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拜访_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笔趣阁 > 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 第056章 拜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56章 拜访

  翌日,周晓萌天还没亮就起身去了清水郡城,到的时候,天才刚泛亮。

  她昨个儿晚上因为大夫郎发脾气的事情睡不着,只好借着思考大业来打发时间,又琢磨了一番云溪提醒的那番话,觉得还真的不能掉以轻心。

  按着昨个儿云溪给她画的一张清水郡城坊市分布图,她挨个转了一遍。

  也更加深了之前的印象。

  这清水郡城的类别分布还真得挺明显的。

  基本上都是扎堆布局。

  也就是吃饭的饭庄旁边,定然会有雷同的几家,药铺附近还是药铺,布庄几乎占据了一条街。

  而且这些同类之间已经达成了一种平衡,虽然彼此竞争,可如果再有新的掺和进来,那就会成为他们攻击的对象。

  要想着破局,要么就直接找一家专门开饭庄的来做后台。

  可这显然是违背了她的初衷的。

  另外,这清水郡城倒是还真有几条才刚刚修建起来,还没有投入使用的商铺街。

  大概这种就是古代的房地产开发商。

  他们开发也都是为了往外售卖店铺的。

  而且是不会出租的。

  毕竟出租回本实在是太慢了。

  她原本想着找几家试着谈谈,可还没有凑近,就被当成是小偷和臭要饭的给打发了。

  她就纳闷了,自己今日的穿着可不是之前,应该不至于再被视作此物才是。

  不过待看到那些狗腿子对着满头珠翠浑身都是金银玉器的人态度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还缺什么。

  虽然在她看来,那种堆砌似的装扮很俗气,可也的确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而她自问囊中羞涩,暂时还真没有本钱置办这么一身行头来入府。

  就算是勉强凑出来,自己报不出身份了,八成也见不到正主儿。

  思来想去,还是得找熟人引荐才是。

  这个熟人不是别人,当然就是赵大娘家的亲戚了。

  跟周大娘卖煎饼果子的时候,她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周大娘倒也爽快,才卖了一半,就拉着她去找到了赵大娘。

  赵大娘听完之后,面有犹豫。

  “老赵,你是什么意思,有话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老周,晓萌,实话跟你说了吧,昨个儿咱们分开之后,我回到家,正好就碰到了我家那亲戚。

  也不瞒你了,我家亲戚昨天去我家就是给我送东西的,她家主子已经打包好了,就要离开了,家里很多东西都用不上了,就给我送去了。

  我看咱们要不还会是算了吧?以后再找机会?”

  这么一说,周大娘还真得就没有话说了。

  可周晓萌却不想放弃。

  “赵大娘,能不能麻烦你现在就带我去找你家那亲戚,我知道未必能成,可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对我,对你,对你家亲戚,还有那位主子,你说是不是?”

  “可……”赵大娘担心自己的馄饨摊儿。

  “赵大娘,你放心,你今日的损失都算在我身上。”

  说着,周晓萌掏出昨个儿从云溪那拿回来的钱包,掏出十两银子就要递给赵大娘。

  “哎呦,晓萌,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当我是什么人,算了,今个儿我也不摆摊了,我也为了自己的晚年搏一把。”

  “搏什么搏,你们去吧,这摊儿我给你看着,正好我这煎饼果子还没卖完,你放心吧,吃你这馄饨吃了也几十年了,我还不会这点。”

  周大娘大包大揽,推着赵大娘和周晓萌赶紧去。

  还能说什么,只能是万分感激了。

  路上,赵大娘把自己从亲戚那听来的关于那位主家的信息搜肠刮肚的告诉了周晓萌。

  总之,那主家不是本地人,是府城或者是京城来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好像家里是很有地位的,可她也不过是位庶出。

  庶出的不能继承家业,只能自己搏一个前途,来这里也几年了,可是却做什么什么倒闭,现在心灰意冷了,才要离开。

  “对了,晓萌,我跟你说,你可别对外说。”

  赵大娘见周晓萌只静静的听,也不多嘴,心里警惕性也没那么强了,偷偷告诉周晓萌一些隐秘的事情。

  “我也是有一次,我家那位亲戚喝醉了,才无意中跟我透露的,说那位主子似乎有什么大病,就是喜怒无常,时而高兴,时而就突然悲伤落泪,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的发火。

  之前还没这么严重,最近是愈发严重了,所以我很担心,你要去拜访人家,万一人家发病,或者你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惹得人家发病,我家亲戚也为难。”

  “赵大娘,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

  周晓萌道。

  她琢磨着,这些症状像是抑郁症和狂躁症。

  可真的是大病啊。

  不过对她这种现代人来说,倒是也没有那么吓人。

  毕竟是个人,都是有七情六俗,有求而不得,那有情绪问题,也是难免的。

  只是有些重些,有些轻一些。

  而且在现代的时候,那沉重的社会压力下,又有几个人是轻松地呢?

  不过她也不敢充大,心里想着还是得万分小心。

  毕竟是托人办事,办不成没事,要是办砸了,给人家惹了麻烦,影响到人家的饭碗,那就不合适了。

  说来也是巧,她们才刚到府门前,就看到了那位亲戚在门口徘徊。

  赵大娘一边指着说那就是,一边拉着周晓萌快步过去。

  “表姐,还真是巧,真是你。”

  赵大娘拍着那人的肩膀笑着道。

  “小六子,你咋来了?特地来找我?还是路过?这位是?”

  “哎呦,表姐,都多大年纪了,还喊人家的乳名,我是特地来找你的,这位是晓萌,我今个儿来找你,就是想介绍你们认识。”

  “那不巧,今日主家就要离开了,我在这儿等着马车来拉东西呢。”赵大娘二号赵秀秀有些无奈,低叹一声,又道,“改日吧,今日过后,我大把的时间。”

  说着,特地看了周晓萌一眼,有些为难的笑了笑。

  “大娘,我就是听说你们主家今日要走,才特地来的,大娘,给我三分钟,让我说完。”

  周晓萌知道错了这次机会,说不定自己的大业就要流产了。

  所以在路上的时候就想好了一套说辞。

  几句话就把自己的意图给表达了。

  不出所料,这赵秀秀大娘,很蒙蔽。

  她这几天都在为即将失去这份体面的管家活计而发愁,现在就有个年轻的娘子跑来跟自己说,有办法让家里死水一般的生意活跃起来,也能保住自己的饭碗。

  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可是掐了自己一把,又不想。

  可她不敢冒失。

  毕竟主家只是暂时走了,说不定以后还回来,到时候自己又能有体面的活计了。

  可是倘若把主家彻底得罪了。

  那可真的是彻底的完蛋了。

  见赵秀秀大娘不松口,周晓萌只好打算使出自己的杀手锏,戳人家心窝子,外加撒诱饵。

  这人啊,都是有野心的,只要是大饼画的好,保准会动心。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赵秀秀大娘就双眸对着远方放光,快速的撂下一句“赶紧走”,就快步迎了上去。

  赵大娘很听赵秀秀大娘的话,见状也赶紧拉着周晓萌挨着墙根当背景板。

  只见一顶小巧又不失华丽的轿子款款而来。

  轿子落下之后,赵秀秀大娘就赶紧猫着腰哈着脸笑着迎了上去。

  轿帘被掀开,一个身穿白色衣服头戴白色斗笠的女子在赵秀秀大娘和另外一位面相不太友善的小侍的搀扶下走了下来。

  周晓萌一瞬间明白了,这人只怕就是这位赵秀秀大娘口中的主人了。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即便撇开赵大娘的手,就冲了出去。

  赵秀秀大娘眉心一蹙,心下又想到自己的处境,到了这一步,要不就硬着头皮介绍。

  “主子,家里来了个亲戚……”

  “滚开,什么阿猫阿狗也敢来拦路。”

  赵秀秀大娘话都没说完,一旁的小侍就掐着嗓子开始撵人。

  有一旁的狗腿子赶紧上前去拉周晓萌。

  猝不及防,周晓萌差点被连拉带拽推倒在地。

  心里也难免生出一股子怒气来。

  她一个现代人,是在人人平等的环境下长大的,什么时候被如此待过。

  可她想着是来求人合作的,能忍则忍。

  可她忍了,有人却非要去挑战她的底线。

  只见那位小侍鼻孔朝天,刚才还对着头戴斗笠的白衣女子笑语盈盈提醒,“主子,小心点”。

  一边又转过头看着周晓萌,嘴里低声嘟囔,“小地方的人就是没眼力劲儿,一副穷酸样子”,一边对着周晓萌啐了一口,径自就要从她跟前走过去。

  周晓萌在她讽刺和作吐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怔愣,可下一秒,所有的血都直冲脑门,手一把就拉住了那位小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