蹙眉。

  这么突然?

  而且看赵少夫人的模样,她显然是临时从宴席上溜出来的,不禁问:“可是来参加宴席的哪个客人生了急病?”

  赵少夫人咬了咬唇,摇头,“不是,那人不在宴席上。时间不多,徐大夫请随我走罢,我边走边与徐大夫说。”

  说完,不等徐静回应,就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徐静只是犹豫了一瞬,便跟了上去。

  很快,她就发现,赵少夫人走的方向不是宋府的前院,而分明是后门!

  联想到赵少夫人说,那个要看诊的人不在宴席上,徐静心里渐渐有了个想法,那个人莫非,连宋府也不在?

  她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只见赵少夫人径直带着她走出了后门,只有月光洒落的清幽街道上,已是停了一辆不算大的朴素马车。

  徐静想问什么,赵少夫人却已是直接上了马车,她无法,只能跟着一起上了去。

  她刚坐稳,马车便开始往前走了,徐静看了看对面明显有些焦急恍惚的赵少夫人,静默片刻,温声道:“赵少夫人现在可以与我说,要看诊的人是谁了罢?”

  赵少夫人倏然回神,一脸抱歉地看了徐静一眼,道:“徐大夫定是觉得很突然吧,我也是,我也没想到……没想到余夫人的病,竟是严重到了这等地步。”

  徐静一怔。

  余夫人?

  赵少夫人见徐静一脸困惑,解释道:“余夫人,便是王五娘的亲娘。我虽然没有与你详细说过王五娘的事,但你应该有所耳闻。王五娘是我的闺中密友,我一直唤她珍娘。半年前,她、她被人残忍杀害了……”

  赵少夫人说到这里,一双眼睛讯速地红了,但她很快打起精神,道:“知道珍娘的噩耗后,余夫人大受打击,余夫人那时候还怀着身孕,因为打击过大还早产了,幸好母子平安。只是余夫人自那之后,身体便一直不好,三个月前,她自己要求去了王家在郊外的一处庄子上休养。

  本来今天我请了她来参加我儿的生辰宴,但她因为身体原因没法过来。方才我在招待客人的时候,余夫人身旁的一个侍婢突然走了进来,与我说,余夫人的病突然恶化,眼看着、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那一天,是因为我邀请珍娘出去赏雪,珍娘才会出这样的意外,余夫人会变成今天这样,我也难咎其责,我知道带徐大夫过去也可能救不回余夫人,但我、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余夫人就这样去了……”

  徐静眉头微蹙。

  那件事对赵少夫人的影响,显然还很大。

  徐静不由得轻声道:“这件事不是赵少夫人的错,是那个杀害了王五娘的凶犯的错。赵少夫人放心,我定会尽我所能给余夫人看诊。”

  赵少夫人红着眼,点了点头,哑声道:“劳烦徐大夫了。”

  那之后,赵少夫人便没有再说话,一脸恍惚地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车走得很快,在城里时,因为城里的道路比较平坦,马车走得还算稳,出了城后,马车便颠簸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道路太颠婆,徐静突然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晕。

  自从来到了这里,她的警惕性便强了许多,在发现给自己涂了随身携带的清凉油后,她的头还是越来越晕,她立刻便察觉到了不妥之处,连忙看向对面的赵少夫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