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还我顾廷之的身份_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笔趣阁 > 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 第185章 还我顾廷之的身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5章 还我顾廷之的身份

  屋内,素有神医之称的薛恩华已经准备妥当,示意男子坐好,随即轻轻捏着一根银针刺入男子头部的穴位之中。

  随着银针刺入渐深,男子顾无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有什么东西似乎在往脑子里钻,突如其来铺天盖地的记忆,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而摄政王褚荣在这个时候进来,抬手制止小厮侍女们行礼,匆匆迈入屋内,站在一侧等着薛恩华给顾无双行针。

  已经三个月了,当初她费劲人力寻到薛恩华,让她替顾无双看头疾,薛恩华断言只需要三个月,就可以将顾无双头里的淤血清除干净,顾无双便会恢复记忆。

  而今日刚巧就是三个月的最后一天。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顾无双恢复记忆之后的信息。

  顾无双是她两年前查抄一个贪官的时候,在这贪官家的一座地宫里发现的。

  彼时的顾无双还是女子打扮。

  见到顾无双的第一眼,她就震惊的无以复加。

  太像了。

  那时候她真的怀疑这顾无双会不会就是那个人留下的血脉。

  偶然被这贪官寻到潜藏起来。

  不管怎么说,现在朝廷政局已经趋稳,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顾无双现世,搅乱风云。

  可是如果顾无双真的是那个人的血脉,那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其如何。

  只好先带回自己的府上。

  只是让她不可思议的是,负责伺候顾无双的人竟然来汇报说顾无双并非女子,而是男子。

  这可着实把她给震惊住了。

  竟然是男子。

  那为何要做女子打扮?

  狗贪官究竟想做什么?

  而她不管如何追问顾无双,顾无双都不作答,后来让大夫检查,才发现顾无双头部有受创之后的淤血残留,淤血挤压了记忆神经,所以顾无双才会什么都不记得。

  而大夫还告诉了她另外一件让她大为震惊的事情。

  顾无双不仅不记得以前的事情,甚至不知道自己压根不是女性,而是男性。

  而一直负责照顾他的人,也一直都告诉他是女性,所以他一直对自己是女性的事情深信不疑,乍知道自己是男性的时候,甚至觉得别人在跟他开玩笑。

  直到褚荣命人找来男女构造方面的书籍给他看,他才渐渐相信。

  而后面的发现更是震撼了褚荣。

  世界上竟然会有人故意的混淆女男,给男子喝促进变成女子的药物,而让顾无双从外表上看起来跟女子无异。

  而顾无双长期服用这种东西,导致男性方面的一些特征已经逐渐变得越来越不明显。

  若不是伺候顾无双的嬷嬷是个很有经验的老嬷嬷,只怕也不会发现顾无双是男子的事实。

  这让褚荣觉得这件事背后不简单。

  一个小小的贪官,不过才五品,怎么会有如此的胆量。

  而且根据大夫的诊断,这顾无双至少服用这种药物达十年。

  也就是说在他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被人有意的改变性别。

  而据她调查,那贪官之前不过是偏远地方的一个小小的县丞罢了,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的手段。

  而不管她如何调查下去,一切都石沉大海,什么都没有。

  后来府中更是混进奸细,试图在顾无双吃的食物里下毒,这让她觉得这件事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所以才遍寻神医来替顾无双祛除淤血,助他恢复记忆。

  神医薛恩华施针完,把针一根根收起来,用高浓度的酒水清洗干净,重新放入了药箱里。

  褚荣也迫不及待地上前,对着薛恩华行礼之后,正要开口,却被薛恩华抬手制止。

  “给他一些时间吧,丢失记忆这么久,一下子接受这么多,是个人都需要时间过度的。”

  “是。”

  褚荣点头,随即又恭送薛恩华出去。

  本来想让手下替他送薛恩华的,想了想,还是自己亲自送。

  关于顾无双,她还有一些话想询问。

  “摄政王有话直说。”

  薛恩华走到院子,停下脚步,看着褚荣。

  “薛神医,我是想问,无双的身体?”

  “多则五六年,少则一两年,之前服用的那些药对他的身体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薛恩华低叹一声,无奈道。

  褚荣神色一怔,随即也低叹一声,才又作揖恭送薛恩华。

  薛恩华见状,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而屋内,顾无双躺在床上,人虽然处在昏睡当中,可是脑海中却涌出一段段记忆。

  大多数的记忆都让他痛苦万分。

  他原本是个男孩子,可是却被迫承认自己是女孩子,还要每天喝那些苦苦的汤药,每天都要穿成女孩子的样子,读书学习,学习各种礼法,被迫做着一切。

  而如果他一旦不从,等待他的不是饿肚子,就是身边的人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曾经他有个很谈得来的小侍女,可是就因为他不想喝那些苦药,那个小侍女就莫名其妙消失了,后来他才从别人的交谈中知道,是因为他不听话,那个小侍女被恶犬活活的咬死吃掉了。

  他吓坏了,那次他发烧昏睡了好久,可是等待他的不是安慰,而是身边的人再次莫名其妙的消失。

  他身边的人还没认全,就会有新的人来接替。

  这种陌生感和孤寂感,让他好难受。

  为了不再让身边伺候的人受伤害,他只好乖乖听话,不敢生病,不敢学的慢。

  可是他好难受,好想出去,可是不行。

  即便是在睡梦中,他仍旧被这些恐怖的记忆吓得瑟瑟发抖。

  还有……

  他想起来了。

  他不叫顾无双,他根本就不是顾无双,他是顾廷之,他的原名是顾廷之。

  他住在清水郡一个小山村里,他有疼爱他的爹娘,还有四个弟弟。

  他们一家原本过的清贫但是很幸福。

  可是有一天,一辆马车来到了他们村,马车好漂亮,里面走下来一个跟神仙一样的男子,男子长得很像爹爹,还有男子身边的小男孩,长得跟他很像。

  男子去了他家,跟他爹爹见面,还带了很多的好东西,可是男子和爹爹却发生了争吵,男子带去的礼物都被爹爹给扔出来了。

  他当时就躲在柴火垛后,看着小男孩手里的糖葫芦,他好想吃,可是家里没有钱,他就那么默默的看着。

  后来那个男子身边的小厮发现了他,引他到了男子的身边。

  男子很温柔的,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还给他擦了擦脏兮兮的脸,问他。

  “你愿不愿意以后都跟我儿子一样穿金戴银吃山珍海味,过人上人的生活?”

  “愿意。”

  他看了一眼一旁跟他一样高的小男孩,笑着说。

  然后,那个男子就让他跟小男孩换了衣服,然后就把他带走了。

  他上了马车。

  而那个小男孩,他坐在马车上,看到他被爹爹带回家。

  那时候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后来他跟着男子吃得好住得好,可是吃的再好住的再好,也有腻的时候,他告诉男子他想爹爹和娘还有弟弟们了,他想回家,可是男子却突然变了脸,跟他说。

  “以后我就是你的爹,而你是我的女儿,你要忘记以前的事情,记住我跟你说的一切。”

  他哭,他闹,男子不打他,就把他关起来。

  那一次,他好像饿了好久。

  好饿。

  男子还笑嘻嘻的拿着吃的在他跟前,诱导他。

  “说你忘记以前的事情,说你以后就是顾无双,是我顾青玄的女儿,记住了,以后就有饭吃。”

  他好饿,他伸出手去抓,可是男子却非逼他一遍遍重复这些话。

  再后来,重复的多了,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是顾无双,自己的爹是顾清玄,渐渐地也就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名字顾廷之。

  睡梦中的顾无双泪流满面。

  泪水濡湿了枕头。

  好恨啊。

  顾清玄,顾无双,你们害了我。

  还我顾廷之的身份。

  爹,娘,弟弟,烨之,唯之,丙之,游之,我好想你们。

  褚荣来到顾无双的床前,听顾无双睡梦中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呢喃着好多名字,俯下身子想听得更清楚一些,可是却怎么都听不清。

  即便如此,也能感受到顾无双的悲愤,忍不住低叹一声,掏出帕子给他轻轻地擦拭。

  这两年,她一直陪着顾无双,看他一点点的从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女子,渐渐地知道自己是男子,看他一点点的恢复,却又偶尔陷入两难和困苦当中,褚荣不知不觉间也会被这个苦命男子的一切给牵绊着。

  想从他口中知道背后人的线索是真的,可怜他是真的,兴许,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情愫吧。

  褚荣看着他熟睡中都不安稳的面颊,忍不住想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