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邋遢鬼_穿越之恶毒女配
笔趣阁 > 穿越之恶毒女配 > 第二百五十章 邋遢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五十章 邋遢鬼

  “接下来我们先去哪里?”唐娆看着上官瑾重新挑选出来的马匹问道。

  上官瑾展开手里的江湖地图分析道:“现如今只剩下北域极寒绝地和西域死亡峡谷,北域极寒绝地只有仙勇蜂和玉兰烟容,而西域死亡峡谷据说是一片死地,就如南域荒山一样,但是为夫总觉得这死亡峡谷与荒山似有什么关联一样。”

  唐娆想了想拍板道:“那我们便先去西域看看。”

  “好!”上官瑾点头道:“娆儿,你先回镜世界中,为夫在外面赶路就行。”

  唐娆反对道:“不行,我要和你一起。”

  上官瑾安慰道:“娆儿,你现在一定要好好休息,养好身子,说不得到了死亡峡谷还会危险,你若是闲了就将自身的武艺好好练练,但是切莫要动了胎气。”

  唐娆伸手摸了摸仍旧平坦的小腹,无奈道:“好吧,我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孩子,你一定要小心啊。”

  上官瑾揉了揉唐娆的头微笑道:“是,为夫遵命。”

  唐娆白了上官瑾一眼,向上官堡正厅方向看了一眼道:“我们去和老爷子辞行吧。”

  上官瑾摇头道:“不用了,为夫已经向老爷子辞过行了,我们直接上路就好。”

  “那小雪和安安呢?”

  “老爷子会与他们说的,你就放心吧,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上官瑾催促道。

  也难怪唐娆会舍不得,毕竟是当做亲生孩子来看待的,如今才刚刚见面就要分开,甚至连和孩子们打个招呼都来不及,其实上官瑾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是男人往往比女人善于隐藏心思,也更加理智,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是最好的,所以即使上官瑾满心不舍也不得不拉着唐娆一起上路。

  唐娆看看上官瑾,又转头看看孩子们住的方向。无奈道:“希望我们能早些将事情都处理完,也好今早回来陪陪老爷子和孩子们。”说完又冲上官瑾笑了笑便身形一闪回镜世界去了。

  上官瑾深深的叹了口气,将一匹马收进镜世界,自己骑上令一匹马向着西域疾驰而去。

  就在上官瑾刚出发不久。舒言也出发了,只是舒言去的方向并不是什么刀山火海而是位于中域的舒府,也就是舒言自己的家,可是舒言却没有带上周婉而是一个人回去的。

  想着离别时,妻子担忧不解的眼神。舒言感觉心里涩涩的,再想到不久前清风传回来的信息,舒言更是心烦意乱,真希望这是清风与自己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

  父亲已经消失一段时间了,自己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是毫无消息,如今突然出现确又身受重伤,这不得不让舒言担心,本来舒言是打算将周婉一起带回去的,但是父亲确来信说,让他只身回去。舒言越想越不解,对于婉儿父亲往常也是维护有加,如今怎么竟有一种不信任婉儿的感觉。

  想起妻子的追问,自己只谎称有很重要的事情带着她不方便,如今两人之间怎么说也产生了隔阂,想到这里舒言的眼神黯了黯,只希望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父亲离家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身受重伤,云叔怎么样了。又为什么如此对婉儿。

  下次见到婉儿之后也好将这些事情都解释清楚,免得真的影响了夫妻两人的感情。

  算算时间,青儿差不多也要临产了,自己虽然将她安排在一处密地。但是心里仍是七上八下的,就怕她再出点什么事,因着自己的缘故已经毁了韵儿的一生,如今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青儿出什么岔子。

  想到这里,舒言的速度更是加快不少,就盼着能早些到家。也好早些安心。

  上官瑾与舒言两人都快马加鞭的向着自己的目的地前进,而唐娆也没闲着,自从进入镜世界后就开始刻苦的修炼,并且尝试着与莲花精灵们沟通,虽然暂时得不到莲花们的回应,但是能感觉到他们的安全,唐娆也是开心的。

  想着如今仍在坚持练功的诸葛童瑶,唐娆突然眼前一亮,想着后殿跑去。

  看着后殿的七彩花已经渐渐趋于成熟,心里更是兴奋异常,直盼着七彩花能够更快的成长,早日成熟。

  看着长大一倍有余的七彩花,唐娆不由上前温柔的抚摸了一下,顿时唐娆感到一股极其精纯的力量从七彩花上传来,甚至还有一个稚嫩的声音想起:“主人,抱元守一,屏气凝神,将这力量导入小主人的体内,这样小主人就能得到充足的能量,您也不用再担心自己使用能量过度会影响到小主人了。”

  唐娆一喜,立即将那股精纯的力量慢慢引导到腹内孩儿的身体里,因为害怕那还未成型的孩儿会受到伤害,所以唐娆真是小心翼翼,一丝丝一缕缕的导入,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孩子弄出什么问题。

  上官瑾快马加鞭赶了半天,想起唐娆还没有吃饭便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闪身连人带马一起进入了镜世界。

  上官瑾先是做好了饭菜才闭上眼睛开始寻找唐娆,待发现唐娆正在后殿与七彩花进行交流时愣了愣。

  快步赶到后花园就看见了这一幕,待发现是在吸取力量后便松了一口气,可是眼看着唐娆紧*着眼睛似乎一时半会醒不来不由有些心急:娆儿现在怀有身孕,正是需要能量补充的时候,现在这种情况短时间还行,若是时间长了,恐怕会受不住。

  就在上官瑾犹豫着要不要打断唐娆的时候,那个稚嫩的声音又响起,将唐娆现在的情况告诉了上官瑾。

  上官瑾仍旧不放心道:“娆儿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等主人将能量全部导入小主人体内时就能清醒了,但是主人相公不用担心,这些能量完全可以维持主人和小主人好长一段时间的能量,即使是不吃不喝也没事。按照主人吸收能量的速度大概要五六天的时间吧。”

  上官瑾皱眉道:“居然这么久?”

  “是的,而且只能让主人自己醒过来,若是被打断不但主人会受到伤害,就连小主人也不能幸免的,所以主人相公你千万不要打断主人啊。”稚嫩声音提醒道。

  上官瑾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吩咐道:“那你也别打扰她,我也先出去了。对了!”上官瑾将自己做好的饭菜摆在一边的石桌上并用结界护住,叮嘱道:“若是娆儿醒来了,一定要提醒娆儿吃饭。”

  “知道了,主人相公你就放心吧。”

  上官瑾这才放心的走出后殿。为了防止唐娆被其它的东西打扰到,甚至一挥手布了一个结界将后殿包围了起来。

  上官瑾再次打量了一下结界,确定万无一失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离开了,心里想着娆儿要用五六天的时间来吸收能量,自己也正好趁着这几天多赶点路。

  却是将需要喂食的诸葛童瑶完全忘到一边去了。

  于是。饿极了的诸葛童瑶被*着也学会了自己做些简单的饭菜,虽然不好吃但是也不会将自己给饿死。以致于后来诸葛童瑶狠狠地恶补了一把厨艺,以防止自己的胃再受委屈,没想到最后却成了一位金牌大厨,做出的菜很少有人能及得上。

  两天后的中午,风尘仆仆的舒言坐在一家饭馆里心不在焉的吃着大厨精心烹饪的美食,想着江湖上与家里的事情,更是有些出神,甚至连饭菜的滋味都没有品出来。

  而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生意响起:“哪里来的疯子。快走快走,别影响我做生意。”

  舒言扭头看去,只见一穿着破破烂烂,身上还散发着腐朽气味的邋遢鬼被店小二拦在了门口。

  邋遢鬼一张嘴,顿时一阵嘶哑的声音响起:“我有钱,我只是饿了,想吃饭。”

  店小二捂着鼻子将那邋遢鬼边往外推,边数落道:“我们这里是吃饭的地方,你穿成这样,我们怎么能放你进去。你若是真要吃饭不如先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再来吧。”

  邋遢鬼却固执道:“我有钱我就要吃饭。”说着还从兜里掏出一串钱提给店小二。

  店小二顿时为难道:“不是我们不给你吃,而是你这个样子,若是我放你进去,我们好要不要做生意?您就高抬贵手。放过小点吧,小店实在是经不起折腾啊。”

  邋遢鬼沉默了一会道:“那你给我炒一个菜,我带走吃。”

  “好好好。”店小二连连说好,只要这邋遢鬼不进来祸害自己的小店怎样都行,更何况是付了钱的。

  “再来两个馒头!”邋遢鬼补充道。

  “好的。”

  店小二结果邋遢鬼递过来的钱便快步走进后厨,想必是去吩咐大厨了。

  邋遢鬼见店小二收了钱走进后厨便安心的坐在门口等。

  舒言不解的看着邋遢鬼。既然这人有钱为何还要将自己弄的如此落魄,不过个人都有个人的想法,舒言也不想多管闲事,但是被这刺鼻的腐朽气味熏得,实在是毫无胃口,看着从后厨出来的店小二高声道:“小二,包些包子,结账。”

  “好咧!”店小二应了一声,便去后厨给舒言拿包子去了。

  只是在舒言说话的时候,那个坐在门口一直没出声的邋遢鬼抬头看了舒言一眼,浑浊的眼睛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随后又快速的低下头,继续等着自己的饭菜。

  感受到有人看自己舒言疑惑的转过头,仔细的打量了邋遢鬼舒言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便作罢不在理会,感受着邋遢鬼清浅的呼吸,便知只是一个内力高强的人,心里暗暗提防,莫不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

  “客官,您的包子。”这是店小二拿着包子走出来打断了舒言的沉思。

  “多谢。”舒言收起包子道了一声谢,将饭钱递给店小二便出了饭馆。

  待舒言牵着马走出一段路程后,扭头一看只见那个邋遢鬼已经拿着店小二给的饭菜,大口的吃了起来,只是令舒言不解的是总感觉邋遢鬼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自己在哪里见过他。

  这么想着的舒言又返回来,走到邋遢鬼的身边蹲下身问道:“我们可有见过?”

  邋遢鬼吃饭的动作一顿,急忙回了一句:“我们从没见过。”说完便头也不抬的继续吃。

  见邋遢鬼如此表情,舒言更是确定自己一定见过这人,而且这人一定也认识自己,只是为什么他一直低着头不看自己?

  舒言皱眉道:“阁下可否抬起头来。”

  邋遢鬼将身子转向一边,神色复杂道:“小人生的貌丑,怕污了公子的双眼,公子还是快些走吧。”

  舒言心里莫名来了气,起身转到邋遢鬼的面前蹲下,也不嫌脏,伸手使劲掰起邋遢鬼的脸,待看清邋遢鬼的面容时,顿时惊得差点忘记了呼吸,只见邋遢鬼的脸上已经坑坑洼洼的都是伤口,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化脓发炎,整张脸已经完全毁了,至于之前闻到的也根本不是什么腐朽的味道,而是伤口化脓后那种腐烂的味道,想着那种味道的浓烈性,恐怕那人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舒言惊呆了,为什么会弄成这样,既然有钱为什么不去治疗?

  邋遢鬼见舒言的表情慌忙站起来,将那还未吃完的饭菜往怀里一踹道:“小人还有事情,先走了。”话音刚落便急匆匆的离去。

  待舒言回过神想问清楚时,那个邋遢鬼已经不见了踪影。

  舒言四处打听之下,才知道美人知道这个邋遢鬼的来历,只知道住在城外的破庙里,舒言问明了方向,便买了些药材,匆匆向破庙赶去。

  走到路人所说的破庙后,却找不见邋遢鬼的丝毫踪影,无奈之下,舒言只得将手里的药材放到庙里的供桌上,顺便留了一张字条,叮嘱要记得上药,记得看大夫,又留了一些银两,想着父亲的伤势,这才骑马离去。

  等舒言离去后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从破庙后面走出一个人,赫然便是舒言遍寻不见的邋遢鬼,邋遢鬼一一看着供桌上的东西,片刻后便湿了眼睛,嘴里喃喃道:“舒言……”

  说着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简直就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一样,过了一会,邋遢鬼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看着手心里那抹鲜红悲凉的笑了起来:“不信朋友,不听劝阻,一意孤行,甚至做出伤害朋友的事情,如今落到今日这种地步,真是活该,呵呵呵……”

  笑着笑着便脱力的躺倒在地上,低声喃喃道:“林月儿,你活该,你真是活该,呵呵呵……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呵呵呵……咳咳咳……”(未完待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