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_穿越之恶毒女配
笔趣阁 > 穿越之恶毒女配 > 第一章 楔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章 楔子

  “呼~~~终于看完了,有情人终成眷属啊。林月儿真是善良,要是我早就灭了唐娆了,那里会让她逍遥到最后”秦玉边说便把电脑一关,靠在椅背上闭着眼休息。突然感觉有点口渴,随手拿起放在电脑桌上的杯子喝水,不知怎么回事,手突然一松,杯子掉在地上偏偏一杯水全部洒在了电脑插座上,于是秦玉便在一阵噼里啪啦的火花声中,失去了知觉。

  而此时她还想着,大意了,刚买的电脑还没用过几次呢,也不知道自己醒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希望不会太惨,否则她的那些热心的亲戚又该伤心了。

  说起秦玉,那真是一个杯具加洗具,偏偏人生中还摆满了餐具。秦玉是独生女,自小便被秦爸爸秦妈妈捧在手心里宠着,按理说应该很幸福的长大,但是一切都在秦爸爸拥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回家时被打碎了,小秦玉只听见爸爸用冷漠的声音说,离婚吧,我已经不爱你了,车子、房子和孩子都留给你,这里有五十万作为你和孩子的生活费。然后就带着那个漂亮的女人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秦妈妈一个人嚎啕大哭,还不时的夹杂着谩骂声。那一年秦玉才五岁,小小的她害怕极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和蔼可亲的爸爸和温柔善良的妈妈怎么会变成这样。

  后来小秦玉再也没见过爸爸,有时候会问妈妈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啊,我想爸爸了。妈妈只是说爸爸出差了,很忙,小玉要乖乖的,爸爸才会喜欢。然后秦妈妈就会偷偷的哭,被小秦玉撞到几次后,知道自己提爸爸会让妈妈伤心,于是就再也没问过爸爸,只是隐隐的知道爸爸不要她们了。刚开始秦玉还盼着爸爸能回来,在希望一次一次落空后,渐渐的变得麻木,夜半时分经常看见妈妈拿着一张照片默默的流泪,在知道那是他们的全家福时,秦玉甚至开始恨她爸爸,明明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要让妈妈这么伤心,为什么生了她却又不养她。为什么……

  亲戚朋友们也经常劝秦妈妈再找个人,可每次秦妈妈都沉默以对,最后都是亲戚们罢手,直说有难处就开口,还经常会给秦玉带一些新鲜的东西,其中最热心的就是小姨了,每次小姨来不仅带东西,还经常开导秦妈妈,让她凡事想开点,然后又会对秦玉说,小玉啊,你将来的眼光一定要放亮点,可不能找个负心汉,就算不小心看错了,也不能学你妈。每次都弄的秦玉哭笑不得。只是姥姥好像不喜欢自己,每次见自己都很少说话,大概是认为自己拖累了妈妈吧。

  秦玉知道妈妈还爱着爸爸,毕竟两个人是从一个馒头都要分着吃的苦日子里熬出来的,可是等苦日子熬出头时,爸爸没有抵抗住糖衣炮弹的攻击。直接毁了一个完美的家庭,和一个痴情的女人。不知道等爸爸老了想起这一切,会不会后悔。

  现在秦玉已经23岁了大学刚毕业,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秦妈妈也因为病痛在三年前离开秦玉了,而秦玉也不愿意去亲戚家里住,便在外面租了一个单元房自己生活。

  因为父母影响,秦玉也不想结婚,说她胆小也好,说她悲观也好,反正她不想重蹈妈妈的覆辙,都说男人是理性的,女人是感性的,为了将来不在感情上疯狂,最好的办法就是杜绝根源。只是,秦玉不知道感情的事不是想杜绝就能杜绝的。

  现在,秦玉忙时就专注于工作,闲暇时刻便上网看看小说,丰富一下自己的精神生活。

  除了那些遗憾,秦玉的小日子过得也还算不错,也许是秦玉最近生活的太悠闲了吧,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幕了。

  风林城坐落在一个山谷里,四周全是悬崖断壁,最矮的也有千丈高,纵是轻功天下第一的司马逸风也无法安然下来,更遑论其他人。只有一条隐蔽的小径于外界相通,却也布满了阵法陷阱,若无人带领永远也找不到,若是有人不小心闯进去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山下的老人经常叮嘱年轻人和孩子不要在山里乱闯。只是世人不知道的风林城就是江湖上人人喊杀的魔教,自然也不知道魔教的老巢在何处。

  风林城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和外城之间有层层的阵法,还有一道道严密的守卫,若是没有相应的令牌和口令便无法进入内城。外城主要居住着一些正在接受生死训练的教众,若无召唤不得随意进入内城,有擅闯者幸运的是会直接死去,若是不幸被抓,便会成为魔教教主南宫惊雪的药人,每天在痛苦折磨中度过,连自杀也不能,那才是真正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内城居住着魔教的高层人员,有十二堂主,八大护法,四大长老及其家人和一些心腹侍从,只是十二堂主经常有事在外,倒是住的很少。除此之外,在内城中还有一个惊鸿殿,那是南宫惊雪和其妹妹唐姚的住处,此处严禁任何人接近,除非不拿自己身上的零件当回事,曾经有一个新进的侍女路过时因好奇而看了一眼,便被挖去了双眼,自此再也无人敢随意接进这里。

  此时,惊鸿殿里一间宽大的书房里,一个白衣男人正伏在书桌上写着什么,姿态肆意慵懒,仿佛没有注意到半跪在书桌前黑衣男人,而黑衣男人也低着头,始终不敢抬头看一眼,也不敢有丝毫怨言。只是略微颤抖的肩膀泄露了黑衣男人内心的不安。

  此白衣男子赫然便是风林城城主南宫惊雪。南宫惊雪经常一身白衣,脸覆一血红色鬼脸面具,人称白衣魔鬼。世人大都以为白衣魔鬼是面目丑陋,不敢以真容示人。

  “知错了”此时白衣男人刚写完,搁下笔抬头便问,这一抬头便露出了一张绝世无双的容颜,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如同鸡蛋膜一样吹弹可破,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迷人,又长又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随着呼吸轻轻的煽动者,如樱花般怒放的双唇勾出半月形的弧度,温柔如水,美的让人心惊,却也泛着些许凉薄。偏眉眼间竟似柔和了仙气与妖气清丽出尘中携带了入骨的寒意。只轻轻一扫,便能使人心神巨震,犹如坠入冰窟。

  顿时,黑衣男人抖得更厉害了,只听咔嚓一声,竟是黑衣男人自己折断了左手腕。只听白衣男人嗤笑一声,随即扔过来一个精美的白色瓷瓶,“吃了它”。黑衣男人豁然抬起头,露出一张刀削般的脸虽不如白衣男人俊美,但也是一个少见的俊公子,只是一双鹰戾般双眼,昭示着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待看见白衣男子那双冰冷的眸子,眼露绝望,嘴唇蠕动了几下,终是不敢违抗白衣男人的命令,捡起滚落到脚边的瓷瓶,打开盖子,倒出一枚猩红色的丹药,毅然吞了下去。见白衣男人倚在椅子上,双目微合,冲自己摆了摆手,便施了一礼,退了出去。

  “娆儿还没醒吗?”白衣男人随口问道,竟是连双眼都未睁开,似是累极了,明明是一句关心的话,从男人说出,却无端的透出些许冷清,令人不敢亲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