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受伤的上官瑾_穿越之恶毒女配
笔趣阁 > 穿越之恶毒女配 > 第五十五章 受伤的上官瑾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五章 受伤的上官瑾

  感谢三清老祖,差点就破相了。唐娆狠狠的揉了把脸,压了压快跳到嗓子眼的心脏,缓缓地绕的人形物的另一侧。

  居然脸先着地了!唐娆同情的看了人形物一眼。

  蹲下身,慢慢的将人形物翻过身,嗬!一脸血!

  待看清人形物的样貌时,唐娆顿时有些心虚。

  只见此人面容俊朗,白衣华冠。哦,不对,应该是满脸血污,头上也破了块伤,仔细检查之后,发现是重击所致,雪白的衣衫上也染满了鲜血。

  想起之前在透明的墙前坑了上官瑾一把的唐娆:“……”

  他居然撞到这么狠,现在后悔还来的急吗?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就在唐娆暗自忏悔时,只听“吱呀”一声门被人推开了。

  ——————————————————————————————

  林月儿一大早就醒了,想起昨晚唐娆那满身的伤,有些放心不下。于是,林月儿只简单的洗漱了下,就直奔唐娆的房间而来。

  路过舒言的房间,林月儿顿了顿继续向前走去。

  一路上,林月儿想到了唐娆的伤可能好一些了,想到唐娆甚至有可能已经醒了。

  但当林月儿推开唐娆的房门看见蹲在地上了唐娆时,嗯,果然已经醒了。再看见一脸血躺在地上的上官瑾时“啊~~~~~~~”一声惊叫脱口而出。

  唐娆想阻止都来不及,只能看着我们高贵美丽的女主大人放声尖叫。

  一眨眼间,舒言已经穿戴整齐的出现在唐娆的房门外,同时还有一两个下人出现在这里。

  只见舒言看了屋中的情况,顿时朝手下吩咐道:“快去请大夫。”随后一脸担忧的走进屋中替上官瑾细细把脉。

  看着一脸认真的舒言,唐娆担忧道:“他怎么样了?”

  舒言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看着上官瑾头部已经凝结的血痂抽抽嘴角道:“只是受到重击,暂时昏迷。”

  “哦。”唐娆长舒一口气将心放到肚子里去,若真是撞出个什么好歹,自己可赔不起。

  “姑娘,何时发现上官兄的?”舒言疑惑道。究竟是何人将他伤的如此重?

  “刚发现不久。”唐娆幽幽道。

  “哦?是在何处发现的?”舒言继续询问道。

  “从上面掉下来的。”唐娆指着房梁无语道。

  舒言:“……”贼人好厉害的手法,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江湖中何时出现了能在众人中伤上官瑾与无形中的高手?自己居然一点不知。

  林月儿:“……”古有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今有房梁上掉下一个花花公子?虽然是脸先着地的,但还是佩服!

  上官瑾:“……”房梁上真是一点也不安全,下次可要找个安全的地方。

  绿毛:“……”原来主人是个采花大盗,可惜脑子不好使,把自己坑的死死的,绿毛同情的看了一眼上官瑾,随即又去为自己暗无天日的未来忧伤去了。

  “唐姑娘,你现在感觉如何了?”林月儿走上前去关心道。

  “好多了,你是?”唐娆假装疑惑道。

  “我是林月儿,之前负责照顾你。”

  “原来是林姑娘,多谢。”唐娆想站起来,向林月儿郑重道谢。可谁知,蹲的时间有点长,脚麻了,起到一半,脚使不上力,狠狠的向地面倒去。

  糟了,要摔了。唐娆心道。

  小心!这是林月儿。

  一把接住唐娆的舒言,温和道:“姑娘请小心。”

  避免了与地板接触的唐娆松了口气,感激道:“多谢公子。”随即慢慢的站了起来。

  林月儿看着这和谐的一幕感觉有些刺眼,酸酸道:“舒言,男女授受不亲,再说了这位唐姑娘可是那花花公子的未婚妻。”

  舒言顿时有些尴尬道:“是在下唐突了。”

  女主这是吃醋了?唐娆赶紧安抚道:“若非公子,小女子只怕要出个大丑了,该是向公子道谢才是。”

  上官瑾:“……”看着这男俊女俏的一幕,突然感觉心里有些堵怎么破?

  这边舒言与唐娆相互客气,那便林月儿受不了道:“我们是不是先把那花花公子送回房间再说。”

  唐娆顿时尴尬道:“还请舒公子再施援手。”

  舒言也有些尴尬,立即吩咐下人将上官瑾送回房间。

  终于想起来被安置的上官瑾:“……”

  唐娆也跟着来到了上官瑾的房间,见有人端着清水和伤药进来,唐娆主动接过不容拒绝道:“我来吧。”

  那人只道了一声“当心”把水盆和伤药放到床边便退下了。

  看着躺在床上猪头一样的上官瑾林月儿不由心虚道,我帮你上药,咱俩就算扯平了。

  取过干净的毛巾,细细擦净上官瑾脸上的血迹血痂,再轻轻的涂上极品伤药,本是很简单的事情,偏唐娆手腕还没好,一番动作坐下来已是大汗淋漓,只觉的双手抖得连毛巾竟也快要拿不住。

  直看得上官瑾心疼不已。

  屋外,林月儿与舒言对立而视,林月儿试探道:“如果之前是我被劫走了,你会像上官瑾一样去救我吗?”

  “当然。”

  林月儿顿时满心欢喜,紧接着又听舒言道:“即便是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在下都会全力以救。”

  林月儿的一颗少女心顿时碎的如饺子馅一样。只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唐姑娘手还受着伤,也不知道能不能忙的过来,我去看看。”说罢逃也似的跑进了上官瑾的房间,把唐娆吓了一大跳,差点把毛巾扔掉。

  唐娆奇怪道:“发生了何事?林姑娘为何如此匆忙?”

  不愿再人前示弱的林月儿低声道:“没事,我就来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唐娆一看便知,林月儿和舒言之间出问题了,也没多问,指着水盆感激道:“林姑娘来的正好,小妹正愁如何将这水倒掉呢。”

  林月儿看着那盆血水,什么也没说,端着便出去了。

  不一会大夫来看过之后,只说病人只是暂时昏迷,并嘱咐道,伤口不要沾水,要悉心照料,病人过两天便会醒来,说罢便提着药箱走了。本来大夫打算开药的,但见过唐娆用的极品创伤药,便直接提上药箱走人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