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平妻?_穿越之恶毒女配
笔趣阁 > 穿越之恶毒女配 > 第九十九章 平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九章 平妻?

  林月儿也随着舒言他们一起回去了,看着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的舒言,再看看坐在床边守着舒言的周碗,林月儿顿时觉得屋子里的空气是那么的稀薄,竟有些透不气来,林月儿转身走出房间,深深地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竟感觉毫无作用。原来自己已经中了一种名叫“舒言”的毒,究竟是何时开始的呢?林月儿看着湛蓝色的天空陷入沉思。

  陶然拿着刚配好的药,走到舒言门前便看见林月儿望着天空愣愣的出神,陶然皱了皱眉不解的看了看林月儿,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嘴唇蠕动了两下,终是叹息一声推门而入。

  “陶公子,药配好了?”周碗满怀希冀的问道。

  “只能暂时压制住尸毒的蔓延,在下却是配不出解药。”陶然歉意道,想自己被称为“当世神医”,如今却对这尸毒毫无办法,陶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夫君他还能支撑多久?”周碗凄然的问道。

  “若今天之内得不到解药,恐怕就会变成如孟田氏一样的母尸。”陶然无奈的说道,要让一位神医亲口承认自己救治不了病人,简直如杀了他一般,所以陶然此时也是难过不已。

  周碗顿时眼前黑了黑,看着舒言痛哭道:“夫君,你可是在给我置气,气我对你的妾室不好?对不起,只要你醒过来,你要纳多少妾室都行,我都不管了,还有那林姑娘,你不是很喜欢她吗?只要你醒过来,哪怕你要娶她做平妻也行。夫君,你醒过来好不好。”

  陶然不忍道:“舒夫人,可否去屋外等候,在下要给舒公子治疗了,其他人不得在场。”

  “好。”周碗又看了看舒言点头道:“请陶公子一定要尽力。”

  “在下会的。”陶然应道。

  得了陶然的保证,周碗再次深深地看了舒言一眼便转身走了出去。

  出门便看见林月儿望天沉思,周碗苦笑一声。不过与自己一样也是深受感情困扰的女子,自己何苦一直为难她,况且自己刚刚还在舒言那里应下了要提他将林月儿娶为平妻。

  “林姑娘。”周碗轻声唤道。

  林月儿回过神便看见周碗担忧的望着自己,一脸的决绝之色。这是怎么了。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事一样。“有事?”

  周碗愣了愣道:“你怎么不问问夫君如何了,这不像你。”

  林月儿看了周碗一眼反问道:“今天怎么没有挑我刺,这也不像你啊?”

  “我已经答应了夫君,只要他能醒过来,便让他娶你为平妻。”周碗幽幽的说道。

  林月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周碗道:“你没吃错药吧。还是你压根就是别人易容的?”

  周碗滞了滞无奈道:“我没事。”难道是自己之前对她太苛刻了?所以她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我看的出来,你是真的喜欢我夫君,而他也……”周婉顿了顿说道:“以前我一直以为爱一个人就是要紧紧地抓住他,可是现在才明白原来我最想要的就是他发自内心的笑容。”

  林月儿愣了愣幽幽的说道:“这世上抓不紧的只有不爱你的人。”

  周婉瞬间惨白了脸色,喃喃道:“是啊,他已经不爱我了。”

  “你说什么?”林月儿疑惑道。

  “没什么。”周婉神色躲闪道:“如果夫君真的能醒过来,我一定让夫君迎娶你,并且再也不会为难你。”

  林月儿心里冷笑道,周婉我林月儿想要的东西,自己会去争取。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林月儿突然想到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深爱自己丈夫的女人同意与另一人分享丈夫?一种是不这样做就无法保全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另一种就是一个即将失去丈夫的女人绝望的安慰。舒言平常对周婉也颇为尊重,显然第一条是不成立的,依现在的情况看,第二条的可能性最大,而且之前的斗篷人不是也说了吗,舒言中了尸毒,很快就要……,想必她也是要求一个安心吧,她在气自己无能救不了他,所以就想用这种方法补偿舒言。

  林月儿看了看痛不欲生的周婉。如果舒言现在好好的,她说不定还在与舒言置气,与他的那些妾室们争风吃醋吧。

  “还有多长时间?”林月儿淡淡道。

  “什么?”周婉一愣。

  “就是……舒言还有多长的时间?”

  周婉闭了闭眼,任由泪水划过脸庞。打花她的妆容,凄然道:“一天,一天之内如果找不到真正的解药,他就会……”

  “一天么?”林月儿愣愣道。难道真的要去找那个斗篷人?

  只听“吱呀”一声,陶然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周婉立即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陶然摇摇头。

  周婉身体晃了晃避过陶然向屋内走去。林月儿也跟着走了进去。

  原来她喜欢的是舒公子,陶然愣愣的看了看林月儿,随即转身离开了。

  林月儿进了屋只见舒言正沉沉的昏睡着,脸色变得苍白不已,再看周婉哭的伤心,林月儿也没上前去,只远远的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去了,而此时正伤心的周婉丝毫没有注意道林月儿的一番动作。

  林月儿离开舒言的房间后便径直向外走去,途中正巧遇见陶然,便拦下他问道:“舒言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陶然神色不明道:“你喜欢他?”

  “没错。”林月儿烦躁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情况很不好。”陶然实话实说道。

  果然,林月儿暗叹一口气,看来自己真的要去会会那斗篷人了。

  “你要去哪里?”陶然拦住准备往外走的林月儿。

  “散心。”林月儿淡淡道。

  “你不去看看舒公子吗?他已经时日无多了。”陶然好心劝道。

  “世人皆说陶大公子,神色清冷,对谁都不假辞色,如今为何却对小女子如此不同?”林月儿讽刺道:“莫非你有什么目的?”

  陶然本事好心劝她,却无端遭了嘲讽,顿时脸色难看的甩袖离去。

  唐娆和上官瑾本来与舒言他们同时回来的,走到半路却听陶然说道,这山上有一味草药可以压制舒言的毒性,希望上官公子与唐姑娘可以尽快将其采摘回来。

  唐娆愣了愣便知这是陶大神医赶人的方法,与上官瑾相视一眼便非常识趣的上山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陶然说的草药采到手,与上官瑾一起往回走时,却正好遇见往林子里走的林月儿。

  唐娆随口问了一句:“你要去哪里?”

  林月儿头也不回的说了句:“散心。”(未完待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