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膝盖不能软_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笔趣阁 > 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 第015章 膝盖不能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15章 膝盖不能软

  “廷之,咱们是多年的好友,我才给你求情,换做其他人,我才懒得管。

  好了,别说我不体谅你,可我也得生活,我家家主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要是因为你们家的事情,这给人家洗衣服的活没了,那我家家主生气了打我不要我了,你能拦着,能养我?”

  莲哥越说越生气,这顾廷之平日唯唯诺诺的,不禁吓唬的,怎么今个儿变得这么难缠了。

  要不是顾家这群夫郎人傻好欺负,他能从中吃更多的回扣,他才不会在这儿跟他浪费唇舌。

  见对方似乎有所动摇,他语气又软了些。

  “廷之,蚊子再小也是肉,你家家主是那个德行,你家小郎又病了,正是用钱的时候,要是这份差事也丢了,那你们可真的要喝西北风,一起抱头痛哭了!?”

  说到最后,莲哥已经掩饰不住嘲讽的意味,偷偷看了一眼顾廷之,还好对方没发现。

  顾廷之低着头,用力的绞着帕子,每当遇到抉择不定的事情,他都会如此,一张帕子在他手上扭成了麻花。

  钱是少了点,可是要是真的连这点也没有了,那才是真的走投无路。

  家主是给他一些钱,可他却不敢花,家主脾气不定,他心里没底,也不敢把一切都寄托在她身上。

  只怪他是男儿身,只怪他不能跟女子一样在外面打拼赚钱。

  可看着自己已经落下毛病的手,还有弟弟们夜里又疼又痒的睡不着觉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或许可以再说和一下。

  “莲哥,这样好不好,我不要求按照以前的洗一件两文钱,能不能洗两件三文钱,实在不成,洗三件四文钱?”

  周晓萌已经走到拐角处,一双眼睛探了过去,看到的正是自己那大夫郎唯唯诺诺的低着头绞着帕子哀求的样子。

  心有些不舒服。

  虽然无妻夫之实,他们还曾经害过她,可是他们到底是自己的夫郎。

  欺负自己的夫郎,就是在打她周晓萌的脸。

  那叫什么莲哥的,似乎还趁机贬低了她。

  看那莲哥的一张堪比癞蛤蟆的脸,她真想一拳头给他揍扁了。

  犹豫着是该上前还是该装作看不见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二人的对话已然变成了争吵。

  或者说,是那个莲哥骂,自己的大夫郎顾廷之在那低着头挨训。

  周晓萌提着木桶的手骤然缩了一下。

  手扶着墙,脚步开始迟疑起来。

  “顾廷之,你是不是给脸不要脸,我跟你在这儿浪费了这么长时间,你知道耽误我多少活吗?

  还是那句话,不愿意干,就滚蛋!不缺你一家,这小河村多少男人都等着从我这儿接这活。”

  话虽这么说,可莲哥还是不希望顾廷之真的不接了,毕竟去哪儿找这么傻又洗的这么干净的人,而且这活其实也没人愿意干了。

  顾廷之绞着帕子的手又开始无意识的动起来,头一直低着,都不敢抬起来,因为他害怕被人看到自己早就已经蓄满了眼泪的眼,更害怕会被人看到自己的懦弱。

  是的,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懦弱,可他是大哥,他要是不坚强,别人就会欺负弟弟们。

  可莲哥一直拉扯他,他怕被对方看见,只好把头扭到另外一边。

  可就是那一刹那,他眼里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泪流满面,委屈又卑微。

  而这一幕,刚巧就落在了周晓萌的眼中。

  所有的犹豫和迟疑都不见了,只剩下愤怒和心疼。

  “顾廷之,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是接还是不接,接就给我痛痛快快的,咱们签协议,一件衣服一文钱,以后每个月我都给你至少一百件,一百文,不少了。”

  莲哥一边继续用手推搡顾廷之,一边赶紧恫吓。

  他担心以后顾廷之还会反抗,决定要签合同,有了合同,他要是不接,那就得赔钱。

  “莲哥,我……”

  顾廷之被骂的羞辱至极,可是生活的压力,现实的无奈,又让他不敢挺起腰杆反驳,在莲哥的打压下,腰越来越弓,最后就像是一个虾米一样弓在那儿。

  莲哥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见状,便底气更足了,像是要把自己在其他人那受到的委屈都发泄在顾廷之身上,要把顾廷之彻底的捶到地里才罢休,三角眼里透着幸灾乐祸的疯狂。

  顾廷之感觉腰都要断了,腿也开始弯曲,似乎随时都要跪下或者摔倒。

  他闭上眼睛,任由屈辱的眼泪冲刷自己的脸,感受到凉意,他想起自己的弟弟们,还有小郎,他只能偷偷擦拭,最后做出决定,“好……”

  “好什么好?!”

  突然一句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了他的话。

  他惊愕,回头,看到是她,脚下一个踉跄,又被莲哥惯性的一记拍,差一点栽倒。

  “啊……”

  千钧一发之际,一双手突然托在他身后,扶了他一把。

  “大夫郎,站稳了,我记得跟你说过,做人,腿不能软,膝盖不能软。”

  说着,又用力,把他彻底的扶起来。

  顾廷之脑子都是懵的,只能下意识的抓住什么,等他彻底站稳,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她怀里,手还揪着人家的衣领子。

  似乎还看到了什么。

  脸颊骤然有些红。

  周晓萌顾不上这些,目光直直的从顾廷之通红的耳根儿穿过去。

  “别说话,我怕你一开口熏死我。”

  周晓萌毫不掩饰鄙夷,一开口,就让莲哥嚣张的脸转为了恼怒。

  周晓萌低头看了一眼还趴在自己怀里的大夫郎,抬手拍了怕他的肩膀,示意是不是可以让开。

  大夫郎脑子还是嗡嗡的,一直在回荡着刚才那一幕。

  他其实心里想过会不会有个孔武有力的女子会从天而降,没想到她就出现了。

  他的心在这一刻涌上了一些怪怪的东西。

  然后下一秒就被她给推开了。

  离开那个怀抱的时候,他的心竟然空了一下。

  不过也就是一下。

  因为他接着反应过来一件事,她是不是都知道了?

  她会不会生气?

  可随着他的视线落下去,却看到她摇晃着壮硕的身躯到了莲哥跟前。

  莲哥在男人里已经算是高大的了,可是在她跟前却显得那么弱小。

  “你刚才是不是骂我了?”周晓萌把莲哥一直逼到墙角,一手横在他一侧,才开口。

  “我,我,我没有。”

  莲哥本来还想硬气一些,可是看着眼前这张布满了戾气的脸,实在是硬气不起来。

  毕竟这周晓萌的诨,村里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跟顾廷之交好,顾家几个夫郎身上的伤,他又不是没有见过。

  “没有吗?你的意思是我耳朵有问题?”周晓萌低着头,眯着眼,打量着莲哥。

  太丑了。

  比她还丑十倍。

  刚才站的远,就看到了。

  现在这么近,更是明显了。

  丑不说,这身上什么味道?

  臭烘烘的。

  实在是受不了了,她只好后退了一步,腾出手捂住鼻子。

  莲哥还以为对方是打算放过自己,可看到对方捂鼻子,顿时恼怒起来。

  他当然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他家家主也因为他身上的味道打骂他,可他不许外人说。

  自从他开始把持村子里男人的活计,谁不高看他一眼,尊称一声莲哥,就算是村子里的女人,也都是笑脸相迎。

  他不允许自己被人揭短。

  决不允许。

  “顾大夫郎,你不想做,我还不想给你做了,好了,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你也别来求我了。”

  莲哥涨红着脸怒斥一句,他还不信了,就这周家的情况,他们敢得罪他,那他就让他们一分钱都赚不到。

  “那我还真的要多谢你。”

  周晓萌笑了,这蛤蟆精还以为能要挟的了自己,可笑。

  “家主……”

  顾廷之急了,虽然他早就不想做了,可是家里的情况……

  “闭嘴。”周晓萌冷叱一声,又眯眼盯着莲哥,“想威胁我,只怕你还不够格?

  闭嘴,别熏到我,听我说。”

  “你……”

  “我让你闭嘴,你听不到?”

  周晓萌捂着口鼻,一只手去掐住莲哥的脖子,却发现他口张得更大了,只好改为捂住对方的嘴。

  哎呦,这手啊,得洗多少次。

  “第一,你骂我家夫郎,期间,还嘲讽我,两巴掌。”

  话音落地,捂着对方口鼻的手暂时腾起,啪啪两声,扇的莲哥目瞪口呆,头下意识的左右摇摆。

  “你……”

  刚要开口,却又被捂住。

  “第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cn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rcn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