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哪里来的妖魔鬼怪_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笔趣阁 >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 第11章 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第11章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死一般沉寂的牢房里突然冒出这般诡异的声音,春阳和春香都吓了一跳,猛地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他们左边的牢房里,一个头发凌乱、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正靠坐在墙边,身上的衣服已是脏污得看不清原来的颜色了。

  他一双疯狂阴翳的眼睛透过乱七八糟的头发和胡子紧紧盯着她们,嗓音沙哑干瘪,“小娘子,方才押你们过来的衙役说,你杀了虎头村那个彭十,可是真的?”

  春阳和春香下意识要挡在徐静面前,徐静摆了摆手,平静地回望那个男人,“彭十确实死了,但不是我杀的。”

  方才那几个衙役押她们过来时,一路都在高声谈论她们这个案子,大牢里的其他人会知道不奇怪。

  但这个男人,明显认识彭十。

  徐静话音未落,就见那个男人的眼睛诡异地一亮,喃喃道:“死了……真的死了……哈哈哈!死了!这恶贼流氓终于死了!死了!”

  见男人突然仰头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春阳和春香都不自觉地一抖,徐静眉头微蹙,淡声道:“你跟彭十有仇?”

  “有仇?我跟他当然有仇!天大的仇!”

  男人的笑声戛然而止,浑身发抖,眼神疯狂地道:“我女儿,我疼爱了十五年明年就要出嫁的女儿,就因为被那畜生看上,被强掳进了彭家,之后便下落不明!

  我跪在地上求那畜生把女儿还给我,那畜生竟然说从没见过我女儿!

  我没办法,只能乔装打扮进入彭家,但我找遍了整个彭家,都没见到我女儿一片衣角!我问彭家的人,他们不是说没见过我女儿,就是支支吾吾不肯说,还警告我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可惜我很快就被发现了,被那畜生遣人打了一顿丢了出去,还折了一条腿!

  我很肯定我女儿就是在彭家失踪的!我去县衙报案,谁知道我们的青天大老爷,哈哈哈,百姓父母官孙县令竟然说,我女儿定是不安分与人私奔了,还说我诬陷良民,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打了一顿,丢进了牢里!

  我女儿最是乖巧本分,怎么可能做出与人私奔这种事!而且……而且,彭家人是当着我的面把我女儿掳走的!是我亲眼看着他们带走了我女儿!!”

  男人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是嘶吼出来的,整个人就像一只狂暴的野兽。

  春阳和春香已是不自觉地退后了好几步,徐静却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嘴角微抿地看着他。

  “是我没本事,保护不了我的鸢儿,是我没本事,是我没本事啊!”

  忽然,男人猛地趴伏在地上,额头拼命磕着地面,一边磕一边低吼道:“是阿爹没本事,是阿爹没本事,鸢儿,你原谅阿爹,原谅阿爹……”

  “娘……娘子……”

  春阳和春香看得目瞪口呆,头一次见到这般自残的人。

  难怪方才她们看到这男人额前的头发都糊在了一起,比别的地方颜色要深,只怕他这样自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如果没有他额前那些头发,他的额头定然惨不忍睹。

  徐静轻叹一口气道:“这人,已经疯了。”

  显而易见,他的女儿也是彭十的受害者。

  春阳猛地握紧拳头,咬牙道:“那彭十,真是猪狗不如!”

  她无法想象,要是娘子没有振作起来,要是彭十没有遇害,她们的处境会如何。

  只怕不会比现在好多少。

  春香许是也想到了这一点,沉默着没说话,主仆三人挤在一起坐在草堆上,好半天,春香突然吸了吸鼻子,道:“娘子,我们是不是真的要死了?我们昨天好不容易吃上肉了,奴婢……奴婢昨晚做梦都在想着下一顿会吃什么肉呢,也不知道我们临死之前还能不能尝尝肉味……”

  便是在这样的处境下,春阳也忍不住被她逗笑了,翻了个白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个!”

  徐静也忍不住好笑地看向她。

  突然,牢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主仆三人立刻坐直身子,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脚步声一直没停,很快,就有一个方脸高瘦的衙役出现在她们的视线里。

  那个衙役显然是冲着她们来的,径直停在她们的牢房前,掏出钥匙打开牢房的门,冷声道:“罪人徐氏,孙县令要亲自审问你,出来!”

  春阳一惊,连忙站了起来,“这位官爷,我们娘子真的没有杀人!你要带人去审问,就带我罢,我们娘子身娇肉贵,受不得这些折磨!”

  春香也急忙站了起来,“带我吧!我肉多皮也糙,肯定要比娘子和春阳好审问!官爷,带我吧!”

  衙役却鄙夷地扫了她们一眼,依然直直地看着徐静,“孙县令只让徐氏一个人过去!徐氏,还不出来?是要我进去押你出来?!”

  徐静缓缓站了起来,眼神微冷,突然,低低地笑了,“方才在公堂上,孙县令没有问过我一句话,就直接定了我的罪,如今却又要单独提审我。

  只怕不是提审,是要逼我认罪,甚至,斩草除根吧?”

  衙役一愣,脸倏然一白。

  这女人怎么知道的!

  而且,她也太淡定了吧!这还是个女人吗?

  他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休得胡言!我们县令向来秉公办事!立刻给我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徐静却仿佛没听到他的威胁,自言自语般道:“要怎么做才能最快、最完美地完结这个案子呢?如果是我的话,仅仅逼嫌犯认罪还是太冒险了,不如……直接让嫌犯畏罪自杀,毕竟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牢固的,你是说吗?”

  衙役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牢房里的女人。

  这女人竟然连这点都猜到了!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只是,即便她是深渊地府来的,今天也必须死,否则,死的人就是他了!

  他猛地一拍牢房的木栏杆,发出“啪”的一声巨响,厉喝道:“你再废话一句试试!我不介意就在这里给你们一些颜色看看!”

  徐静冷冷地一扯嘴角,慢条斯理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会叫的狗向来只是虚张声势,可不敢咬人。

  你不敢动我,至少,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我。”

  他们可是要做出她畏罪自杀这个假象的,怎么可能给别人落下把柄。

  若是当着别人的面打了她们,事后被人说起,难保会落下一个屈打成招的说法。

  衙役的脸色一下子青了,满脸吞了苍蝇一般的憋屈。

  这混蛋女人!说谁是狗呢!

  不过,他确实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动她,但等到了无人之处,就另说了!

  徐静凉凉地看了他一会儿,终是抬腿慢慢往牢房外走去。

  春阳一把扯住徐静的袖子,拼命摇头,“娘子,不可以……”

  他要单独带走娘子已是让她们很惶恐了,方才娘子的话更是让她们心惊。

  她有预感,娘子若是跟他走了,定然凶多吉少。

  徐静却只是把自己的袖子抽了出来,淡淡道:“这没有我们拒绝的余地,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他们不敢当着别人的面动她们,但把她强行押走还是可以的。

  这一趟,她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就是不知道那人能不能赶上了。

  徐静眼中快速地掠过一抹阴寒。

  就算他赶不上,她便是使出极端的法子,也必须自保!

  感谢桃桃的打赏和月票,破费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