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作天作地作姐姐_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笔趣阁 > 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 第218章 作天作地作姐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8章 作天作地作姐姐

  可让她烦恼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件。

  毕竟还有一个正辛苦为她孕育孩子的史可爽呢。

  原本她已经快要放弃去史家努力了,却不成想,这日,史家竟然主动派人来寻她。

  她几乎立马从躺椅上跳下来,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好,就上了史家的马车。

  到了才知道,原来是史可爽因为有孕的关系,最近脾气变大,在家作天作地作姐姐的,让史红玉和家里的下人妈子的不堪其扰。

  原本史红玉对她是意见很大的,可是眼见史可爽怀着她的孩子,却把史家搅合的乌烟瘴气的,史红玉大手一挥,便让下人去把始作俑者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周晓萌喊来。

  见到周晓萌的第一句话就是,“谁造的孽,谁去处理,还有,我史家的损失会列一个单子。”

  周晓萌一脸的苦笑,只有鞠躬再鞠躬,然后便跟着引路的小厮去了后宅。

  路上还想史可爽就算是作,能作到什么地步,莫不是史红玉改变了主意,打算遵从她的意见,让史可爽和廷之以平夫的身份嫁给她?

  心中一喜,便加快了脚步。

  却转瞬就被那尖锐的咆哮声给吓到了。

  “这?”这声音是可爽的?可是这真的太不敢置信了。

  这女尊的男子怀孕,反应也如此的大?

  努力压下心底的波澜,安慰自己,他怀孕了,怀的还是自己的孩子。

  而引路的小厮显然也被吓到了,停下脚步瑟瑟发抖,对她道。

  “周老板,公子的院子就在前面了,你自己去吧。”

  “好。”

  周晓萌点头,苦笑着就要继续走。

  却听到小厮在身后提醒。

  “周老板,你要不还是找一件东西护着自己的头一点,还有,尽量不要靠近公子。”

  就在周晓萌要询问作何原因的时候,那小厮却已经吓跑了。

  周晓萌也没有来得及细细的思索,就循着那骂声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近了,才听得清楚那声音的具体内容。

  好像是史可爽让下人给他去买上好的胭脂水粉,可是下人买的却不能让他满意,还有他似乎吃什么吐什么,却胖了一圈,这让素来自持要保持身材的史可爽有些抓狂。

  周晓萌站定听了一会儿,才明白怎么回事,思索了一会儿,猜到了大概,其实她是能理解的,毕竟她原本的世界,不少女子也深为其扰。

  就在她准备跨过门槛往里走的时候,却突然看到空中飞过来一件东西,吓得她立即想起了小厮的提醒,快速闪躲,然后用手护头。

  可还是被砸到了手臂。

  好险。

  她不敢去想,如果她没有发现,又没有及时的躲开,或者手没有护在头上,会不会被砸死。

  心里也难免有些发怵。

  这乱摔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事。

  心里一沉,便继续往里走。

  很快就看到史可爽挺着已经微微隆起的肚子,双手叉腰,正踩在椅子上,指着跪了一地的小厮丫鬟妈子的乱骂一起。

  骂累了,喘口气,继续骂,再骂累了,才会端起一旁桌子上的茶壶,直接无形象的用茶壶嘴喝茶润嗓子。

  周晓萌惊愕了。

  这,这这,这真的是史可爽?

  那个处处要求精致,又对下人很和善,虽然喜欢跟她斗嘴,却从不说脏话的史可爽?

  她张大嘴趔趄了一步,不知道撞在什么上,还发出了一些声响。

  这引起了史可爽的注意,歪着脑袋转动眼珠子,看到是她,似乎也很意外,可也只是一瞬,便放下茶壶,把脚从椅子上拿下来,扶着腰和肚子,坐在了躺椅上,鼻子里还冷哼了一声。

  被吓得跟鹌鹑一样的下人也顺着史可爽的视线留意到了周晓萌,个个如看到救星,有一个甚至还哭了,还有一个小声嘀咕。

  “太好了,周老板来了,咱们可算是解脱了。”

  可下一秒就被史可爽瞪了一眼,吓得又跟鸵鸟一样低下头,恨不得把头埋在沙子里。

  原本想着要走的下人们这下又不敢动了。

  史可爽假寐了一会儿,又睁开眼,怒斥。

  “一个个跟呆头鹅似的,跪在这儿做什么?我还没死呢?还不快滚。”

  这可让这些下人们如蒙大赦,个个慌不择路麻溜的就退了出去。

  有一个路过周晓萌的身边,周晓萌清晰地听到他的提醒。

  “周老板,您也小心点,现在的公子,唉。”

  周晓萌没有说话,那人就已经从眼前消失了。

  偌大的院子,最后就剩下她和史可爽。

  许久未见,周晓萌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可她觉得自己似乎是必须要开口的。

  可还没等她组织好语言,就看到史可爽从躺椅上要站起来,她赶紧准备去搀扶,却被史可爽一把推开。

  接着是史可爽的阴阳怪气。

  “你来做什么?谁让你来的?不在自己家跟夫郎们过快活日子,来我这儿做什么?”

  “我……”周晓萌语塞了,她仿佛从这些话里听出了醋意,却又不太敢确定。

  “怎么,现在跟我连话都懒得说了,那你来做什么?”

  史可爽连珠炮攻击。

  “可爽,你最近是不是不舒服?所以脾气才大一些,我都能理解,你听我的,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你的皮肤会恢复的,还有身材,以后也会好起来的。”

  不说还好,这一说,就直接把暗雷引爆了。

  只见史可爽原本还算是平静的一张脸,顿时就五颜六色起来,五官开始互相排挤,声音伴随着唾沫朝她涌来,震的她耳膜都有些炸裂了。

  可偏偏史可爽还拉住她的手,不许她捂耳朵。

  “你还说我,我变成这样怪谁,还不是怪你?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我害成这样?

  你把我害成这样,你还敢没事人一样?

  我在这里受苦受累,每天都煎熬,被这肚子里的孩子折腾的吃什么吐什么,人越来越丑,越来越憔悴,睡觉都睡不着,可你呢?

  你在哪儿?

  你在家跟几个夫郎卿卿我我我的,好不快活,你什么时候想起过我们爹俩?”

  史可爽的话让周晓萌彻底的懵了。

  她几次想开口,可是面对史可爽的哭诉,却根本开不了口。

  而她也逐渐意识到这史可爽作天作地发疯的根,原来是在自己这里。

  是啊,一个男子辛苦为自己孕育孩子,这个时候,是他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也是最需要人关心时候。

  而自己却因为史红玉和史珍香的一再逐客,一再的退缩。

  即便她也时不时地让人送东西过来,可是这对什么都不缺的史可爽而言,根本无济于事。

  眼见史可爽越哭越伤心,虽然哭的眼泪鼻涕的,有点丑,可是她面对这个情绪被孕激素控制才会失控的男子,还是心软了,也心疼了。

  伸出手正要去拥抱史可爽,好好地安慰他,可是下一秒却突然就被史可爽伸过来的手掐住了脖子。

  “你这个负心人,我掐死你,我掐死你,掐死你我都不解恨。”

  史可爽尖锐的指甲陷入她的脖子里的肉里,力道大的掐的她根本呼吸不过来。

  她努力地挣脱,却又不敢太用力,怕伤到史可爽肚子里的孩子。

  可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史可爽给掐死的时候,史可爽却又哭着松开手。

  还背过身去,对着她怒吼。

  “赶紧滚,我不想看到你,滚。”

  周晓萌摸着自己的疼痛难忍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看着史可爽明显臃肿,却又在颤抖的背影,她还想劝说,却被突然飞出来的茶杯给吓到。

  只好又说了一些保证一类的软话,然后就告辞了。

  等到周晓萌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史可爽才缓缓转过身来。

  他的表情不再似之前那般尖锐癫狂,取而代之的委屈和无奈。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手缓缓地摸上去,闭上眼,好像能跟肚子里的孩子交流一般。

  默默地在心里跟孩子说。

  “孩子,不要怪爹,你娘跟爹只是一次错误,爹是不想让你娘为难,也不想让你姨妈他们去算计威逼你娘。”

  是的,他之所以会在家作天作地,除了的确是心情不好之外,另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无意中听到了姐姐史红玉和堂姐史珍香的对话。

  他才知道原来她跟那个顾廷之竟然一直没有再衙门登记,如此一来,那他根本就不算是他的夫郎,而姐姐和堂姐竟然想以此来威逼她,让她娶自己入门做大夫郎,还有赶走顾廷之。

  可他知道她心里多在意顾廷之,而且同为男子,他知道如果真的未必顾廷之,那顾廷之只有死路一条。

  他不忍心,所以他只能以此方式让她讨要。

  到时候不管姐姐和堂姐如何威逼,她都不会答应的。

  而他大概在她心里已经是颜面尽失了。

  想到这里,他嘴角爬上一丝苦涩,那丝苦涩逐渐的蔓延,渗入心底,可是在下人们和姐姐赶来的时候,他又开始疯狂的打砸,一副癫狂的无法无天的样子。

  他知道姐姐受不了就会让人把自己送到乡下的,而自己可以在那里找一个人做自己孩子的名义上的娘。

  这大概是他唯一能为那个心爱的女子做的事情了。

  不打扰,独自抚养好他们的孩子,他已经很知足了。

  而这样,自己还可以一直陪着姐姐,这个孩子以后会姓史。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