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果然还是喝多了(一更)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132章 果然还是喝多了(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2章 果然还是喝多了(一更)

  徐静一脸恍然。

  对啊,不过是假的复婚,确实没什么好在意的。

  就在这时,闲云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看到自家郎君和徐娘子这般“和谐温馨”的相处场面,激动得姨夫笑都出来了,要不是徐娘子很快就发现了他的的存在,他都不想走过去。

  他磨磨蹭蹭地挪到了徐娘子面前,行了个礼道:“徐娘子,房间已是收拾好了,你是要再喝一会儿茶,还是现在就过去?”

  徐静立刻放下手中的茶盏,道:“现在就过去罢。”

  闲云顿时后悔自己没编个理由,例如说房间里的床塌了,地板陷了什么的,好让徐娘子和郎君多待一会儿,暗叹一口气,道:“小人这就带你过去。”

  直到徐静和闲云离开了许久,萧逸才缓缓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轻叹一口气。

  果然还是喝多了,他方才都在说些什么啊?

  第二天,徐静醒来的时候,萧逸早已是去上早朝了。

  古代官员上早朝的时间,比去市场赶集的人都早,天还没亮就要起床,还要在宫门外排队等上老半天,听着都磨人。

  知道这男人不在家,徐静多少松了口气,用完了早膳,便带着萧怀安离开了。

  陈虎和程显白自是奇怪徐静昨晚怎么不在家,若不是家里留下来的侍卫保证徐静很安全,他们只怕就要冲去西京府衙报案了。

  徐静也没怎么解释,只简单地说她昨晚去拜访一个在西京的朋友了,陈虎和程显白对望了一眼,知道徐静不愿意多说,也没有追问。

  徐娘子在他们心里一直是十分神秘的,徐娘子来到安平县之前的事情,他们几乎一无所知,只知道她是因为家中变故流落到安平县,但谁没有点不愿意述说的过去呢?只要徐娘子平安回来就行了。

  程显白很快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说起了正事,“徐娘子,昨天你让我打听的事情,我打听到了,天逸馆的周当家这段时间,果然在西京!”

  徐静嘴角一勾道:“果然如此。”

  先前查郑寿延的案子时,她就知道天逸馆的周当家一直想重现天逸馆当年的辉煌,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西京的分号重新开起来,为此,他几乎每个月都会跑一趟西京查看情况。

  广明堂的林家之所以能这么肆无忌惮地打压他们,就是欺负他们根基浅,实力太弱。

  自身实力不够的时候,最好最有效的方法便是——拉拢一个强而有力的盟友!

  只是,合作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这盟友的选择,自然也不能随意。

  首先要保证这个盟友是个可靠有道义,在关键时刻不会转身反插你一刀的。徐静在安平县时,就曾让程显白打听过那三个大医馆的行事作风,以及他们的合作伙伴对他们的评价,得出来的结论是——天逸馆的周家是安平县几个开医馆的家族中,最讲江湖道义和医者品行的,跟他们合作过的人,即便不至于对他们赞不绝口,也几乎不会说他们的坏话。

  其次就是,合作伙伴不能找比他们强大太多,或者对他们毫无需求的。

  合作的前提,是几方势力都有单靠自己的能力无法完成的事情,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在这样的前提上,才能形成稳固、可靠的合作关系。一味地吸血或者扶持,那不叫合作,那叫扶贫,地位上是不对等的。

  这时候,自身实力在几年前曾经被狠狠削弱,如今一门心思重现当年辉煌的天逸馆,毫无疑问是他们最好的合作对象。

  徐静当即拍板道:“待会我写封拜帖,麻烦你想办法送到周当家的手上。”

  程显白却是有些犹豫,“徐娘子,你觉得周家真的会愿意和我们合作吗?就算天逸馆的实力和规模比几年前差了许多,也是我们杏林堂拍马都赶不上的。”

  “放心,他们会愿意的,就算他们不愿意,我也有办法让他们愿意。”

  徐静扬了扬眉,道:“何况,周当家先前向我释放过善意,我觉得,他也曾经有过来找我们的想法,不管他想做什么,面对面聊聊就知道了。”

  周家在西京是有自己的宅邸的,程显白要把帖子送过去不是一件难事,只是,让他讶异的是,他刚把帖子呈上去,周家在西京的管家就亲自出来,以上宾之礼接待他。

  一直到下午太阳快落山时,程显白才回来了,他快步走到徐静面前,一脸佩服地道:“徐娘子,又被你猜中了!你猜怎么着,我刚把拜帖递上去,周家的管事就立刻出来把我留下了,还匆匆派人去把周当家请了回来,周当家见到只有我一个人时,似乎有些失望,但当家不愧是当家,那气度,那处事风格简直让人挑不出错来!

  他邀请我们明天中午去西京的望月楼用午膳,还特意说了,希望徐娘子能赏脸亲自过来。”

  在聊天过程中,程显白还讶异地发现,周当家连他们来西京是干什么的都知道!那可是和他们杏林堂来往密切的人才知道的!说他没有密切关注着他们杏林堂的动向都没人信!

  只怕就如徐娘子所说,这周当家老早就有来找他们的打算了。

  只是,程显白依然想不明白,周家盯上他们这小小的杏林堂所为何事?徐娘子虽然很厉害,但按理来说,天逸馆也不缺厉害的大夫啊!

  他把自己的疑惑和徐静说了,徐静只是微微一眯眸,笑道:“急什么?明天不就知道了?”

  西京有名的酒楼数不胜数,望月楼就是其中一家以做江南菜闻名的酒楼,向来接待的都是一些达官显贵。

  徐静几人第二天准时去了望月楼,周启已是开好包厢等他们了,店里的伙计把他们带到包厢里后,徐静才发现,周启不是一个人来的,同行的竟然还有一个看起来甚是眼熟的人——当初来杏林堂闹过事的周家五郎,周显!

  却见他一身张扬的宝蓝色锦衣,一脸桀骜不驯地坐在温文儒雅的周启旁边,一张脸臭得不行,活像这里的每个人都欠了他十万两银子一般,头十分幼稚地撇到了一边去,浑身写满了不爽两个大字。

  一看就是被周启强行拖过来的。

  徐静嘴角微抽,周显的出现是她完全没料到的,也想不出,周启让他过来的原因是什么。

  程显白也默了默,两边的拳头已是悄然握紧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看到这样的死小孩,他就想一拳一个。

  听到开门的声音,周显终于移动了一下他尊贵的头颅,当看到走了进来的徐静,他眼眸一下子瞪大,猛地站了起来道:“啊!你不是杏林堂那个混账女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