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精神升华_穿越之恶毒女配
笔趣阁 > 穿越之恶毒女配 > 第十四章 精神升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四章 精神升华

  唐娆吃过晚饭坐在梳妆镜前拆发饰,发现眼圈周围发黑,这明显是睡眠不足精神亏损之状。唐娆不由庆幸到幸好南宫惊雪提醒了自己,否则这样下去,岂不是无法出门见人了。从怀中取出南宫惊雪今日白天给的瓷瓶,倒出一粒养神丹,只见此药通体发黑,细闻之下还有股淡淡的苦咖啡的味道,和着清水饮下,不过一刻便感觉浓浓的睡意袭来,唐娆不由边打哈切便上床休息,不一会便睡了过去。

  睡梦中唐娆感觉到自己置身于一片金光中,金色的光点不断的钻入体内,感觉浑身暖暖的舒服极了。此时若有人仔细观察唐娆的身体,便会发现在唐娆的左胸上出现了一朵金色的莲花,莲花的第一片花瓣正在缓慢绽放。唐娆感觉自己似是离开了房间来到了一片莲花池中,莲花竞相绽放,微风袭来,香气四溢。唐娆身穿白色莲花样式的白色衣裙,赤脚行在池面上,待行至莲花旁,不由抬手轻抚莲花,甚至感觉像是抚上了少女的肌肤一样柔滑细嫩。这美好的一切不由使唐娆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就连心灵也有了满满的填充,心里产生了一种天大地广任我游的豪迈心情。见莲花花蕊嫩黄中充满了生机,不由抬手轻抚。顿时感觉到一股暖暖的能量伴随着主人愉悦的心情顺着唐娆的手指流入体内,连着唐娆的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不由挨个轻抚其花蕊,一股股伴随着或愉悦或激动心情的能量不断的传入唐娆的体内,而唐娆也在这些感情的凝聚中感觉到了淡淡的幸福。

  幸福?是的,幸福。唐娆此刻终于明白了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手能触及实物,幸福就是鼻能闻见花香,幸福就是耳能听见声音,幸福就是我还活着。是的,活着就是幸福。这一刻唐娆的精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升华。

  唐娆就那么静静的沉浸在这种妙不可言的感觉中。突然唐娆像是听见了小孩子的哭声,正打算上前看看,却被一股强烈凝视的感觉惊醒。顿时周围的一切都快速的消失,而唐娆也被惊醒了过来。

  司马逸风感觉自己倒霉极了,前些日子遇见上官瑾,明知此人狡诈,却还忍不住与其打赌,结果当然是输了。本以为他这次又要自己去哪个犄角旮旯里找什么东西,没想到却……他妈的,是到南宫惊雪的老巢留下“到此一游”的字迹,真是变态的折腾人的想法,不知道风林城地势险峻防守严密吗,弄不好自己就会有趣无回吗?自己下次要是再见到那家伙一定要绕道走,太他妈的坑人了。

  司马逸风费劲千辛万苦才摸进南宫惊雪的院落,本想去院内留下字迹,却又怕被发现,自己只是轻功好些,至于武功?不说也罢。为了小命着想,还是就在院外留下字迹吧,方正上官瑾也没有指定地方。提笔写下“到此一游”四个大字。想想又不甘心,上官瑾既然不让小爷好过,那他自己也别想跑。随即又在那四个字前面加上了“上官瑾”三个大字。司马逸风左看右看觉得满意极了。正准备撤走,却和外出归来的南宫惊雪撞个正着。司马逸风一惊立马提起全身功力转身狂奔。南宫惊雪只见黑影一闪而过,立即命令手下关闭各个出口,启动各种机关,务必将其捉住。随后也追了过去。

  司马逸风在逃跑中慌不择路闯入淑宛苑,见身后有人追来,便闪身进了主卧。想着即使不能顺利逃脱,好滴还能找到个人质。

  当抱着这种想法的司马逸风看见正在熟睡中的唐娆时,不由惊住了,只以为自己见到了仙女。只见熟睡中的唐娆嘴角含笑,浑身上下散发着蒙蒙的光晕,显得神圣极了。突然见唐娆睫毛动了动,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不由紧紧地屏住呼吸,深怕惊了这位仙女。

  唐娆睁开眼睛便看见一黑衣蒙面男子站在自己床前盯着自己,不由惊道:“你是谁?”

  “在下司马逸风,见过仙女姑娘。”司马逸风见仙女被自己吓到,不由有些懊恼的回道。

  司马逸风?对了,记得原著中出现过这么一幕。司马逸风因与上官瑾打赌输了而潜入风林城,在行迹暴漏下,仓皇躲入原住房间,而原主吓得大喊大叫招来了暗卫。虽然司马逸风仍顺利逃脱却身受重伤,昏倒在路边。在第二天被外出的林月儿所救,从此开始了虐身又虐心的生活。

  而此时的唐娆却被弄得哭笑不得:“我可不是什么仙女。”随即假装疑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在下,呃……在下被人追杀,慌不择路之下,所以……所以……”司马逸风不由满目通红道。

  原来是个纯情的小男孩啊,唐娆按下床边的一个小按钮,随即床板升起,露出床里的一片空地,这是唐娆趁监视的人不注意自己设计的。心里好笑道:“相比他们很快便会追来,既如此,那便委屈公子到床下一躲吧。”

  “呃……好!”司马逸风顿时被唐娆的笑容惊得呆呆的,待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床下躺好,看着床板缓缓下落,想着自己离仙女越来越近,不由激动极了。胸腔里传来“怦怦怦”的响声,唐娆不用去特意感觉就能听的清清楚楚的。以为他是紧张,便警告道:“若是不想被发现,就最好把心跳呼吸调整到和我一样。”

  “哦,好,好。”司马逸风立即运用内力进行调整,尽量和唐娆的呼吸心跳保持一致。

  唐娆感觉司马逸风渐渐与自己的心跳呼吸重合,便放下心来,同时不由想道自己的精神好像好多了,看了看天色发现不过才过去一个多时辰而已,南宫惊雪的药还真是好用,接着便睡了过去。

  南宫惊雪听见手下禀报说那贼人进了淑宛苑,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唐娆的安全,几步走向唐娆的房间,在发现唐娆正在熟睡时,心里便松了一口气。向屋内扫视一圈发现并没有人藏在这里时,便放心的走了出去。同时叮嘱手下仔细搜索,万不能放走那人。

  司马逸风刚感觉有人进来时,心里紧张极了,但还是努力的与唐娆的心跳呼吸保持一致,知道那人又步出房间,才彻底的放下心来。本想离开,但想着仙女已经睡着了,自己还是现在这里呆着吧。

  而陷入熟睡中的唐娆又出现在了那片莲花池中,仔细倾听,那哭声又传了过来。唐娆不由循声而去,待走近了,才发现是一个四五岁身着华服的小男孩正坐在地上哭泣。

  “小弟弟,你在哭什么啊?”唐娆走上前蹲在小男孩身前柔声问道。

  小男孩正哭得伤心,忽见一身穿白衣的仙女姐姐问自己,不由抽抽噎噎的回道:“娘亲不在了,爹爹也不喜欢我了,整天都陪着二娘和弟弟也不理我还嫌我字写的不好骂我。”

  “那小弟弟回去把字练好,你爹爹就不会骂你了。”唐娆安慰道。

  “自从娘亲不在以后,爹爹都好久没有抱过我了。我真是太不幸福了。”小男孩控诉道。

  “那小弟弟认为什么才是幸福呢?”唐娆问道。

  “当然是有爹疼,有娘爱,有吃不完的美食,还有玩不尽的玩具。”小男孩想了想认真道。

  “是啊,那些固然是幸福。”唐娆幽幽道,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由道:“那你可比我幸福多了。”

  “我比你幸福?”小男孩疑惑道。

  “是啊,你现在还有父亲管你,也有漂亮的衣服穿,比我幸福多了。因为姐姐的父母都不在了,而且现在连鞋子都没有,你看只能光着脚走路。”说着唐娆还提起裙摆让小男孩看清楚。

  “啊?姐姐那你也太惨了吧。”小男孩同情道。

  “不,我依然很幸福,因为我可以吃饱饭,可以穿暖衣服,可以自由的说话,可以聆听自然地声音,可以自由的行走。”在小男孩疑惑的目光中,又道:“跟我来。”

  唐娆带着小男孩走到了池边,指着池水问道:“你看见了什么?”

  “影子。”小男孩如实回道。

  “对,就是影子。这池面就好比生活,你对它笑,它也会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也会对你哭。你明白了吗?”

  小男孩仔细的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道:“姐姐,我明白了。无论遇到怎样的艰难困苦,我们都要勇敢面对。因为命运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对吗?”

  唐娆惊讶极了,随即狠狠赞道:“没错,真是聪明的孩子。”

  “少爷,少爷!”远处传来一个寻人的声音。

  “姐姐,管家来找我了,我先走了。”小男孩不舍道。

  “快去吧,莫让家人着急。”唐娆催促道。

  “好的,姐姐再见。”小男孩还想着下次见面一定要送给姐姐一双漂亮的鞋子,走路不穿鞋,脚会很疼很疼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