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再次出发_穿越之恶毒女配
笔趣阁 > 穿越之恶毒女配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再次出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四十九章 再次出发

  石室的密道两旁c着一些正在燃烧的火把,跳跃的火光将原本昏暗的石阶照的亮如白昼。

  几人沿着石阶缓步而下,腐朽的气息扑鼻而来,老爷子皱了皱眉道:“暗一,你把他们关在了地牢里?”

  “是的,主人!”

  上官瑾沉着脸没有说话,心里却惊诧不已,上官堡的地牢里关押的都是一些罪大恶极穷凶极恶之人,这些人都被寒冰铁链缚住了手脚,仅有一人给他们送饭,至于其他的全靠自理,基本就是出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如今暗一却把他们安排在了这里,可见这些人已经被暗一归为危险分子一类。

  上官瑾更加的好奇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竟然让暗一做下如此决断?

  暗一引领着几人在一间牢房前停下,牢房居然还有一桌一椅,桌子上甚至摆放着笔墨纸砚,此外还有一张床,此时床上正昏睡着一个男子,暗一抬手指着那个陷入昏睡的男子道:“主人,他是暗三五,许下的愿望是知识渊博,原本大字不识几个的人,却变得学富五车,出口成章,甚至还写的一手好字。”

  老爷子幽幽道:“暗三五?我记得他,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宁愿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也不愿意静下心来看一篇文章。”

  暗一的神色黯了黯,暗卫人数本就少,众人也是如亲兄弟一般,如今自己的兄弟出了这等事,却还找不到任何线索,真是令人悲愤不已。

  “叫醒他。”上官瑾吩咐道。

  “是!”暗一打开门走进牢房捏住暗三五的下颚,倒了些白色粉末,不一会暗三五便悠悠转醒。

  暗三五先是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眼前的几人,目光中划过疑虑之色,最后定格在暗一身上,暗三五起身恭敬的行了个礼不解道:“统领,属下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暗三五说到这里时。脸色已是一片僵硬。

  上官瑾目光一闪,似笑非笑道:“这位兄台,在下听说兄台写的一手好字,今日特来请教。”

  暗三五犹豫道:“你是?”

  “慕名而来之人。还请兄台不吝赐教。”

  暗三五看了看统领,见统领没有说话,似乎默认了来人的要求,于是便走到桌前提笔写下了几个字,然后递给上官瑾。谦逊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请阁下莫要嫌弃。”

  上官瑾接过暗三五递过来了纸张,仔细一看,不有赞道:“真是好字。”

  只见白色的宣纸上写了“上官堡”三个大字,字体苍劲有力,落笔坚定,一笔一划似乎都包含了对上官堡的热切拥护,但是令人讽刺的是上官堡真正的主子站在眼前却不识。

  因着暗三五的性子,平时经常被老爷子派去做一些特殊的任务。对于老爷子和上官瑾那简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如今却对面不相识,怎能不让人怀疑其中的怪异。

  舒言虽说幼时曾在上官堡住过一段时间,但是对于上官堡的暗卫仍是不了解的,所以也不知道上官父子二人的感受,可是通过三人凝重的表情猜测到事情恐怕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

  老爷子冲暗一使了个眼色,暗一当即一手劈晕了暗三五,将暗三五放到床上,暗一走出来,将牢门锁好。恭敬道:“主人,请随属下来。”然后便率先带路走去。

  老爷子几人思索片刻便立即跟上。

  走过一条密道,拐过一个弯儿,便见前方的一个牢房里似乎有金光闪过。几人不解的看着暗一,莫非这里面还有黄金不成?

  暗一接受到几人疑惑的眼神,但也没有解释,直接将几人带到了那间牢房之前,几人看着牢房神情更加震惊,之间原本宽裕的牢房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金银珠宝。与通道内的火光相互对应,照得原本明亮的通道都有些刺眼。

  老爷子震惊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暗一也一脸的惊色:“回主人这里面关押的暗六八,他在神教许下的愿望便是金银珠宝,随后不久他的身边便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金银珠宝,谁也不清楚是怎么来的,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说神教果然灵验,属下将他关在这里也才几天的时间,没想到他身边居然就出现了这么多的金银珠宝。”

  上官瑾看着那成堆的金银珠宝皱眉道:“他人呢?”

  “属下这就去将他揪出来!”暗一说罢便打开牢房向那堆金银珠宝刨去,舒言疑惑道:“莫非是被这些金银珠宝给埋了不成?”

  舒言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暗一竟然真的从那堆金银珠宝中拎出一人,众人立即无语。

  暗一用同样的方法将暗六八弄醒,与暗三五不同的是,暗六八一见众人直接翻身跪倒在上官老爷子脚下道:“属下暗六八拜见主人。”

  上官瑾与老爷子对视一眼,分别问了一些话,暗六八均对答如流丝毫不见异处,但是这莫名出现的金银珠宝确实最大的嫌疑。

  几人离了这里继续向下一处出发,最后众人停留在一间最是严密的牢房外,暗一神色凝重道:“主人,这里面是暗九,他当时的愿望是武艺大涨,如今只怕属下已不是他的对手,况且他现在已经变得凶残好杀,若是我们贸然前去恐怕会被他袭击,所以主人千万要小心。”

  老爷子点点头表示明白,并示意众人小心。

  几人走到牢房前仔细看去却发现牢房中空无一人,暗一一惊,莫非是被他逃了出去?

  上官瑾拦住准备前去查看的暗一,闭上眼睛细细感受着牢房的每一寸气息,老爷子与舒言对视一眼,均看见对方眼中的疑惑之色,正要发问时,却见上官瑾已然睁开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牢房内的墙角处。

  舒言疑惑道:“上官兄,你这是?”

  “嘘~”上官瑾将食指放在唇前提醒道:“舒兄小声些,莫要惊到他。”

  “他?”老爷子也不解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墙角道:“哪里有人?”

  “呵呵呵……”上官瑾有趣道:“那里可是有一位高手呢,似乎正在烦恼如何出去。”

  众人疑惑的看着仍旧空无一人的墙角。不知道上官瑾究竟在卖什么药。

  “阁下是如何发现我的?”突然一个冷冷的男声响起。

  果真有人!老爷子与舒言、暗一不可置信的看着被上官瑾死死盯着的墙角。

  “你是谁?”上官瑾悠悠道。

  “阁下又是谁?为何能看到我?”

  “你若是现身,我便告诉你。”

  上官瑾说完话后,那个男人便没有在说话,似乎正在考虑上官瑾的提议。就在老爷子以为那人不会再说话时,却发现墙角处缓缓地显现出一个黑衣男子的身影,顿时惊道:暗九?

  没错,出现的男子正是暗九,只是此时的暗九已经不认得众人。仍旧好奇的看着上官瑾道:“我已经现身,阁下可以说了。”

  上官瑾勾起嘴角,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气息。”

  暗九一愣,喃喃道:“气息?”

  “你是谁?”上官瑾打断暗九的沉思。

  暗九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捂着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记得自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但是究竟是什么事情呢?”暗九说着便表情痛苦的捂着头。

  老爷子看着暗一低声问道:“你可曾吩咐过暗九什么事情?”

  暗一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上官瑾与众人对视一眼,然后看着暗九道:“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先走了。”

  “等等!”暗九叫住众人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哪里?”

  上官瑾悠悠道:“等你想起那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后,我便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说完头也不回的带着众人离去了,只留下暗九满脸疑惑的想着那件被自己忘记的事情,然后又慢慢的隐身到那个墙角,似乎哪里就是他的床一样。

  众人一路走出地牢,上官瑾转头问道:“暗一,那个神教,你可还知道其他的消息?”

  暗一摇摇头道:“属下惭愧。”

  上官瑾无奈的问道:“舒兄可有什么看法?”

  舒言想了想道:“不是易容术。”

  一开始听到这种情况,舒言想的第一种情况就是有人用易容术混进了上官堡,然而等见到真人时才发现事情远远比自己想的要复杂。

  老爷子神色略显疲惫道:“只有暗六八仍记得上官堡的所有事情,如果说是被人掉包的话。暗六八的嫌疑是最小的,而暗九与暗三五很有可能已经不是本人了。”

  “主人,暗一曾经亲自检查过他们,身上的疤痕什么的都是一模一样的。而且每一位暗卫体内都有不同的毒素,属下检查后发现确实无误,他们确实是本人。”暗一将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

  上官瑾想到了一个可能,神色一变:“华容殿?”

  老爷子与舒言顿时脸色大变。

  老爷子震惊道:“若是他们的话,倒真有这个本事,但是华容殿亦正亦邪。为什么会帮助他们?”

  “交易。”上官瑾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众人顿时陷入沉默中,一时间凝重的气氛围绕在众人身边。

  突然,上官瑾转过身,盯着暗一道:“暗一,派人严密的盯着神教,莫要轻举妄动,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老爷子一愣,急道:“你现在就要走?”

  “父亲,时间紧急,孩儿只有将那些东西找齐才会有一拼之力,所以现在必须抓紧时间,不能再耽误了,父亲,您要保重身体,孩儿这便与娆儿出发。”上官瑾坚定的说道。

  老爷子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不知道儿子到底要去什么地方找什么东西,但一定是相当重要的,也不阻止了,只叮嘱道:“一定要注意安全。”

  舒言也同样坚定的说道:“上官伯父,在下也要出门一趟,婉儿就劳烦伯父费心了。”

  老爷子深深的看着舒言,暗叹道:“舒家小子,你也要小心啊,婉丫头就在老夫这里住着吧,老夫一定会吩咐下人好好照顾的。”

  舒言一躬身道:“多谢伯父。”

  老爷子立即将舒言扶起来,不满道:“对着老夫还如此多礼,莫不是将老夫当成了外人不成?”

  舒言只连说不敢。

  唐娆与诸葛童瑶玩闹了一会便被诸葛童瑶赶了出来,理由是她要努力练功,争取能让南宫惊雪早日醒来,也好还了他的恩情。

  唐娆无奈的看着同样被轰出来的安安和雪精灵,只见安安一脸的不乐意,直说还没有玩够,雪精灵也有些闷闷不乐,说诸葛阿姨还没过河呢就先把桥拆了。

  唐娆好笑的看着闹脾气的两个孩子安慰道:“诸葛阿姨有事情要办,我们不能打扰她,不如妈妈带你们去找爸爸他们玩吧。”

  两个孩子一听这才高兴起来。

  唐娆带着两个孩子刚刚远离了诸葛童瑶的住处,就看见上官瑾从不远处走来,神色间充满了凝重。

  这是怎么了?唐娆还没来得及问,安安已经扑了上去,雪精灵感觉到爸爸神色不对,乖巧的站在妈妈身边没有说话。

  上官瑾一把抱起安安走到唐娆身边,第一句话就是:“娆儿,我们要赶紧启程,争取把最后两处密地探完。”

  唐娆一愣:“为什么这么着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上官瑾看了看两个孩子,各自安慰了一番,打发他们去陪爷爷。

  看着消失在镜世界的两个孩子,唐娆疑惑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官瑾将神教的事情还有自己的猜测都告诉了唐娆,唐娆震惊道:“原来事情已经严重到这种情况了?五域已经基本上被剑启掌握了,现在百里瑞明有可能也要c一脚,还有那些生死不明的正统继承人。”唐娆越想越是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催着上官瑾赶紧将上官堡的事情安排完毕,也好早日出发,将镜世界尽快完善,也好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上官瑾抱紧焦急不已的唐娆安慰道:“娆儿,放心,为夫已经向老爷子说好了,马上出发,接下来,我们要全速前进,只是要辛苦娆儿了。”

  唐娆摇摇头道:“我没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完善镜世界,还江湖一个清净,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剑启要对上官堡出手了。”

  “为夫已经告诉老爷子与小雪他们时刻在一起,也好方便他们及时撤到镜世界。”

  上官瑾一遍一遍的安抚着唐娆不安的心,终于将唐娆安抚好后,便出了镜世界,从上官堡重新牵了两匹好马,因为之前的马儿已经在上次镜世界的动荡中失去了生命。(未完待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