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自卫_穿越之恶毒女配
笔趣阁 > 穿越之恶毒女配 > 第二十八章 自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八章 自卫

  中午时分,车夫阿晨驾着马车驶入了一个叫秋阳城的城镇,车夫阿晨是在唐娆他们早上准备出发时回来的,时间把握的就好像一直在等着众人出发一样。

  马车经过城门口直接驶向“仁价客栈”,原来之前阿晨一早进城便打点好了一切。

  众人下车后只在客栈简单的吃了些午饭,便都回房休息去了。唐娆进的房间才有时间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自己现在对南宫惊雪比之前更加的亲近了,尤其是在南宫惊雪面前,根本产生不了*一丁点想和他作对的念头,而在自己独处时又能慢慢的清醒过来。心里担忧的同时不由也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倘若自己无法保持清醒岂不是要步了原主的后尘。

  今日见南宫惊雪面色有异,对自己好像也少了些许的厌烦,不如自己此时去探探南宫惊雪的情况,也好抓住离开的最佳时机,于是唐娆换了身简便的衣衫便向南宫惊雪的房间走去。

  “叩,叩,哥,你在吗?我是娆儿。”唐娆行至南宫惊雪的房门前,轻叩房门道。

  “吱呀”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南宫惊雪定定的看着唐娆道:“何事?”

  “哥,你今天真的很不对劲,是有什么心事吗?”

  心事?不就是因为你嘛。南宫惊雪复杂的看着唐娆。

  “哥,哥。”看着南宫惊雪盯着自己出神,唐娆不由担忧道:“哥,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从来不这样的。”

  “无事,娆儿也累了,快去休息一下吧。”南宫惊雪说完便想关上房门。

  唐娆立即双手抵住房门道:“哥,你瞒不过我的,我感觉到了你心里的焦急与犹豫,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听了唐娆的话,南宫惊雪立马冷冷的看着唐娆,居然能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变化,看来这丫头的身上确实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哥,我不能知道吗?”看着南宫惊雪冰冷的眼神,唐娆不禁有些失落,但还是鼓足勇气道:“没关系,只要哥哥你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娆儿都会支持你,陪着你,只要,只要……”只要你不要令自己失望,唐娆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娆儿,”看着缓缓离开的唐娆,南宫惊雪不由出声喊道:“进来吧,哥哥有事问你。”

  “好。”唐娆愣了愣随即惊喜道。

  南宫惊雪引着唐娆做到椅子上,道:“昨日赶得有些急,娆儿可曾累到?”

  提起昨天,唐娆不由抱怨道:“怎么不累,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被颠散了。”

  南宫惊雪歉意道:“昨日是哥哥心急了,忘了娆儿不懂武功,经不起这舟车劳顿。”

  唐娆笑了笑道:“没事,反正我现在已经全好了,一点也不觉得疲累。”

  “虽是如此,但还是让哥哥看看吧,还有大半个月的路程要走,可千万别留下什么毛病。”南宫惊雪担忧道。

  “哦,好。”唐娆立即应道,随即伸出右手放到桌上。

  南宫惊雪执起唐娆的手腕,试探性的输入些许内力。唐娆却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那片莲池上,天空中又出现了一团雾蒙蒙的灰色气体,只会颜色比昨晚的要淡许多,莲花们又集体散发出了厌恶的气息。而这次居然不用自己想着攻击,池面已快速升起一个巨浪,瞬间将雾气集散。而南宫惊雪只觉得自己的内力刚一进入唐娆的体内便又被狠狠地弹了回来,好高深的内力,之前自己查看她的脉象时并未受到任何阻拦,这说明她的内力的确是最近突然出现的。

  原来浪头只是莲花们的自卫行为,待莲花们感觉到不喜或厌恶的气息便会给予狠狠的反击,怪不得昨晚自己与那池面沟通了大半夜都未得到回应,原来是因为控制它的莲花们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唐娆顿时明了。

  唐娆回过神来便见南宫惊雪满脸严肃的望着自己,莫非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唐娆不由担心的问道:“哥,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娆儿的内力究竟是如何出现的?南宫惊雪只顾思考唐娆内力的来因,并未听见唐娆的问话,这使得唐娆以为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顿时伤心道:“哥,那我还能活多久?”

  南宫惊雪的面色越来越难看,难道娆儿的内力果真如父亲所说是血脉所带?这让自己情何以堪?自己苦练十几年居然远远比不过她的一朝觉醒,呵!真是讽刺!

  看着南宫惊雪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唐娆不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难道我真的快死了吗?呜呜呜,我不要啊!”

  沉思中的南宫惊雪被唐娆的哭声打断,回过神来见唐娆哭的正伤心,不由疑惑道:“娆儿,你怎地哭了?”

  “我都快死了,当然难过了。”唐娆哭诉道。

  南宫惊雪顿时更加疑惑:“谁说你快死了?”

  “不就是你吗?”唐娆指着南宫惊雪哭道。

  “我何事说过?”南宫惊雪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疼。

  “你把了我的脉却一脸的严肃,问你你也不说话,这不就是说明我快死了吗?”唐娆此时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南宫惊雪顿时哭笑不得道:“哥哥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还有你的身体很好,并未出什么毛病。”

  “真的?”

  “千真万确!”

  “没哄我?”

  “自然没有!”

  “那我刚刚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话,吓死我了。”得知此事是个大乌龙时,唐娆羞怒道。

  “娆儿,你可曾修习过内力?”南宫惊雪问道。

  “我哪里修习过什么内力啊。我整天都在淑宛苑待着,你又不是不知道?”

  “刚刚哥哥给你把脉时,你可曾感觉到什么异常?”南宫惊雪追问道。

  “异常?没有啊。哥,你怎么这么问?难道……”唐娆疑惑道。

  “没有。只是哥哥刚才替你把脉时,感觉到你体内拥有深厚的内力,娆儿真的不知道么?”

  “哥,你是说,我有内力?”唐娆不敢置信道。

  “确实有。”

  “那我可以学习轻功吗?就是像武林高手飞来飞去一样。”唐娆双眼发亮的看着南宫惊雪道。

  南宫惊雪想了想道:“娆儿,让哥哥保护你不好吗?学习轻功是很苦的。”

  “哥,你纵是武功再好,也不能时时的跟着我,若是我学会了轻功关键时刻说不准,我还能帮你呢。”

  看着一脸坚定的唐娆,南宫惊雪无奈道:“那娆儿先回去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哥哥明日便教你轻功,只是你可不要叫苦啊!”

  “哥哥,你就看好吧,我绝对不会的。”唐娆坚定道。

  “如此甚好,那你先回去休息吧。”

  “好的,哥哥回见!”

  看着兴高采烈的离去的唐娆,南宫惊雪心道,就算让你学会轻功又怎样,一样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