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不会后悔_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笔趣阁 > 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 第333章 不会后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3章 不会后悔

  (大帝书阁

  沈青书有那么一刻是真的想就这样死去吧,省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可没想到他不仅没死,还被她给救了。

  他迷蒙中睁开眼,看到她焦急的一遍遍呼喊他的名字,眼中的焦急和关切是那么的真实。

  她是在意自己的。

  这一刻他觉得什么都值了。

  “沈青书,你给我打起精神来,我不许你死。”

  周晓萌水性本就一般,再加上还有一个死沉死沉的人,要不是有武功的底子,只怕早就一起沉下去见阎王了。

  沈青书一点点恢复过来,是啊,自己的命不值钱,死就死了,可她不能死,尤其是不能被无能的自己给连累死。

  他能感觉到她很吃力,游的也越来越慢。

  他笑了,知道她关心自己已经值了,也不虚此生了,看着她抓着自己的手,他悄悄地把手伸过去,试图掰开她的手,好让自己不再拖累他。

  结果下一秒,就被她一声怒吼。

  “沈青书,你是觉得我吃饱了撑的,才会救你是不是?”

  “我,我不能拖累你。”

  “不想拖累我,就给我清醒点,一起往船上游。”

  周晓萌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被人凌辱至此,骄傲如他,肯定是承受不住的,而且他是不想拖累自己的。

  可她决不允许他这般懦弱。

  “你要是死了,小童他们怎么办?别以为我会继续照顾他们,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会照顾他们的。”

  为了刺激他活下去,她只能说着言不由心的话。

  “什么?你?为什么?”

  沈青书懵了,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沾了小童他们的光,才会被她给收留的。

  “你说为什么?你的命是我救的,你好像还没有还完欠我的那些诊金和药费,还有小童他们,他们吃我的花我的,这些钱我是不该跟你讨回来,你欠我这么多,你没有还清就想死,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你给我精神一点,别连累我们一起死。”

  沈青书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听的答案,可是却也觉得周晓萌说的有一些道理。

  自己一条贱命,可是自己怎么能欠人家的都没有还清,就死去呢。

  所以他下意识便抓着周晓萌,跟着她一起朝那艘船游过去。

  对了,他会游泳的。

  而且水性不差的。

  周晓萌感受到他已经不再一心求死,也松了一口气,自己都快要力竭了,还好他已经代替她开始游。

  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能好好地观察一下周围的形势,这才留意到那个赵晚若正在命令那些狗腿子往他们这边扔东西。

  差一点还砸到他们,被她一巴掌给拍了出去。

  可是却刺激了赵晚若。

  “给我砸,把一切能砸的都给我扔出去,我不想看到他们活着。”

  赵晚若疯狂大喊着,船上的人都汇聚在船头,开始把一切能扔的都朝着他们扔过来。

  一把刀直接擦着她的手就到了沈青书的身边,锋利的刀锋直接削掉了沈青书的一缕头发,这成功激怒了她。

  她不敢去想要是她的手没有挡那一下,那刀会不会削掉他的脸,或者是耳朵。

  她气愤的朝赵晚若怒吼一声。

  “赵晚若,你最好住手,不然我饶不了你。”

  “谁饶不了谁,周晓萌,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赵晚若大笑着,让人找到绳子,把绳子套了一个绳圈,就要圈住他们的头,想着活活的把他们给吊死。

  周晓萌看着一个个绳圈险险的被避开,知道再这样下去不成。

  于是交待沈青书一定要小心,然后一把抓住一个绳圈,借势便飞身跃到了船上。

  “给我杀了她。”

  赵晚若显然吓了一跳,一边躲闪到狗腿子身后,一边继续咆哮指挥着对周晓萌动手。

  而周晓萌到了船上,已经今非昔比,几下便把正欲对她赶尽杀绝的狗腿子都踹到了河水里。

  然后把那些绳圈一甩,套在了那些狗腿子的脖子上,用力一拉,那些狗腿子便把吊了起来。

  拼命地用手去撕扯着绳圈,苦苦的哀求。

  赵晚若吓坏了,指挥着剩下的几个狗腿子继续动手,可那几个狗腿子显然是吓坏了,看着周晓萌把绳子绑好,又转动着绳圈朝他们走过来,吓得尿的尿,跪地求饶的跪地求饶。

  赵晚若气急,不断地辱骂甩打狗腿子,可是无济于事。

  眼看周晓萌就要到她身边,她吓得踉跄着跌倒在地上,瞳孔撑大,双腿不断地踢蹬,显然是惧怕到了极点。

  周晓萌来到这里之后,还从未杀过人,可是这个赵晚若实在是可恶,她也真的对她动了杀心。

  可关键时候身后传来咳嗽声,她回头去看,原来是沈青书已经游了过来,可是却爬不上这船。

  她只好先行过去甩下绳子,让沈青书抓住,把沈青书用力的拉上来。

  沈青书的身体底子不如她,刚才又是受辱,又是溺水,又拼了命的游,这会儿也已经是力竭了。

  到了船上,便大声咳嗽起来。

  周晓萌见状,一边脱下身旁小厮的衣服给他披上,一边给他拍背。

  却没有留意到身后的赵晚若瞳孔满是杀气,正拔出腰里的刀,作势就朝她扑了过来。

  关键时候,沈青书大喊一声,扑在了她的身上。

  而她也是吃了一惊,来不及后悔自己的失误,便把脚下的一块石头直接踢飞过去。

  还好,赵晚若吃疼,手里的刀掉在了甲板上。

  而她眼疾手快,一把把已经扑到沈青书身上的赵晚若给踹飞出去。

  赵晚若重重的摔在甲板上,痛苦的哀嚎了几声,便晕厥了。

  这次,她不敢再大意,抓起甲板上的另外几块石头,用力的一甩,原本还吓得目瞪口呆的几个手下也被击昏。

  她这才上前去检查沈青书。

  “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你呢?”

  “我没事的,你说你刚才怎么那么傻?要是被刺中可怎么办?”

  “我,我不能让你有事的。”沈青书抓紧身上的衣衫,可是被风一吹,还是冻得浑身瑟瑟发抖。

  周晓萌一边拉起他,一边又朝着赵晚若走过去,用力的踹了几脚后,又把她身上的衣服三下五除二扒光,然后递给沈青书。

  “天冷,别感冒了,你赶紧穿上。”

  “那你呢?”

  “我一会儿也找一件。”

  周晓萌点头,以为沈青书是担心自己会偷看,所以别别过头去。

  沈青书怔了一下,也脱下之前她递给自己披上的那一件,然后一件件穿上赵晚若的那些衣服。

  女子的衣服要比男子的简单很多,很快他就穿好了。

  可是想到刚才受到的屈辱,他还是忍不住伤心难过。

  他已经是个被人看光的男人了,这样的男人,跟小倌有什么区别。

  他再也配不上她了。

  何况,赵晚若还在他身上摸了个干净,他想到这里,又忍不住落泪了。

  周晓萌等了一会儿,才回过头去,月光下,看到他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便上前准备抱住他,安抚几句,可她的手才刚抬起来,他就瑟缩着后退。

  他不配的。

  她以为是他刚才受了惊吓,以为自己刚才的举动又让他想起来赵晚若的暴行,所以主动跟他道歉。

  “青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不是的,是我自己,我什么都做不好,晓萌,我什么都帮不上你,就只会给你添乱。”

  “你别这么说,刚才要不是你,大概我们就真的要做这护城河里的水鬼了,青书,以后别那么傻了,好了,别哭了,现在你说,咱们该怎么做,才能更好地为你出这口恶气呢?”

  顿了一下,她又补充。

  “一切都听你的,要打要杀,都可。”

  沈青书怔住,杀?

  不。

  赵晚若是赵家的嫡女,赵家可是京城的大世家,虽然他真的恨不得杀了赵晚若,可他知道这会给周晓萌带来什么,所以他不能也不敢。

  周晓萌似乎看出他的担忧,走过去。

  “放心,只要把这船上的人都杀了,谁也不知道是咱们做的。”

  “可?”

  “没有可是,刚才他们想杀了我们,咱们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记住,不要对不该仁慈的人仁慈,你不杀她,她只会无穷无尽的报复你,既然怎么都逃不过,那就别心慈手软。”

  说着,周晓萌走到赵晚若身边,看着已经被她扒的光溜溜的赵晚若,拿出刀子递给了沈青书。

  “把她刚才对你做的事情,都还给她。”

  “还?”

  沈青书颤抖着手握住刀子,可是他试了好几次,还是不敢。

  刀子最后落在地上,发出悦耳的清脆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的响。

  “我,我不敢,我,我不……”

  “唉。”

  周晓萌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吓得坐在地上嘤嘤哭泣的沈青书,顿了一下,还是觉得自己动手最妥当。

  一刀子下去直刺心脏,立时毙命。

  血水还溅了她一脸,落在她的眼睫毛上,让她的视野都呈现出血红色。

  她来到这里之后,从未动过杀心,可她不会忘记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战士。

  这赵晚若欺她杀她,杀她不冤。

  说罢,她又一一对着那些小厮动了手。

  又把船上上下下找了一遍。

  并没有一个遗漏之后,她才把赵晚若放在船上的箱子给带走,然后一把火把船给烧了。

  趁着夜色,她跟沈青书乘坐之前小船悄悄地回到了岸上。

  回头看那大火,她知道这一场火一定会烧出更多的麻烦,可她不会后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