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只是想要斧头_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笔趣阁 > 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 第074章 只是想要斧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74章 只是想要斧头

  周晓萌怔住。

  她本是玩笑,没想到却不巧被五个夫郎听到了。

  她是有心解释的,可被如此直白的怒斥,她的面子上还是挂不住了。

  胸腔里有一股无名火在聚集,充斥着她,随时都要发出来。

  两个大娘见状不好,赶紧打圆场。

  “哎呦,晓萌就是跟我们说着玩,私下里没少跟我们夸你们,说有你们几个,她过得很幸福的。”

  可其实这两位大娘心里也挺为周晓萌不平的。

  这家的夫郎长得是好,可是却脾气大,也就是晓萌是个软脾气,才不会计较,换个别的,早就大嘴巴抽上了。

  唉,美男子也不是谁都能享受的。

  心底不免更为晓萌抱屈了。

  努力赚钱养他们不说,还得容忍他们的臭脾气。

  可她们不会说出来,惹得人家闹不和,她们心里也觉得不好意思。

  大夫郎顾廷之这会儿也一下子清醒过来,一边拉住二弟顾烨之不许他再胡说,一边着急的对着周晓萌解释。

  “家主,你别怪二弟,他就是犯浑,他是对我,不是对你。”

  “是对你还是对我,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周晓萌努力呼吸压制火气,不想在大街上闹不好看,让大家面子上都下不来。

  等到平复的差不多了,她才看在一脸焦急欲哭的大夫郎和努力打圆场的三夫郎,以及求情的两位小夫郎还有咿呀咿呀冲她招手的小郎的份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来。

  “好了,你们的帕子都卖完了?还没吃饭吧,这位赵大娘的馄饨做的一绝,你们过来一起吃吧。”

  “对,赶紧来吧,我给你们下馄饨吃,保准吃过之后就忘不掉了。”赵大娘给周大娘使眼色,俩人一起劝说。

  再加上周晓萌已经发话,顾廷之还是答应了。

  老二还是别扭,梗着脖子都不看这边,不过还是被老三和老四拉了过来。

  两位大娘一起下馄饨,很快就下好了,端上桌。

  八个人,一共分了两桌。

  两位大娘和周晓萌,以及老大一桌。

  剩下的老二和老三老四老五一桌。

  顾廷之还是又对周晓萌说了一些“别跟二弟一样”的话。

  周大娘和赵大娘打量着这位大夫郎,也就是正室,觉得这位长得好,脾气也好,也愿意跟他说话。

  顾廷之也小心翼翼地赔笑,跟两位大娘说话。

  气氛倒是也缓和了不少。

  说了一会儿,两位大娘还是忍不住去看另外一张桌子上的四个夫郎,忍不住啧啧。

  俩人低声交谈。

  “晓萌这些夫郎还真的是好看,刚才远远看着,就已经够好看的,这凑近了看,更是了不得,看看这皮肤,娇嫩的,就跟老杜头刚做出来的新豆腐一样。”

  “可不是,看看这眉眼,我活了这么大,自问也见过不少好看的美男子,却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而且还是五个。

  难怪晓萌日渐消瘦,美人恩,谁能承受得住。”

  俩人一直在压着语气小声说着,自以为够小心了,却不知道她们天生大嗓门,即便是压低了,可还是难免被人听到。

  老四和老五年纪小,被人夸赞,羞的脸都红了,听到两位大娘说因为他们家主才会瘦。

  他们又觉得委屈。

  老四小声嘟囔,“家主瘦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又没吃那么多?”

  这本来是无意识的一句,结果却让老二多心了。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瞪大眼珠子扭头看着两个大娘,丝毫不给面子的就开口怒斥。

  “你们两个老的一直偷瞄我们兄弟几个,还说些有的没的,你们知不知羞?”

  此话一出,两个大娘都愣住了。

  她们虽然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是都这把年纪了,也没有恶意,被一个年轻的男子就这样没头没脸的指着鼻子骂,她们脾气再好,也难免拉下脸来。

  周晓萌忍不下去了,一把摔了筷子,站起来,正要怒斥,结果就看到大夫郎抢先一步站起来,冲到老二跟前,一巴掌就甩在了老二脸上。

  力道不大,却还是让老二愣住了。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噤如寒蝉。

  气氛一时间变得诡异起来。

  其他吃馄饨的也都伸着脖子看着,却不说话。

  老大也没想到自己会打了二弟,他有些失神,可还是努力笑着解释。

  “两位大娘,家主,你们别怪二弟,是我没有教育好弟弟,要怪就怪我。”

  “跟大哥有什么关系,是我自己……”

  老二虽然恼火被大哥打,可是他不怨恨大哥,他知道自己刚才肯定又鲁莽了,大哥才会对自己动手。

  而且大哥没用多少力气的,一点都不疼。

  他这会儿其实也有些后悔了,觉得不该对那臭女人的朋友说这些话。

  其实他能感觉出来,她们是没有恶意的。

  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很火大,大概是因为大哥不给他买斧头,心里有怨气,这会儿又没有忍住。

  周大娘和赵大娘眼见着事情越弄越大,也是怪不好意思的。

  这家里有矛盾,这人过得就不痛快。

  她们是真心心疼周晓萌,不想她被自己牵累,俩人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就开始打圆场。

  “看看,这筷子还掉地上了,我给你洗洗。”

  “这位夫郎,别站着了,赶紧坐下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周大娘,赵大娘,对不起,我这夫郎的脾气就是这样,很是冲动,他没有恶意的。”

  周晓萌看在大夫郎的面子上,忍了下去,示意大夫郎赶紧过来坐下,又给两位大娘解释。

  “我们这把岁数了,这点事还放在心上,不是早就气死了,没关系的。

  要说也是我们碎嘴,跟你一起打打闹闹习惯了,以为你家夫郎跟你一个脾气不在意。

  却忘记了他们是男子,肯定听不得这些话的。

  你和夫郎们别怪我们唐突才是。”

  “两位大娘,都是我没有教育好弟弟,你们千万别怪家主,我这二弟就这个性子,他今日也不是冲你们。

  唉,说起来,其实他还是冲我呢。”

  “咋回事?”

  周晓萌听出大夫郎这话里有话。

  “唉,还不是因为他想要斧头,我没有给他买。”

  “钱不够吗?”周晓萌说着,就要掏钱。

  “够,今日去卖黄羊,还得了钱,是我觉得没必要,男子买些胭脂水粉才是正经,买那东西做什么,还不是去惹祸!”

  “大哥,我不需要胭脂水粉,我就是想要一把斧头,大哥,老四老五想要胭脂水粉,你就答应,我只是想要一把斧头,我问过了,也就只比胭脂水粉贵一点点。

  胭脂水粉有什么好的?用完了,就没了。

  可是给我一把斧头,我上山能砍树卖钱,还能打猎,大哥,我以前也不问你要东西,我就是想要一把斧头,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给我买呢?”

  老二很委屈,他很少哭的,可是这次眼里却噙着泪水。

  可他很倔强,努力地克制着,不让它们落下来。

  可是这样却让人家觉得更加的委屈。

  见他这样,周晓萌还没心软,两位大娘倒是看不下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