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疑点重重_穿越之恶毒女配
笔趣阁 > 穿越之恶毒女配 > 第十八章 疑点重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八章 疑点重重

  清晨时分,悦来客栈已经有住房的客人起来走动,上菜的店小二忙的不可开交。

  上官瑾离开林月儿的房间后,看见这种情况,不由愣了愣。随即快步往回走,待拐过走廊时,便发现罗晓天正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外

  “公子,鄙人罗晓天,乃是‘程氏衣铺’的掌柜,前来为公子量体。”罗晓天见上官瑾走来便拱手行礼道。

  “原来是罗掌柜,有劳!”上官瑾做恍然大悟状,拱手回礼。

  上官瑾上前打开房门道:“请进。”便率先进了房间,罗晓天随后也跟了进去,并顺手关上了房门。

  “启禀楼主,属下已安排人引起南宫惊雪的注意,大约午时时分,南宫惊雪便会离开风林城。请楼主准备一下,午时过后,属下安排人送楼主入风林城,只是要委屈楼主一下。”罗晓天见屋内只有他们三人,便立即禀报道。

  上官瑾一听午时便可进风林城不由激动不已,直摆手道:“无妨,只要能让本楼主进风林城便可,好了,你先去准备吧。”

  “楼主虽说属下已经作了安排,但这只是障眼法,若是被那南宫惊雪察觉,怕会有变,所以,还请楼主务必小心。”罗晓天叮嘱道。

  “嗯,好。”上官瑾应道,随后好奇道:“不过,你们是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能让南宫惊雪离开风林城?”

  罗晓天笑呵呵的回道:“启禀楼主,大概是因为东域之事。”

  “哦?”上官瑾面露疑惑之色。

  罗晓天摸摸鼻子道:“那个地方本已重新建好,连人手都招募好了,可谁知却突然改成了一个叫‘香羽阁’的青楼,水影就找了他的麻烦,让那‘香羽阁’还未还也便不得不歇业,风林城察觉后便派人去支援。属下,属下只是……”罗晓天不由吞吞吐吐的道。

  “你只是派人袭击了风林城派出的人。”上官瑾似笑非笑的道。

  罗晓天尴尬道:“虽然有些不地道,但时间紧迫,属下只得出此下策,还请楼主勿怪!”

  “不,你做的很好,水影做的更好!”上官瑾由衷的夸赞道。

  听风楼除了地位最高的上官瑾,便是五大域主,分别是东域的水影,西域的言灵,南域邱鹏,北域的刘杰和中域的罗晓天。五大域主平时就只在各自的地方活动,很少回听风楼,只有在听风楼换新楼主或者到了生死存亡时,才会共聚听风楼。

  罗晓天是听风楼在中域的总负责人,中域共有六座大城,十一座小城,其中客栈三处,酒楼五处,赌坊五处,茶肆三处,还有成衣铺一处,便是昨夜上官瑾去的那家“程氏衣铺”,而这十七处产业都由罗晓天进行打理。

  若说罗晓天是听风楼在中域的眼睛,那么水影便是听风楼在东域的眼睛,东域共有七座大城,九座小城。若是别的域主只怕会开成不同的商面,不仅容易隐藏和敛财,还更利于不同消息的收集。而这水影偏要反其道而行之,竟然全部开成了青楼,并且还都去了一个相同的名字“诗语缘”,明眼人一看便都知道这是一处连锁的产业。本来应是最容易让人知道是听风楼产业的地方,没想到,其他各地的产业渐渐被挖出,唯独这“诗语缘”并未被人挖出,只以为是某个大家族的产业。

  而这水影也是一位极其自负漂亮的女子,决不允许有人在她的地盘上抢她的生意,尤其是这“香羽阁”还开在自己家门口,这简直是对自己**裸的挑衅,于是一连串的失踪,谋杀案件接连在“香羽阁”上演。弄的“香羽阁”乌烟瘴气,压根没人敢去,所以就成了这种“还未还也便不得不歇业”的局面。偏偏水影将消息掩藏的很好,风林城压根没得到半点风声。所以风林城才不得不重新派人去。

  罗晓天被上官瑾夸赞的满面通红:“属下先行告退,还请楼主早些做准备”随后便退了出去。

  罗晓天走出房门,便回身拱手道:“公子请稍等,尺寸已量好,鄙人让下人们尽快赶工,午时便能送过来。”

  “如此,多谢!罗掌柜请慢走。”上官瑾拱手回礼道。

  林月儿嘟囔了上官瑾一阵子便起身换衣服,脱外衫时的动作幅度不由大了些,顿时感觉胸部钝钝地疼,不由轻轻解开内衣,慢慢取下绑带。待林月儿看见自己胸前的惨状时,顿时震惊不已,这就是贪玩的代价啊,这就是喝多的代价啊,一边做着活血按压,一边暗暗发誓,再也不扮男装了,再也不喝酒了,这简直不是女人干的事,太他妈的坑女人了。

  想起刚刚上官瑾说是他带自己回来的,他怎么也不让你帮自己换身衣服,至少把绑带解开吧,要不然自己也不会那么惨。这花花公子一定是故意的,哼!

  林月儿这么想完全是冤枉上官瑾了,上官瑾带她回来已是夜半时分,只一心想去确认唐娆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遂将林月儿安全带回客栈便去联系门人手下了。待办完事回来,天色已晚,上官瑾虽说是花花公子,但其却是很守礼,绝不会无故看姑娘的身子,即使是青楼的姑娘。所以,这次的上官瑾是真心的冤枉啊。

  舒府,舒老爷子房内

  “福伯,陶公子来了,”一名小厮领着陶然急急行来。

  “快请!”福伯道老爷的情况不知如何,少爷眼看着也受了不轻的内伤,福伯就怕这父子两在落下社么病根。云亦翔的事对这父子俩精神上的打击已经不小,可别再受什么**上的伤害了,年迈的老管家心里担忧道。

  陶老前辈自从发现舒老爷子中的是“相留醉”的毒药时,便返回了陶家。因不放心舒老爷子便派其长子陶然来照顾。而陶然自从到舒府后便一直负责观察舒老爷子的身体,发现其虽表面上日渐消瘦,但内里却损耗甚少,便知有人用内里日夜为其梳理经脉,看了看舒老爷子床边憔悴的云亦翔,不予心里明了。感叹道:人生能得一此友,真是不负此生,舒老爷子真是好福气,竟有如此肝胆相照的好兄弟。

  今日陶然本在老管家安排的院内查看医书,忽见一小厮急急跑来道:“陶公子,您快去看看吧,老爷服了解药,少爷刚吐血晕倒了,您快随小人去看看吧。”

  陶然听后,心里不由一惊,随即连忙拿上药箱随那小厮快步离去。

  待到舒老爷子房间时,便见舒老爷子面上已有红润之色,伸手探其命脉,发现其跳动有力,竟连两种药物相冲的迹象也无,可以说舒老爷子明日便会醒来,且身体不会产生多大的亏损,即使有只要静心调养些时日便可全部恢复。陶然不由心里大奇,这舒公子究竟从哪里寻来的灵丹妙药,竟有如此疗效。“舒老爷子已无大碍,若无意外明日便可醒来,还请管家放心。”陶然道。

  老管家一听,不由喜极而泣道:“真的,我家老爷明日便会醒来,已经没事了?”

  “是,只要好后调养一段时间,便能恢复如初。”陶然如实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呜呜呜……”老管家说着说着便呜呜的哭了起来。

  “对了,”陶然疑惑道:“怎么不见云前辈?”

  老管家的哭声戛然而止,长叹一口气道:“不说也罢,陶公子,我家少爷刚刚吐血昏倒,似是受了内伤,还请公子帮我家少爷好好看看,老朽感激不尽。”

  陶然闻着屋内淡淡的血腥味,不由惊道,恐是受了极重的内伤。便不再耽搁,提起药箱就进了侧间,看到躺在床上的脸色惨白舒言,连忙探其命脉,心道果然。

  打开药箱,拿出一套银针,扎向舒言全身各大穴位,不时的捻、弹,渐渐的舒言的脸色开始好转,不一会人便清醒过来。

  舒言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心里有些呆,这人是谁

  陶然收好银针,提笔写了一个药方递给轻落道:“劳烦小哥照着药方抓药,三碗水煎成一碗水,给舒公子服下,连服月余,方可除根。”

  “轻落明白,多谢陶公子。”轻落立马道谢道。

  陶然收好东西正准备走,便看见舒言睁着眼睛发愣,不由提醒道:“舒公子乃气急攻心所致,需静养。”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道:“在下还开了一个房子,是给云前辈用的,这些日子云前辈日夜不停的给舒老爷子输送内力,自身已然亏空,一定要让他好好休养。”

  陶然说完便提着药箱走了,留下了满是震惊之色的舒言与轻落。两人轻轻的对视一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