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越简单越快乐_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笔趣阁 > 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 第259章 越简单越快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9章 越简单越快乐

  随着一声物体落地的声音,写着“杀”字的签子落在了地上,正是周晓萌的脚边。

  她正巧低着头,一眼就看见了,只是却仿佛没看见,嘴角的笑意也只是轻轻一闪。

  然后便是对着上首的褚青梅行礼。

  仿佛刚刚她不是被判了死刑,而是被解脱了。

  所有人都不禁愕然。

  就是李夫郎也没有多少为女报仇的快感,反而因为她的过于平淡的反应,仿佛被激的有些疯狂。

  一遍遍的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怕死?她不是该害怕?该痛哭流涕的吗?不是该跪下来求饶命的吗?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呢?”

  可回答他的只有周晓萌平淡的脸色和挺拔的身姿。

  褚青梅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整个人都陷在了座椅里,许久都没有说话。

  还是身边的刘大人替他吩咐衙役把人犯周晓萌压下去。

  而捏着帕子捂着嘴的史可爽,这会儿才像是反应过来,不顾史珍香和史红玉的阻拦,就要冲上去抱着她跟她说话,可是却被衙役死死的挡住。

  被拦在外面的云溪、青书、孩子们、清宁以及夫郎们也是想冲进去,只是却都被挡在了外面。

  纵然夫郎们知道她不会死,大哥答应了会想办法用死囚比她替出来,可心里仍旧还是难受的。

  而且也纳闷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那么想死?

  顾唯之想到了她的来历,心里一凉,莫非她就是想故意的让人把她杀掉。

  她是想回去了?

  不,他不允许她回去。

  他好不容易才明白自己的心意,他绝不会允许她就这样离开。

  同时围观的群众也不禁想不通,他们看过不知多少次这种场面,哪个不是痛哭流涕哭声震天大声喊冤,像她这般平静的实在是少有。

  就算是那些读书的女子,自诩不怕天不怕地,可是真的看到签子落下的时候,也是会原形毕露的。

  怎么她却那般平静呢?

  ……

  周晓萌被押回大牢。

  听到锁链撞击的声音,王强立即爬起来走到栅栏边,看着周晓萌被押回来,又被衙役送进对面的牢房里。

  她一直牢牢地盯着周晓萌的脸,奇怪的很。

  不等衙役离开,就着急的问出声。

  “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见过不少审案,哪一个不是拖拖拉拉的几个时辰,这好像,她抬起头朝铁窗看了一眼,根据她的经验,这应该也就一个半时辰,实在是有些快了。

  “还有,你脸上的泪水呢?你没有哭,没有为自己喊冤吗?”

  周晓萌苦笑着摇头,正要说话,却看到衙役盯着自己,她立即闭上嘴,直等到衙役落锁,离开,她才走回到只铺了一层薄稻草的床上躺下。

  等着回话的王强忍不住又出声。

  “喂?到底怎么判的?”

  “死刑。明日午时斩首。”

  “什么?”王强倒抽一口气,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那个,那个,你节哀,别怕,我听人说过,斩首其实就是一瞬间,你甚至都感觉不到疼,就已经人头落地了。”

  周晓萌想了想,却忍不住摇头。

  “未必吧,要是碰到功夫底子好的,那一下就人头落地了,可是如果碰到的是生手,那一下落不了地,还得继续砍,就怕那人还没咽气,还得受罪。”

  “哎呦,你说的太吓人了,你,你怎么还能这么平静,你当真就一点都不害怕吗?”王强只是想想那场面,就觉得浑身胆颤。

  而对面的可是明日就要经历的,当真就不害怕?

  难道这世界上还真有不怕死的人不成?

  周晓萌闭着眼摇头,也不管王强能不能看到。

  王强想着人家可能也害怕,就是不想告诉自己,毕竟人家以前是大老板,不想被自己这个小偷小摸的人瞧不起。

  可是她努力地伸长脖子去看,却真的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害怕的迹象来。

  怪了。

  她就不信了,这世界上真的有不害怕的人?

  装应该也是装不出来的吧?

  “喂,那个,姐姐,你比我大,你看咱们能在这里遇见,也是一种缘分,我就喊你姐姐了,我就是好奇,你真的不怕吗?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呢?”

  “谁会不怕死呢?”

  周晓萌睁开眼,盯着铁窗上投射进来的那一束微弱的光,似乎比上午那会儿要弱了一些,她伸出手,似乎是想够到,可是这哪儿是她能抓住的呢?

  “你怕死,那你要是怕死,为什么不哭呢?你为什么不喊冤呢?还有,我怎么从你脸上看不到你害怕呢?”

  “你可听说过哀莫大于心死,有的人身体活着,可是心却死了,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既然心都死了,身体死不死也没有什么必要了,谁要是好心能把身体也弄死,那大概对他而言是一种救赎吧?”

  “你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你,你刚才说你心死了?我,我好像能明白一些。

  我那时候被爹娘赶出家门自谋生路,我努力地去找事情做,可是没有人愿意请我,我好几天都没有吃饭,肚子饿的难受,甚至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看着那些人穿着绫罗绸缎吃着山珍海味,可是这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我也抱怨上天不公,也埋怨爹娘无情,也想过要是就这么死了,那肚子就不会饿了,心里也不会这么难受了。

  可是,可是后来我看到有一个衣着华丽的人扔了一个馒头给一条野狗,我仿佛看到了希望,追着那野狗就跟它抢了起来,虽然被它差点咬到,可我还是抢到了。

  我跑着把馒头狼吞虎咽的塞进肚子里去,我瞬间觉得力气又回来了,活着又有意思了,就如现在,我每天在这里,虽然哪里也去不了,可是至少是不用饿肚子了,而且我还认识了很多的同样被关起来的人,听他们讲各种各样的故事,我觉得其实现在的日子也挺好的,就再也没想过死不死那回事了。”

  周晓萌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给教育了。

  不过这话倒是听着还像是那么回事。

  有的时候,人想要的少,想的少,反而会更快乐一些。

  大概就像是小孩子就因为知道的少想的少,就整日都是笑容洋溢的。

  人长大了,有了野心,有了牵挂,有了各种感情的羁绊,经历各种求不得和背叛,反而丧失了这种最简单的快乐。

  王强没有听到她出声,还以为她睡着了,就又出声询问。

  “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你要是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那等我出去了,我就带你去偷地主家的粮食,我跟你说,每次偷到手,没有被抓到,心里就可高兴了。”

  可是她又突然想起她已经被判了死刑,而且明日这个时候就已经身体和头分离,便说不下去了。

  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对面那个依旧躺着的人。

  直挺挺的,看上去,真的很像一具尸体。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知道对方不会跟自己说太多的话,王强无奈又失落的转身。

  “这样吧,你既然喊我一声姐姐,那我也不能白让你叫,你要是出去了,去史家找史可爽,就跟他说你是我在这监牢里认识的妹妹,我想他会愿意给你一份安稳的生活的。以后好好地工作,希望你能永远都这么快乐。”

  “你?你是跟我说话吗?”

  王强怔了一下,才赶紧转过身去,看着仍旧躺着的周晓萌,有那么一瞬间,差一点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嗯。”

  许久之后,周晓萌才出声,王强也才确定这一切是真的。

  去史家,找史可爽,她反复的念叨着,突然想起来什么,冲着对面大喊。

  “我知道了,他们都说你跟史家的少爷有一腿,他还怀了你的孩子,喂,我听说史家很有权势的,他们没打算救你吗?

  怎么可能?你可是他们家……”

  “不对,你不是还有很多夫郎,还有一些红颜知己的吗?为什么没见他们来看你呢?

  难道说你一心求死跟他们有关系,该不会你是被他们给戴绿帽子了吧?

  难怪,难怪你这么难受?”

  王强像是发现了什么,一个劲儿的在那念叨。

  可是周晓萌却再也没有给什么反应。

  最后王强自己觉得没趣,也就不理会了。

  ……

  随着一声“周晓萌,有人来看你。”

  锁被打开,有脚步声走了进来。

  有人似乎认出来人,喊了一声,“褚大人,你是知府大人?”

  周晓萌这才有了一些反应,缓缓的睁开眼,正巧来人已经走到了她跟前,正低头看着她。

  就这么四目相对。

  许久,她冲着他笑了,只是他的脸似乎凝着一层化不开的哀愁。

  她挣扎着坐起来,又站起来,对着他行礼作揖。

  “褚大人。”

  “不必这么客气,咱们也算是朋友,我让人准备了一些薄酒薄菜,咱们边吃边聊。”

  说着,小厮便搬出一张桌子,又把食盒里的菜一一的摆放出来。

  周晓萌看到上面都是自己爱吃的,酒也是自己爱喝的解忧,不仅也有了一些要吃吃喝喝享受的兴趣。

  她也不确定明天是离开还是彻底的消失,有句话怎么说,死也要做一个饱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