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连四岁小童都不如(二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138章 连四岁小童都不如(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8章 连四岁小童都不如(二更)

  闲云想着自家郎君的吩咐,勉强振奋了一下精神,却还是忍不住扁了扁嘴,道:“说清楚了。”

  “萧侍郎怎么说?”

  闲云想到自己跟郎君说徐娘子要搬去周家的宅邸住的时候,郎君那一脸恍惚的神情,就浑身不得劲,暗叹一口气,道:“郎君说,徐娘子是自由的,徐娘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徐娘子是自由的……

  徐静微微一愣,万万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还能听到这样一句话。

  闲云又道:“郎君还说,徐娘子不用担心,他安排在徐娘子身边的人手都十分可靠,不管徐娘子去到哪里,他们都能护徐娘子无虞。

  若徐娘子有什么需求,还是可以随时遣人去找他。”

  “是么?”

  徐静不知什么时候,已是微微扬起了嘴角,轻声喃喃道:“他倒是比我想的还要明事理。”

  她一开始,还担心他会有什么误解呢。

  闲云传达完郎君的话,忍不住想给自家郎君说两句,一旁的秋水连忙暗暗掐了他的手臂一把,朝他使了个眼色。

  这小子愣头愣脑的,真是丝毫没有看出郎君的苦心。

  连她都看出来了,以徐娘子的性子,就不能逼着紧着,这样反而会让徐娘子反感。

  像郎君这般,给予徐娘子最大的尊重和自由,却又把她护得无微不至,保证她不会离开自己的势力范围,这样反而能一点一点软化徐娘子的心,让徐娘子彻底卸下心防。

  闲云不禁一脸莫名又苦逼地看了秋水一眼,却终是没有说什么。

  搬去周家的第一晚,也算过得平稳安然。

  周启第二天上午就启程返回安平县去了,只是,让徐静讶异的是,在周启离开前,周显回来了,周启把他拉到一边和他说了许久的话,虽然周显依然一脸桀骜不驯的模样,但也没有再跑开。

  彼时徐静正在参观周家的院子,见周显送完周启回来后,一脸失魂落魄的,微微扬眉唤了他一声,“瞧周五郎如今走路比先前稳健了不少,可是用了我的药方后,身体好一些了?”

  这熟悉的讨人厌的声音!

  周显立刻抬头,恶狠狠地瞪向了徐静,当看到了徐静的模样时,他整个人呆住了,突然,猛地往后跳了一步,一脸受到惊吓地道:“你、你是那个混账女人!”

  徐静这才想起,她是第一回在他面前摘下面纱,不由得微微一笑道:“敢情周五郎是现在才发现,这个院子里还有一个人。”

  他身旁常年跟着他的两个小厮都呆呆地看着徐静,其中那个叫羊角的小厮傻气依然,扯了扯周显的衣角道:“郎君,原来徐大夫一点也不丑,还是个大美人,这样的大美人,郎君入赘也不亏啊……”

  “闭嘴!”

  周显立刻满脸羞辱地吼了他一声,“以后不许再在老子面前说入赘这个词!再说一次,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说完,又猛地转向徐静,道:“还有你!别以为你长得还能入眼,老子就会乖乖听你的话!若不是阿兄承诺我,只要我在你身边待够一个月,往后我怎么着,他都不会再管我,老子才不会留下!”

  他此时一张脸涨得通红,龇着牙,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看在徐静眼中,却仿佛一只虚张声势的小狼狗。

  她勾了勾嘴角,淡淡地看着他道:“周五郎,你别自我感觉太好,你以为我就很想管你?若不是你阿兄诚心诚意地拜托我,我才不揽这个麻烦。

  说起来,方才你是去送周当家了吧,你方才走过来时的神情,像什么呢?啧啧,简直跟我家小长笑要离开我时的表情,一模一样,真真我见犹怜啊。”

  周显一愣,顿时整个人都要炸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女人把他比作一个四岁孩童,是在讽刺他还没断奶不成?!

  “周五郎也不必那么敏感,我不过是实话说出我的所见所感罢了。”

  徐静笑容浅淡地道:“周五郎,你其实很渴望你阿兄管你,关心你吧?你阿兄昨天跟我说,你年少的时候,家里的长辈都没时间管你,你心里其实很不平衡,有种自己被家里人冷落了的感觉罢?”

  徐静越说,周五郎的脸色便涨得越红,一双眼睛都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他的两个小厮都已是吓得远远避开了,不停地向徐静使眼色,想让徐静停下,不要再刺激这个小霸王了。

  他们郎君疯起来,是真的没有人能压制啊!

  便连他们当家都不能!

  徐静却仿佛没注意到近在眼前的危险一般,突然,讥讽一笑道:“因为想得到家里人的关注,就故意惹事、处处气人,要我说,你这些行为,连四岁小童都不如!”

  “你这混账女人!”

  周显气得额角青筋都暴起了,双拳紧握,眼看着就要失去理智,面前的女子却突然话锋一转,淡声道:“周显,我跟你非亲非故,就算你最后变成地上的一滩烂泥,也与我无关。会伤心在意的,只有那些真正关心你的人罢了。

  我不知道你是否有留意过你阿兄的状态,昨天我与他谈事情时,你阿兄频繁用手揉搓额角和两边太阳穴,这是人在承受着极度的压力和疲惫时,才会有的行为。何况,你阿兄的脸色也不算好,眼睛下的黑眼圈一目了然,跟你这越发红润的脸色相比,当真讽刺。”

  周显一愣,有些愕然地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说出这种话。

  徐静嘲讽一笑,道:“周显,你别以为这天底下只有你一个人在承受着痛苦,事实上,在我看来,你这些所谓的痛苦都不过是无病呻吟,也就是你家里人愿意宠着你,惯着你,才没有强行把你打醒。

  天逸馆这些年是什么样子的,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你阿兄当年临危受命,在敌人毫无底线的打压中好不容易保下了天逸馆,保住了你们一家子的荣华富贵,你以为这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么?这三年多来,你阿兄一方面要管着偌大的家族产业,肩上背负着一刻也不敢忘的血海深仇,一边还要管着你的事,我作为一个外人,都同情你阿兄。”

  “闭嘴!即便如此,这也与你无关!”

  一直没说话的周显终于从牙缝间挤出了一句话。

  徐静耸了耸肩,“这自然与我无关,但我刚和你阿兄敲定了合作,可不希望我的合作伙伴年纪轻轻就熬坏身体。反正,天逸馆是你们周家的,周启是你阿兄,要选择怎么做的人是你。我只有一句忠告——是时候长大了,周显,你阿兄也许一直在等着你追上他,和他一起分担他身上的担子。”

  周显脸色一僵,有些怔然迷茫地看着徐静。

  徐静却没再说什么,朝他淡淡一笑,便离开了。

  好吧,这厮也不算无药可救。

  至少,她说的话,他还是能听进去的。

  接下来几天,徐静虽然住在周家,却几乎见不到周显,好几次远远见到了他,他都仿佛耗子见了猫一样,拉下一张脸躲开了。

  徐静也不在意,悠闲自得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她可不是什么闲人,忙得几乎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时间陪了,又哪有时间去管他。

  时间飞速流逝,很快,就到了宋家举办生辰宴的日子。

  本来今天想冲三更,还是失败了555,明天再努力一下【握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